2020/04/08

[WIT] 亞洲球員不能共用一個翻譯? 2020週記之15

你沒有看錯,真的曾經有球隊的高階主管問過我這個問題,因為對很多美國人來說,亞洲語言聽起來都鏗鏗鏘鏘的好像差不多,應該只是腔調語氣的差別,沒有差太多吧?拉丁球員都沒有那麼多翻譯了,你們亞洲人為什麼那麼多毛病?

作者:文生大叔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沒有看錯,真的曾經有球隊的高階主管問過我這個問題,因為對很多美國人來說,亞洲語言聽起來都鏗鏗鏘鏘的好像差不多,應該只是腔調語氣的差別,沒有差太多吧?拉丁球員都沒有那麼多翻譯了,你們亞洲人為什麼那麼多毛病?

盡量簡單,努力不囉嗦,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

本來只是想要趁著所有運動比賽都暫停的這段時間,跟一些新朋友做個自我介紹,想不到大家對這種講古文這麼有興趣,所以我只能說,謝謝你們的敲碗聲,我聽到了。

所以在這繼續沒比賽的時段,讓我們繼續聊聊天好了;錯過上集的請按這裡傳送。

應徵進洛杉磯道奇隊擔任臺灣選手的翻譯之後,我在1999年的春訓期間經歷了一段不小的文化衝擊;譬如說,絕大多數的美國人,不管是球員、教練、還是球團的主管都好,他們並不知道中文、日文、和韓文是三種天差地遠的語言。

當時的道奇隊除了大聯盟的主力投手朴贊浩之外,小聯盟裡的亞洲人只有陳金鋒和受傷復健中的韓國投手鄭石兩位。

春訓一開始,有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什麼陳金鋒的身邊要跟著一個翻譯,有一位教練甚至常常冷言冷語的說,棒球是用打的,不是用嘴說的,能打就是能打,不能打的講再多也是白搭。

不能說他錯,但是換成現在的我,我可能會跟他說,好,那請你自己跟這位剛來美國一星期,連自己名字都還不會說的臺灣人解釋總教練的一整套暗號,我就不翻譯了。

但當時我只是個急需要一份薪水的小鮮肉肥宅,所以碰到這種沒見過世面的老美教練,我也只能頭低低假裝沒聽到,然後在被召喚的時候繼續乖乖一字一句翻譯。

當然最傻眼的,就是球隊裡絕大多數的人,都把黃皮膚的亞洲人當成同一種,所以當有人看到臺灣的陳金鋒和韓國的鄭石必須透過翻譯用英文來溝通時,會像發現奇蹟似的奔相走告,覺得這是一件無法理解的事。

不只一次有球隊人員問我,為什麼他們兩個不能自己溝通?我只能平靜的說,因為中文和韓文是不一樣的,如果不先翻譯成英文的話,他們彼此是完全不能了解對方的。

當然,這句話還沒說完,我就知道對方下一個問題一定會來:

『這兩種語言聽起來差不多啊!他們應該可以半聽半猜吧?』
『這兩種語言聽起來差不多啊!他們應該可以半聽半猜吧?』
『這兩種語言聽起來差不多啊!他們應該可以半聽半猜吧?』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是的,他們真的是這樣問的。

你們才差不多,你們全部都差不多。

但是他們的邏輯其實很簡單,小聯盟系統裡外籍選手的最大宗就是拉丁美洲的選手,­而不管這些選手來自多明尼加、波多黎克、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墨西哥、巴拿馬、還是古巴,他們的共同語言是西班牙文。

雖然腔調各自不同,習慣用字和發音多少有點差別,但是一整群拉丁選手聚在一起,總是可以嘻嘻哈哈的用西班牙文聊起來;所以大多數的美國人、還有這些拉丁選手很自然就會覺得亞洲人應該也是一樣,臺灣人、日本人、韓國人怎麼可能沒辦法溝通,騙人的吧?

幹嘛不共用一個翻譯就好?

還好後來春訓結束,陳金鋒和鄭石這兩位亞洲人分道揚鑣之後,這個讓美國人百問不倦的蠢問題才終於漸漸止息。

陳金鋒對英文的學習非常快,特別是在聽力上,所以他很快的就聽懂了教練說的『See the ball, hit the ball』,也很快的就可以和隊友們打成一片;但即使是在球員休息室嘻笑打鬧的場合,翻譯仍然要隨侍在側,因為隨時會有隊友問出一句陳金鋒不懂的話,或是教練隨時會走進來交代什麼事,這些都需要翻譯即時反應,不能讓人家在需要溝通的時候才東翻西找說翻譯在哪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