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8

體育賽事停辦,該不該?談兩難處境

疫情從記載爆發日以來,已經過了大概四個月,爆發之初還能進行的賽事,到現在這個階段,已經幾乎沒有大型賽事可以舉辦,接下來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COVID-19(武漢肺炎 / 新型冠狀病毒 / 冠狀病毒2019)的疫情從中國開始蔓延,這四個月,我們從新聞媒體上得知,已經散佈全世界,現在沒有疫情的地方反而讓人覺得訝異。

  在爆發之初,一些大型活動與賽事還能進行,當時台灣只禁了幾個爆發疫情的國家,並且還沒有那麼多感染來源不明的國內病例。

  到現在這個階段,台灣已376例,死亡5例邁進,我們已經不讓外國人進來,但仍接受本國人從世界各地回來,一個清明連假,台灣的疫情不嚴重反而成為大家敢去景點大批聚集的因素。

  世界呢?已經突破140萬例,平均5.7%的死亡率。

世界143萬例,並且有著超過5%的死亡率

  筆者也有在舉辦活動與賽事,說真的光是我們這種小型單位,就會被問到「是否停辦?」這個問題了,比如,聚餐、訓練、賽事,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而主辦單位又該怎麼回覆得圓滿呢?

從新聞我們就可以看到家長、居民、議員、政府的要求

疫情延燒國小籃球聯賽家長要求停辦

減少群聚新北要求人民團體緩辦會員大會

【全民防疫】婦幼展恐成防疫漏洞? 議員要求市府勒令停辦

高雄洽公要戴口罩龍舟賽停辦

全中運》憂群聚感染屏縣體育館場所在地里長要求停辦或延期

  但運動員也同樣有不一樣的聲音,因為他們長久的準備就是為了比賽的那一刻,而有些賽事的成績,甚至是會影響他們的升學。

  其實如果依據政府的標準「室內100人、室外500人集會活動停辦」,真的要舉行大型活動,就是

  一、嚴格限制入場人數

  二、實名制,登記人員的姓名、電話及帶證件驗證

  三、量體溫、消毒、進出入口分流且單一路徑,可使用桌椅區隔路線

  這點在台北市的運動中心已經被執行一段時間,目前還沒有大的狀況發生,若發生,相關人員的接觸史也更容易查出來,並且該運動中心也會停止14天運作,算是給出了一個非常可以遵守的準則。

台北新北處置大不同,桃園也參考台北作法
台北新北處置大不同,桃園也參考了台北作法,依台北模式各地賽事還是有機會舉辦

  如果這些方法用在國小籃球聯賽或是全中運、龍舟賽、展覽?

  國小籃球聯賽,限制入場人數,通常場地不會太小,兩隊人數大概30人,工作人員算10人,這樣兩邊還有共約60位家長可入內,或比照HBL甲組模式,限制觀眾入場,但這個要看與當初舉辦的初衷是否吻合。

  區中運呢?理論上應該是有一些戶外的比賽,若只讓選手及工作人員參與,基本上應該不會超出戶外限制,所以我認為沒有直接停辦的理由。

  龍舟呢?也都是在戶外,真正會到傳染距離的主要是同船者,都是互相認識的人,而觀眾呢?如果不讓觀眾進去競賽,可能也失去了一些比賽的理由,這點也是看主辦單位的目的。

  其實如果賽事攸關選手的升學路時,將觀眾去除,將賽事分流,不該有辦不起來的情況,身為主辦單位,的確會遭受各方輿論的壓力,但問題還是要確認好,我們賽事的目標是什麼,疫情防範的原則是什麼,符合這些原則的情況下,該怎麼對有疑慮的民眾檢視。

  千萬,不要讓恐懼影響了我們的判斷,我們聽從專業,但不盲從恐懼,當然,我們不會去相信WHO那種單位,而是相信我們台灣政府疫情的處置。

  雖然還是會遇到疫情處置隔日就有變化的情況,但若有變化而導致賽事無法進行下去(比如直接禁止室內活動,或是社交距離1.5公尺內要開罰),在這個疫情的背景之下,我們也只能小心為上。

  最後,還是不免提一下,這種只依比賽成績來決定學生升學的方式,還是要改一下,他平常的訓練應該被看到,一個學生運動員的價值不只在他的運動獎項,而在於為了這項運動付出並兼顧學業的過程,除了學業成績、競賽表現,我們也應當給予訓練過程一定的分數。

  從疫情,我們看到了這些學生運動員失去了舞台,先讓比賽在符合疫情管控下繼續辦下去,是治標,將訓練過程分數化不是小工程,卻是臺灣將體力轉為國力的一大根本。

有多少人喊過體力就是國力,出來的政策大多治標
有多少人喊過體力就是國力,出來的政策大多治標不治本,甚是可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