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8

2019年冬盟見聞-關於「千賀二世」,2020年新支配下的尾形崇斗

說到軟銀鷹,許多台灣球迷熟悉的部分,絕對包含它的「三軍育成系統」。現在一軍成為絕對主力的投手千賀、近期站穩輪值的左投大竹,都是為人津津樂道的育成之星。去年底,軟銀鷹派出兩名育成選手參與台灣的冬季聯盟-尾形崇斗和砂川理查(日本職棒紅隊),今年同時被球團轉成支配下,再度為軟銀鷹的「育成之星」系列增添話題。 說到尾形,這邊要說一些我在冬季聯盟時,在現場的人見過他的投球後,所提到的一些訊息。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著疫情的發展,日本有7大地區進入緊急狀態一個月。日本職棒聯盟也將開幕的可能時間點暫時延至6月,期望這段封鎖期能有效抑止疫情繼續蔓延。目前軟體銀鷹球團決定,開放室外通風的空間讓選手繼續自主訓練,靜待疫情稍微控制下來的那一天到來。

 

說到軟銀鷹,許多台灣球迷熟悉的部分,絕對包含它的「三軍育成系統」。現在一軍成為絕對主力的投手千賀、近期站穩輪值的左投大竹,都是為人津津樂道的育成之星。去年底,軟銀鷹派出兩名育成選手參與台灣的冬季聯盟-尾形崇斗和砂川理查(日本職棒紅隊),今年同時被球團轉成支配下,再度為軟銀鷹的「育成之星」系列增添話題。

砂川理查
尾形崇斗

 

聊到尾形,我發現,視界有不少作者都提到了他,也詳細介紹了他所擅長的球種、外界的評價、去年的成績等等。

這邊要說一些我在冬季聯盟時,在現場的人見過他的投球後,所提到的一些訊息。

 

 

「想要會投這種直球的選手呢」-尾形的直球尾勁

牛棚熱身練投

 

那天是日本職棒紅隊對上日本職棒白隊,八局上,輪到白隊進攻,打出一波攻勢,一路追到只差1分。一人出局滿壘,紅隊派出尾形登板救援。尾形先全用直球三振1人,接著讓2019年二軍東部聯盟的打擊王山下航汰(讀賣巨人)擊出三壘滾地球,成功解決失分危機。

因為當天晚場賽事是中職聯軍vs味全,中職的選手和教練已經來到球場,一部分人坐在三壘休息室旁的攝影+用具區觀戰,其中包含聯隊總教練林威助。林總看了整個八局上,準備回到休息區時和其他觀戰的人隨口聊了幾句:

 

「這投手的直球很不錯耶,是那種最後會往上竄的直球,不好打,台灣很少投手會投這種直球。」

 

林總邊講邊用手比著最後上竄的尾勁,還用揮棒動作示意這種球進內角會有多難打。

「很想要這投手呢(笑)」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尾形的直球可以如此受人注目的理由。

 

先不論台灣到底有沒有,多還是少。

 

 

尾形的投球機制非常漂亮-不管是無人在壘時左腳抬起-懸空-踏出的獨特節奏,上半身的胸口、手臂的延伸、面對本壘標準一直線的高壓揮臂。加上他面對壘上有人時冷靜不慌的心理素質,吸引到軟銀鷹監督工藤公康的注意,我們可能很快就會在一軍看到他的初登板。

如果今年能順利開打的話。

 

思考、帶復古味的努力性格-來自隨隊作家的觀察

 

去年冬盟期間,長年撰寫軟體銀鷹專欄的棒球競技作家田尻耕太郎曾來到台中,近距離觀察日本職棒的選手,以及前軟銀鷹的名將川崎宗則。我們稍微聊了一下,很快地就談到尾形這名投手。

 

「一般人可能會以為,擁有好直球的投手上場時通常不會想太多,大多是相信自己的直球,會以捕手的指示為主去投,特別是年輕投手,但尾形常常在思考,他知道,如果自己只靠直球,面對一軍打者時占不到什麼優勢。所以他會去想,怎麼樣做才能讓自己的直球,變成『(打者)就算知道要來還是打不好』的直球。」

 

 

 

田尻在專欄中曾提過,尾形的確有把千賀當成學習目標,特別是千賀如何將自己的直球作為武器的部分。尾形說,去年千賀在季後高潮賽面對西武的秋山翔吾時,曾投出一顆靠近胸口下方的內角直球,當時秋山揮棒落空遭到三振,覺得這就是他想做到的事-打者知道也打不好的直球。

 

尾形每晚都會使用球團給與的手機APP軟體觀看千賀的投球影片,不斷去揣摩,希望有一天能投出屬於自己的直球武器。

 

另一方面,去年冬盟紅隊的投手教練左久本昌廣對這20歲年輕人讚譽有加,認為尾形持續努力下去就會自然越變越強,因為他是那種帶點過去日本職棒選手性格的球員。

 

「舉例來說,和大家一同跑步時,他是那種不斷思考著『如何比別人多跑一點,多一公尺也好』的選手,相信這樣持續下去一定能做出什麼。」

 

那天,尾形還和記者說,因為台中洲際的投手板比較硬,如果用在日本的投球方式,在轉移體重時會比較困難,所以他在台灣投球時有稍微將自己投球的重心提高了一點。

我想,如果他能保持這種依據各種狀況思考對策的臨場判斷力,一軍登板真的不遠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