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8

【讀者投書】產業紓困專案是及時雨?新思維才是長久之計!

上個月底立法院針對運動產業紓困以及備戰東京奧運防疫等召開專案報告會議,應該有超過20位立法委員針對運動產業紓困題表達意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個月底立法院針對運動產業紓困以及備戰東京奧運防疫等召開專案報告會議,應該有超過20位立法委員針對運動產業紓困題表達意見,就印象所及,運動產業過往在立法院質詢中應該是相對冷門的話題,雖然歷經一整日的質詢,但這個專案報告在媒體心目中卻是不討好。

這也難怪,畢竟新冠肺炎疫情加上東京奧運似乎就已經占據所有版面或時段,而且也因為立委諸公及輿論對於體育署的紓困方案大表不滿,三天後體育署又再推出第二個版本(註一),這個方案也才在所謂的體育運動版面上獲得比較多的關注,姑且暫時不論紓困成效,畢竟須要一段時間後才會了解落實情況,事實上,筆者在日前也在媒體發表了《新冠肺炎衝擊運動服務業須自助才有天助》一文,明白點出現階段國內運動服務業的推廣其實不要太為難政府,業者必須要有自立自強的準備,所持的理由如下:

 

一、運動產業的多元結構

 

從過往國際運動產業發展的脈絡來看,運動產業的驅動力來自三大核心,包括運動組織(如國際籃球總會、國際田徑總會等)、職業運動組織(如美國職棒大聯盟、英國超級足球聯賽等)以及運動健身業者(如健身俱樂部、球類運動設施與運動行銷公司等),值得一提的是,三種不同的領域都處在不同的市場結構,包括類獨佔結構、寡佔結構及壟斷性競爭等,不同的市場結構對應的營運策略也有所不同,接下來進一步分析這些國內外產業發展現況與差異。

(一)類獨佔市場結構

主要成員是指各種國際運動組織(如綜合性運動組織、單項運動總會等),特別是單項運動總會,基於這些組織都是非營利性組織,並非營利性企業,因此採用類獨佔一詞說明,這些組織在國際運動產業掌握關鍵的地位,在各自的運動種類扮演龍頭角色,從比賽規則制定、器材設備規格及運動場館空間規範等都是在這個總會手中,而且多數在各大洲以及各個國家或地區設置一個運動組織作為對應窗口,在各國家或地區就是一般人熟悉的單項協會,這些協會就如同容是直銷體系的下線,為俾利業務推動與減少摩擦,各國家與地區也都只設置單一窗口,簡言之,其他外部單位不易參與這個封閉的體系,可以說是一個獨佔的市場結構。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總會堪稱是運動產業擴大版圖的幕後推手,包括他們不斷的擴大參與人口與爭取企業贊助,同時,也廣邀城市申辦他們的授權賽事以及媒體的轉播,也就是說,為了生存,商業化的經營與有效率的治理成為國際運動組織的生存關鍵,反觀國內的運動協會卻因為諸多主客觀因素,在營運治理上仍有諸多進步空間,現況是在運作上都仍多仰賴政府的資源,同時,政府部門督導協會業務的思維是以競技導向為主,重點依舊放在精英運動員的培訓以及爭取國際賽事的成績等。也就是說,國內目前的協會運作的氛圍其實是所謂的社會福利制度,其功能及思維與成熟的商業化運作還有一段距離。

(二)寡佔市場結構

職業運動組織一向是媒體寵兒,特別是運動先進國家的職業運動聯盟,團隊型的職業運動組織如MLB、英超等,都是屬於寡占結構,這種結構有幾個特性,包括聯盟球團數量有些、加入聯盟門檻高、球團間是既競爭又合作等,職業運動產業營運最需要的資源就是優秀運動員及大型運動設施。

針對前者,競技人才的培訓可以分兩種體系,一種是由職業球團自行建構培訓系統,如歐洲的足球是最具代表性,由職業足球設置足球學校,招募有天分的球員加以長期培訓;第二種是由學校體系負責培訓,亞洲部份幾個國家比較接近這種,台灣的競技人才機虎都是由學校系統培養,當然也有兩種混合的體系,如美國的運動競技人才在高中以下比較多的比重是在民間的運動組織,進入大學之後,才回到學校的運作體系。

針對運動場館的興建,基於市場供需原則,地方政府通常會以興建場館的條件爭取職業球隊的進駐,簡言之,地方政府就會負擔場館建造費用。針對國內情況,四級學校運動代表隊所需要的硬軟體資源大多是由中央及地方政府合力支應,簡言之,也負責了職業運動新秀養成事務,而在場館興建部份,幾乎都是由政府買單或是透過行政手段(如促參法)進行場館興建。綜整上述,就職業運動發展所需要的資源而言,如競技人才培訓及運動場館興整建,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幾乎是一手包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