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8

【讀者投書】產業紓困專案是及時雨?新思維才是長久之計!

上個月底立法院針對運動產業紓困以及備戰東京奧運防疫等召開專案報告會議,應該有超過20位立法委員針對運動產業紓困題表達意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三)壟斷性競爭市場結構

這種市場結構的企業包括運動健身俱樂部、各類型運動設施經營業者(如游泳池、網球場、高爾夫球場等),依照國內情況,運動行銷公司與不少公關公司也承辦許多運動性質活動賽事,包括路跑、健走或是單車活動,這些業者提供一般民眾參與運動的機會,他們所屬的市場結構的特性是進入門檻低、廠商數量多且競爭激烈,基於企業競爭度高,容易出現「紅海市場」,通常是初期進入市場者獲利機會高,為避免出現惡性競爭造成消費者權益損失,保護消費者就成為政府重要工作。

國內在十餘年前就曾初先一波本土健身業者在擴大市場之際,因財務操作失當,導致惡性倒閉,政府也制定了保障消費者相關法案。此外,保障消費者生命及財產安全的規範似乎是政府工作重點,水域活動救生人員及健身教練的專業證照、賽事活動辦理的醫療服務規範及設施空間的消防安全法規等,前述諸多事務泰半由地方政府相關部門業管。

值得一提的是,體育署成立運動發展基金之後,提供低利貸款業提供不少小型健身相關企業作為創業之用。綜整上述,基於企業數量眾多且規模不大,相較於前兩者市場結構之企業或組織,這個市場結構的個別企業對於政府影響力及掌握商品價格力弱,有就是所謂的「買方市場」,在這種市場結構下,合併或購併是常見的策略,當然,結合同業力量找出產業代言人作為與政府對話的基礎或許可以擴大掌控市場的能力。

 

二、行政部門的局限性

 

眾所皆知,體育署是國內負責體育運動的最高行政機關,政府的文官體系對於行政作業的穩定性有絕大的作用,但現有組織架構配置面對運動服務業的多元市場結構卻是出現搔不到癢處的窘境,如運動協會的業務多辦以競技組及全民組為主,而這兩個行政部門的主要功能是協助各種運動種類的競技人才培養為主,而運動協會也被賦予國家競技發展的責任,在此情況下,運動協會理應具有的擴大產業就不是如此重要了。

再者,現今職業運動球團的運作則是與在地政府有必較頻繁的互動,而地方政府為爭取場館興整建預算則會與體育署負責設施的業管單位提出相關計畫,也就是說,體育行政部門對於職業運動產業的推動是比較間接。另外,產業推動的第三核心區塊,如運動健身俱樂部、各運動設施經營業者(如游泳池、網球場、高爾夫球場等)或是運動行銷公司等其實與行政部門的互動則是以法規層面、專案經費申請等,雖體育行政部門設有專責單位並負責運動產業推廣事宜,但面對市場結構多元化,現有的行政部門功能無法呼應產業的需求,正因為此,這也就是體育行政部門的產業出現相對產業格局高度不夠的窘境。  

針對職業運動產業的推動,目前就競技人才培訓與設施興整建,中央體育行政部門業已從學校體系發展及各地運動設施改善計畫持續型投入資源,然而參與職業運動的企業對於自身市場結構的特性及台灣市場的規模未能提出合宜的營運策略至使整體產業發展受限。相較於前兩者的發展,運動健身產業受惠於全民健康意識提升與經濟條件改善,運動風氣逐年提升,也順勢帶動產業發展及就業機會。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多數屬於中小型的企業主管單位其實是經濟部,而且與在地政府互動較多,與中央層級體育行政部門的接觸似乎是點到為止。

    ​

(註一)謝謝足球協會焦副秘書長用心整理立委質詢內容。

(註二)體育署在清明節連假前又再度推出新的紓困方案。

【本文作者:黃煜,國立清華大學運動科學系教授、運動事業及政策中心主任】

 

延伸閱讀:

第十屆第一會期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東京奧運防疫、運動產業紓困」「原住民體育人才」專案報告摘記(體育業務部份)

體育署無法提出完善的運動產業紓困方案,真正原因是什麼?

運動產業紓困+東京奧運難題:體育署哭哭?報告蘇院長,體育運動需要神隊友!

被忽略的體育運動、被邊緣的「運動抗疫」,產業政策在哪裡?

教育部體育署 運動產業紓困振興專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