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將何在?》魔術---Darrell Armstrong , Soul of Hustle

1999年暑假,Darrell Armstrong收到一個來自聯邦快遞的手寫信件,署名來自球隊菜鳥主帥Doc Rivers,上面只寫著一個問題。 「我們要成為全聯盟防守最好的球隊,你幹不幹?」這是球季開季前,Doc Rivers和球隊領袖第一次交流。

作者:hunight

請繼續往下閱讀

Work ethic will pay dividend

hunight大您好,我是Penny的球迷,因此也对魔术以及魔术在Penny离开后那个赛季的表现非常惊讶,Darrell Armstrong是那支魔术的老大,也是我很喜欢的球员。很喜欢您这篇文章,请问我可以转载一下么?我会表明文章的出处链接的。

 

1999年暑假,Darrell Armstrong收到一個來自聯邦快遞的手寫信件,署名來自球隊菜鳥主帥Doc Rivers,上面只寫著一個問題。

 

「我們要成為全聯盟防守最好的球隊,你幹不幹?」這是球季開季前,Doc Rivers和球隊領袖第一次交流。

隊史獨樹一格的存在

 

魔術是一支很特別的球隊,細數隊史三十年,他們有過好幾個聯盟年度第一隊的招牌球星,曾有過幾個高峰,曾有過聯盟頂尖明星,擠身過東區頂尖球隊,甚至打進過冠軍戰,但宛如魔術和煙火,這些人曾經帶領奧蘭多發光發熱,卻也如流星稍縱即逝。如果要談到這支球隊最讓人印象深刻,日後還會懷念的代表,大概很容易想到幾個球員和年分,1999-2000年球季,Darrell Armstrong莫屬。

 

這支球隊1999年的魔術大概是這支球隊歷史長河中最獨樹一格的存在,沒有絢麗的飛人和天才搖擺人,沒有轟炸禁區的超級長人,球隊先發中鋒John Amaechi剛從英國聯賽燃起又一次挑戰NBA鬥志、Ben Wallace當時還沒打過球隊先發,先發前鋒Monty Williams前一季被金塊釋出前整個球季只打六分鐘,主力替補得分手Chucky Atkins上季還在克羅埃西亞球隊Cibona打替補,團隊薪資才1700萬,根本一票NBA邊緣人組成。

 

Armstrong笑著回憶:「他可能不知道有本雜誌把我們放在預測東區聯盟墊底,每支球隊都要拿我們進補。」

Armstrong是這支球隊少數叫得出名字的幾個球員,他正好代表這一年魔術的性格,「Heart & Hustle」,想要舞台,拚就對了。Darrell Armstrong沒有漂亮履歷,沒有大學名校資歷,沒有身高,甚至到26歲才第一次從美國小聯盟和歐洲聯賽跨到NBA。

Armstrong的生涯起步遠比別人想的還離奇,最早並不是籃球員,他高中時期是美式足球的棄踢員(Punter)和兼差外接手,直到高三才開始打籃球,直到高四才加入籃球隊,他高中畢業上了位於家鄉北卡州,離家不遠的Fayetteville State大學,還是以想成為美式足球員的身分自費加入,他目標本來是球隊踢球員(Kicker),「我能踢到48碼,那是我們大學紀錄,後來高掛了18年,大概沒人知道我能踢這麼遠。」他笑說。

 

但轉折發生在他大一,當年他測試美式足球隊失敗,籃球隊的教練Raymond McDougal看上他的運動天賦,問他有沒有興趣轉來籃球隊,沒球踢的他應允,第一年成為籃球隊的red shirt球員,在場邊見習。

 

直到大二,第一天起床到了球場準備練習,他才知道Raymond McDouga已經辭職,換上了新總教練Jeff Capel II,Jeff Capel II是現任Pittsburgh大學總教練Jeff Capel II的父親,Jeff Capel II過去曾是Wake Forest大學助教,當年是第一次執掌大學總教練兵符,Armstrong說:「我們之間相遇大概是,『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新總教練』,但他告訴我,他知道我籃球不會只到大學,我可以繼續往上打,只要我夠拚夠努力。」

 

對於一個半路出家,到了大學才真正下定決心的6呎1吋後衛,還沒正式踏上球場就有這種期待,給了Armstrong很大信心,他大二就寫下平均13.7分,大四的1991年,他以16.4分、4.7助攻畢業,當然,從二級大學這種成績不會在NBA被看上,於是他從次級聯賽開始職業生涯。

 

1995年,他剛從西班牙甲級聯賽回到美國,帶著平均24.6分的西甲得分王和歐冠全明星頭銜,他已經是西班牙頂級球員,但除了海外生涯,他像是其他浪人一樣,歐洲休季就到其他次級聯賽賺點生活費,他那幾年回到美國都在CBA和USBL保持身手。

 

直到有一天,當時魔術總管John Gabriel去看了USBL的Atlanta Trojans作客佛羅里達的比賽,Armstrong吸引住他的目光,Gabriel說:「那場比賽,全場除了球員差不多只有20個人,包含紀錄台,但有一個大概只有6呎的後衛吸引我的目光,他像是沒命的跑,你所有想得到場上的一切他都衝第一個,進攻,防守,我覺得他如果加入魔術,一定很有意思,對球隊肯定是正面幫助。於是我沒多想,暫停期間我就去向他們教練搭話,教練說沒問題,但只有暫停一分鐘。」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