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0

2020 NBA選秀系列:這是個變幻莫測的選秀

選秀梯次的天賦不高、外籍球員眾多,本來就讓這次選秀的形勢變得複雜;加上疫情令資訊更為缺乏,今年的選秀注定是對各球隊制服組的考驗。

作者:KH

請繼續往下閱讀

(按:本專欄的選秀系列之後會繼續在運動視界和個人的Patreon分析不同球隊的選秀目標和策略;至於個別球員球探報告的編譯,大家可以訂閱Patreon收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沒有最頂尖的天賦、不乏在外地聯賽打球的新秀、後場深度遠高於前場,本來就讓2020年的NBA選秀變得難以估計。

然而隨著武漢肺炎的疫情,讓籃球世界停轉,在選秀前考察球員的過程同樣被打亂,讓今年的選秀增添更多的變數,甚至連選秀大會在何時舉行,亦因NBA球季暫停而成為未知之數。到底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今年NBA的選秀梯次呢?

選秀梯次概覽:2013年般的選秀小年?

比起過往三年,今年選秀的天賦肯定下滑不少,至少在高順位而言,今年的選秀不會像2018年Luka Doncic、2019年Zion Williamson般能改變球隊未來走向的新秀;甚至連狀元人選,至今仍未有定論。從年初知名度最高的中鋒James Wiseman,到季中呼聲甚高的後衛Anthony Edwards,到現在選秀行情冒起的LaMelo Ball,都曾被視為是今年選秀的熱門。

然而,即使他們擁有優厚的潛力或身體條件,他們亦有相當明顯的缺點,需要在進入NBA之後修正:例如靜態體能數據優秀的Wiseman,防守上的意識還需長時間的培養;傳球視野頂尖的Ball,在出手姿勢和選擇上仍需要大幅改善。手持狀元籤的球隊,屆時要將一紙四年約4600萬美元的合約,投資在哪位新秀身上,對於制服組而言,還是一個難題。

不過從樂透中段開始,這年的選秀還是有不錯的角色球員,獲球探視為能在聯盟中長期站穩陣腳的球員,例如團隊協防出色的Devin Vassell和Isaac Okoro、射手Aaron Nesmith、長人Oneyka Okongwu和後衛Tyrese Haliburton等。這些球員的潛力或許不會到聯盟一隊或全明星的等級,但是他們擁有的技能,至少能讓他們在所屬的球隊中取得輪替陣容的席位。

這個選秀梯次的另一個問題,就是缺乏檢視新秀的資源,讓評核新秀的難度變得更高。在今年選秀中,外籍球員的深度比過去幾年更高,而且還有部分的美國球員選擇在高中畢業後,到海外的聯賽繼續發展。單是預計在樂透區獲選的球員中,Deni Avdija、Killian Hayes和Theo Maledon三人是歐洲聯賽的球員;至於Ball和RJ Hampton則是選擇效力澳洲聯賽的球隊;而預測在首輪末到次輪獲選的新秀中,更有像Aleksej Pokuševski等長期被所屬球隊下放到B隊,在次級聯賽打球的球員。

先不論球探需要到海外現場觀察他們的比賽,能否拿到足夠的比賽影片來檢視部分新秀也是個疑問;更遑論不同聯賽的競賽水平、他們在職業球隊中的角色,都讓球探和制服組評核他們的難度增加。

不過即使是美國本土的新秀,亦不代表檢視他們就更容易:例如被認為是樂透區人選的中鋒Wiseman,季初被NCAA停賽後不久就宣布投入選秀,在Memphis大學只是上陣了三場。除了這三場NCAA比賽之外,恐怕球探就只能透過高中的比賽影片和可能的試訓機會來評核Wiseman了。

另一位樂透區的大熱,今年在NCAA表現優秀的Dayton前鋒Obi Toppin。雖然Toppin是大學二年級生,但他其實只是比Jayson Tatum年輕一日。Toppin在高中畢業後因為沒有D1大學的獎學金,所以選擇到Mt. Zion預校受訓。一年後他獲得Dayton大學招手,但第一年因為學業成績未達要求,只能以紅衫球員身分出戰。他過去幾年的比賽影片和表現應該如何被理解和評核,對於長期留意他的球探和制服組來說,都會是一個挑戰,畢竟這與一般樂透前列新秀的成長階梯有很明顯的差異。

這個選秀梯次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前列新秀當中有大量後衛,前場的新秀人選較少。除了Edwards、Ball兩位前三大熱之外,預期在樂透區獲選的後衛還有Hayes、Haliburton、Tyrese Maxey和Cole Anthony等人;相反,前場不論是內線還是側翼,在樂透區的天賦都比較貧乏。

然而在這個選秀年,不少樂透區球隊最急切的選秀需要不一定是控球後衛,甚至是後場的補強:例如鷹隊如果拿不到Edwards,亦沒有必要在挑選一名與Trae Young爭奪球權的後衛;馬刺的選秀位置亦難以保證他們能取得比Dejounte Murray或Derrick White更好的後場球員。如果球隊的選秀需要和屆時的BPA (Best Player Available)出現錯配的話,不同球隊的制服組會怎樣下決定,亦是值得留意的一環。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