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4/11

「棄棒從醫」投入抗疫戰場 前紅雀內野手Mark Hamilton為何做此決定?

對於許多實力不到頂尖、但也不算差的職業球員來說,到底該不該繼續付出時間與精力拼下去,一直都是最大的課題。前聖路易紅雀內野手Mark Hamilton也是如此,所幸他在加入聯盟時就已經決定了自己離開球場後的方向,並獲得付諸實踐的機會。跟許多人不同的是,Hamilton離開球場後並沒有選擇與棒球相關的工作,而是決定拾起書本、投入醫學界:

「如果沒有棒球,我可以做些什麼呢?」前聖路易紅雀內野手Mark Hamilton曾這麼問自己。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離開棒球後,他投入了醫學工作,成為了一名醫生。他身邊有很多人都想問,為何會選擇這個行業?

前紅雀內野手Mark Hamilton。圖片來源:美聯社

在美國,雖然醫生這個行業收入不錯(2019年薪酬報告指出,醫生平均年收入約為一千萬台幣),但相對的,他們需要面對的未知疾病、病毒的風險也非常高。這些事情與可能面對的問題,Hamilton在決定投入醫界之前,全都清楚知道。

換個角度,他認為這也是相當有趣的部分,畢竟他可以了解更多他不知道的東西、發現更多疾病之間的交互關係,可以從中獲得非常不錯的成就感。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剛成為醫生的現在,就要立刻跟2019新型冠狀病毒(俗稱武漢肺炎)進行長期抗戰。

台灣時間4月11日,Mark Hamilton自位於紐約的霍夫斯徹醫學院(Donald and Barbara Zucker School of Medicine at Hofstra/Northwell)提前畢業,這批新醫生接下來將協同整個醫界,全力對抗武漢肺炎。

Hamilton正式成為「Hamilton醫生(Dr. Hamilton)」,待在紐約全力奮戰。

「這確實...會令人害怕,」Hamilton說道:「但總得有人挺身而出,而我相信大家一定可以一起挺過去。」

Hamilton接下來的服務時間與地點,預計會是在六月、前往紐約大都會區的長島猶太醫療中心,如果他願意的話,可以更早前往這所醫院服務。第一年的Hamilton將會待在內科,而他已經被明確告知,他所面對到的病患,絕大多數都是武漢肺炎患者。

有鑑於此,霍夫斯徹醫學院也特別在線上開設關於肺炎疫情的課程,以幫助這些剛從醫學院畢業的新鮮人能夠正確幫助他人-也幫助他們自己-對抗病毒。

「學校提早舉行了畢業典禮,所以我們也會更早開始執業,」Hamilton說:「現階段可以肯定的是,疫情狀況恐怕會持續下去,整體上也許確診數會慢慢下降,但不幸的是恐怕不會完全停止。」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至少我們越來越接近病毒的真正樣貌。」Hamilton依然滿懷希望的說道。

Mark Hamilton。圖片來源:美聯社

剛畢業的此刻,Hamilton選擇先陪伴在家人身邊,他一起幫他的妻子-Lauren教育兩個女兒,她們是9歲的Lillian與6歲的Madison。Hamilton知道,一旦接下來開始將時間投入到醫院後,陪伴家人的時間將會少之又少。

「我肯定會非常非常想念她們。」Hamilton說道。

對於自己即將面對的肺炎疫情,Hamilton認為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大家對這個病毒的「未知」。沒有人知道這個病毒全部的傳染途徑、感染後的症狀、潛伏期到底有多久,這全都是大家還不清楚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會彼此猜疑,沒有人能確保自己正在見面或相處的人是沒有染疫的,甚至是包括自己的家人,也可能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這恐怕是比病毒傳染更可怕的地方。

對此,Hamilton並不打算想太多,他只有抱持一個信念:「我一定會完成我該做的工作,我會盡我所能、盡我所能、盡我所能的照顧我的病人們。」

這位現年35歲的「新鮮人醫生」過去就讀於杜蘭大學,接著在2006年選秀會上被紅雀於第二輪選進球隊,開始了在小聯盟的拚鬥過程。

杜蘭大學時期的Mark Hamilton(右)。圖片來源:美聯社

2010年時的Hamilton於小聯盟轟出了20發全壘打,讓球隊看到了他的長打潛力,並於2010年跟2011年都有獲得上到大聯盟的機會,也曾在2011年跟隨紅雀獲得過世界大賽冠軍戒指。不過他的個人成績並不理想,兩年來僅繳出.197打擊率、沒有全壘打的成績。其他時間,Hamilton大多待在多明尼加與墨西哥的棒球聯盟。

在卸下球員身份之前,Hamilton就一直想要從事醫學方面的工作,他當年在選秀會上被球隊選中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有了「生涯備案」:他自己訂下目標,假設在30歲的時候,他沒有在大聯盟站穩腳步、或是看不到在大聯盟生存的希望,那麼他就會卸下球員身份,回到大學完成學業,並攻讀醫學院。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