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4/11

爵士的內部矛盾:Rudy Gobert和Donovan Mitchell的關係真的無可挽回了嗎?

運動的世界隨著武漢肺炎的疫情而停轉,球迷們能關注的自然是場外的事情。除了公牛終於為GarPax年代劃上句號,聘請金塊總經理Arturas Karnisovas外,最讓人矚目的就是爵士的內部矛盾......

作者:KH

境鏡靜

感覺無法挽回的機率大很多,雖然前幾天戈貝爾一直出來反駁媒體說:他們已經破冰了,並沒有媒體說的那樣不合.但另一邊卻都沒有任何發言.
我覺得這才是最糟糕的狀況.

最好是兩邊都站出來說沒事了,但這目前沒有,那代表應該還沒真的沒事,但主事者卻一直強調沒事了,那另一個沒有出來講話的感覺只會更不高興而已.

陸仁賈

即便Mitchell目前聲勢比Gobert,但我還是覺得 咪糗 是over-rating,以大三分時代,射程不夠遠,中距離不穩,又是矮小的SG(雖然手很長),看到在很多緊要關頭腦充血的表現,隊友對他不滿是很合理的。
倒是 狗背 的情況就簡單多了,諸元性能就擺在那,有問題的只有價碼了,這種穩定的球員應該還是比較受教練喜歡吧。

運動的世界隨著武漢肺炎的疫情而停轉,球迷們能關注的自然是場外的事情。除了公牛終於為GarPax年代劃上句號,聘請金塊總經理Arturas Karnisovas外,最讓人矚目的就是爵士的內部矛盾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The Athletic近日刊登了Shams Charania、Sam Amick和爵士隨隊記者Tony Jones合寫,關於爵士的文章。當中最觸目的一句,就是有消息人士認為Donovan Mitchell目前仍然不願與Rudy Gobert修補關係,並且認為兩人的關係不可挽回。

兩人的矛盾,是否止於武漢肺炎的疫情?

Mitchell和Gobert兩人已經浮面的矛盾,固然就是武漢肺炎的疫情:早於2月25日的訓練後,球隊已經就疫情舉行首次的會議。在球隊的東岸作客之旅中,球隊亦召開了一次較正式的會議,向球員派發關於疫情的小冊子,在每場作客比賽的更衣室均為球員預備了潔手液和清潔球員手提電話的濕紙巾,並建議球員停止為球迷簽名。

然而,據Joe Ingles所指,當時球員對疫情依然不太重視。球隊在3月9日於鹽湖城再度邀請了包括隊醫Dave Petron等醫療人員,向球員講解武漢肺炎的疫情;同日Gobert接受傳媒訪問後,就觸碰了所有在桌上的咪高峰。

在武漢肺炎的問題上,Gobert對疫情的輕視,固然是他跟Mitchell關係惡化的主因;不過誠如爵士另一名隨隊記者Ben Dowsett在Twitter上所言,兩人的關係不可能只是因為疫情的緣故,就惡化到讓人認定時不可挽回的地步。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例如Gobert缺乏足夠的球權,以發揮他在擋拆上的影響力,這是爵士在今個球季一直有待解決的問題。即使全隊在這個問題上都有其責任,佔據大量球權、擔當球隊第一持球進攻點的Mitchell絕不能置身事外。這些場上的問題,很有可能是影響兩人關係的因素。

球隊內部矛盾,還是有待球員解決

雖然如此,球隊出現內部問題,其實也是很平常的事。以過去四年的馬刺為例,主力球員都曾表達對球隊的不滿。例如LaMarcus Aldridge曾因為球權的問題,向教練Gregg Popovich要求交易;Kawhi Leonard因球隊處理其傷患的手法,最終導致雙方關係破裂。最近亦有傳媒報道DeMar DeRozan對於球隊的進攻系統有所不滿。

爵士的內部矛盾能否修補,最終還要視乎球員的意願。早前Tony Jones在他的文章中亦說過,Mitchell和Gobert都不是記仇的人,在球季中途亦曾出現嫌隙:例如在去年12月主場不敵雷霆的比賽中,Mitchell就曾對Gobert表現出不太良好的身體語言,但事後Mitchell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跟對方道歉。而據SI記者Chris Mannix引述的消息,解決雙方關係的關鍵,還是在於Mitchell身上,這次內部風波能否平息,仍然要看他本人的意願。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爵士而言,讓他們樂觀的理由是時間。雖然Gobert的合約在2021年就會屆滿,Mitchell同年亦會成為受限自由球員,但目前距離NBA復賽相信至少有兩個月的時間。兩人要處理他們的關係,繼續帶領球隊,還有一段充足的時間。Ingles在接受訪問時,亦對此感到樂觀:「我相信球隊在恢復訓練,或是恢復球季的時候,我們還是一直以來的模樣。我有信心球隊的狀況和化學作用會是良好的。」

二擇其一只是最後選項

到了最後,萬一Mitchell和Gobert的關係未能修復,爵士的制服組又應該如何處理?倘若球隊選擇交易其中一人的話,將Gobert交易出去的機會確實較高,畢竟Mitchell是球隊長遠發展的基石,而他且處於新秀合約,能換回來的資產相信亦很有限。但是將Gobert的到期合約交易出去,能撈取多少的回報又是另一個問題。即使他在攻守兩端的影響力都相當顯著,就算有球隊希望拿到他,在沒有續約承諾的前提下,相信他們都不願付出大量的籌碼,換取他效力一年。

另一個選項,就是待到2021年,讓Gobert在自由市場離開,然後利用薪酬空間補充球隊陣容。目前爵士陣中只有Ingles、Bojan Bogdanovic和Royce O’Neale三人在2021年開始還有全額保證合約在身。如果球隊在今年夏天沒有簽下任何高薪的長期合約,他們在2021年的自由市場還是有補進另一個核心的空間。不過鹽湖城素來都不是球星的落腳點,屆時薪酬空間可以讓他們作出怎樣的補強,又會是另一個疑問。

對於爵士來說,在Mitchell和Gobert之間二擇其一,必然是他們最後的選項。無論選哪一位,都會為球隊帶來重大的傷害。目前球隊的首要任務,是要盡力修復兩人的關係,至於這個內部矛盾能否解決,最終還是要看兩位球星的意願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