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被鐵幕時代所遮蔽的紅星 來自塞爾維亞的足球強權

從 1992 年到 2018 年,來自塞爾維亞的貝爾格勒紅星(Red Star Belgrade),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蹉跎 26 年重回歐洲賽場。

作者:whoelse_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歐洲冠軍聯賽(UEFA Champions League)正是在 1992 年,以新的姿態誕生於歐洲大陸,而曾經可能叱吒歐洲的貝爾格勒,直到 21 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才見證到它的改變。

貝爾格勒紅星暫別歐洲的最後一個賽季,南斯拉夫處於內戰時期,因此歐足聯將貝爾格勒所有的比賽,移師到鄰近的匈牙利和保加利亞舉行。最後在小組中,以兩分積分差敗給義甲的桑普多利亞(U.S. Sampdoria);而桑普多利亞則在決賽輸給巴薩隆納(FC Barcelona)。

南斯拉夫國內動盪不安的階段時,貝爾格勒紅星創下一個難得的紀錄。歐冠史上有兩家來自鐵幕後的俱樂部贏得獎盃,分別是世界連勝紀錄保持者——羅馬尼亞的布加勒斯特星,再來就是 1990-91 賽季的霸主——貝爾格勒紅星。而貝爾格勒也是史上唯一一支,來自南斯拉夫的歐洲冠軍。

 

1990-91 賽季的決賽,貝爾格勒雖然不被看好,但硬是靠著防守,把比賽帶入 PK 大戰。「我對那場決賽的印象已經非常模糊了」,二十年後,接受法國足球媒體的 Siniša Mihajlović 如此說道。

還語出驚人地認為,那是歐洲盃史上最無聊的一場決賽,球隊完全沒有進攻慾望,也缺乏信心。並非認為對手馬賽(Olympique de Marseille)的球員比較優秀,只不過對方有較多大舞台的實戰經驗,而貝爾格勒紅星的陣容則有些稚嫩。

Siniša Mihajlović 口中年輕的陣容,在晉級路上,淘汰了:瑞士聯賽的王者蘇黎世草蜢(Grasshopper Zurich)、蘇超聯賽的王者格拉斯哥流浪者(Rangers)、東德聯賽的王者德勒斯登迪納摩(Dynamo Dresden)和西德聯賽的王者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

由於南斯拉夫受到國際制裁,進而使得貝爾格勒遭到歐冠封殺。誰也沒想到,僅僅一年的光景不到,貝爾格勒紅星從歐洲之巔,走進長達 26 年罷黜之旅。

時間來到 2018 年,貝爾格勒在資格賽只要再過一關,就能夠如願回到歐洲職業聯賽的最高榮譽賽場。客場面對薩爾斯堡紅牛(Red Bull Salzburg)下半場開始三分鐘,就馬上陷入 0:2 的絕對落後。當他們在掉進歐霸邊緣時,Ben Nabouhane 在 65 和 66 分鐘兩粒珍貴的客場進球,讓紅星再次冉冉升起。

歷經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的等待,扎實走過四輪的資格賽,是豪門強權的球迷們,難以想像的過程。

這是奧地利俱樂部連續第七個賽季,在歐冠資格賽被淘汰。幾乎各類賽事中,所有「紅牛」系列的球隊,都由知名的能量飲料廠贊助。在巨額的財務幫助下,球隊也往往有巨幅的進步。卻在這年,被一支 1945 年由共產主義者,以減少貧窮及不公平的理念下,所創立的球隊給擊敗,顯得有幾分諷刺。

然而,貝爾格勒紅星的支持者,也並非那麼善良。塞爾維亞的足球流氓令人聞風喪膽,有些相當激進的貝爾格勒紅星球迷,自稱 the Delije(塞爾維亞語,英雄、勇者之意)是激進的民族主義者。

在貝爾格勒出道,曾效力曼聯(Manchester United)的球星 Nemanja Vidic,就曾因為上傳與同城死敵游擊隊足球俱樂部(Partizan Belgrade)隊長的合照,慘遭球迷砸車。

有一位 the Delije 的支持者說:「足球是人民反抗南斯拉夫共產主義的象徵,大部分的紅星支持者都是民族主義者,我們在 1970 年代末期,學義大利足球拿出巨型橫幅,並混入英格蘭的足球暴民文化,創造出專屬我們反共產主義的足球。足球變成我們展現自由的方式,抵抗共產政權的態度。」

共產政權早已不復存在,貝爾格勒紅星廣大的支持著們也逐漸消失。2006 年,新制的塞爾維亞超級聯賽開打後,貝爾格勒紅星拿下了五次的冠軍,但入場人數不若以往盛大。雖然當利物浦、拿坡里或巴黎聖日爾曼等大球隊到訪時,會吸引許多球迷到場,但過往的榮耀已是雲淡風輕。

當年決賽的門將兼隊長 Stevan Stojanović 曾語帶苦澀的說:「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我們可以做得多好。」新世代的貝爾格勒紅星,則將書寫出嶄新的歷史。

延伸閱讀:贏了又平,平了又贏  不敗連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