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2011奇想之年-達拉斯小牛與Dirk Nowitzki的季後賽奪冠旅程:Dirk與Nash相濡以沫

Dirk的NBA生涯開始要高飛,而這一切,有點自相矛盾的,是源自於Dirk和Nash在達拉斯一起受苦的那些日子,如果當時沒有Nash和他一起相濡以沫,或許Dirk早就放棄一切回去德國了,而這麼一來,我們就再也看不到、也無法想像日後他所為我們創造的風景了,Donnie Nelson這麼說。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2011奇想之年-達拉斯小牛與Dirk Nowitzki的季後賽奪冠旅程:Dirk,初試啼聲

2011奇想之年-達拉斯小牛與Dirk Nowitzki的季後賽奪冠旅程:Holger,在路上

2011奇想之年-達拉斯小牛與Dirk Nowitzki的季後賽奪冠旅程:Dirk,投籃

2011奇想之年-達拉斯小牛與Dirk Nowitzki的季後賽奪冠旅程:Brandon Roy

2011奇想之年-達拉斯小牛與Dirk Nowitzki的季後賽奪冠旅程:Dirk,領袖

就算是在被達拉斯小牛隊選上後,Dirk還是不大想遠渡重洋到美國打球,以至於選秀會結束隔天Nelson父子就搭乘球隊飛機到德國,目的是說服Dirk與他倆一起回到達拉斯。我們若看看彼時NBA的景象,國際球員其實是相當稀少的,功成名就的如Patrick Ewing和Hakeem Olajuwon,他們大學時便已到美國接受美式籃球的洗禮;而來自歐陸的選手如Drazen Petrovic和Sarunas Marciulionis等,則是先在歐洲籃壇打滾、建立聲名後才跨越海洋加入NBA。而現在達拉斯小牛隊開了先例,他們用高順位選了一個來自德國、沒有任何經驗(但卻有乍看之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籃球風格)的青少年,Nelson父子可無法向廣大的小牛迷介紹(推廣)這位他們屬意的未來之星,如果球員本人連報到都沒有的話!

小牛隊試圖緩和Nowitzki緊張的情緒,他們安排Dirk與隊上6呎9吋大前鋒Samaki Walker(路易斯維爾大學讀了兩年後棄學,1996年選秀第9順位)打一對一,結果四場比賽打下來雙方各以2勝2負打成平手,這也給了Dirk一絲微小的希望,或許他還有那麼一點機會能在NBA立足,不會鎮日在場上被其他人羞辱。

Dirk Nowitzki的第一個球季就遇上了1998-99年NBA封館,於是他先留在德國打球,直到1999年1月封館結束準備他才返美。達拉斯展開短暫的季前訓練營,並隨即迎來縮水球季,而也就從那個時間點起,Dirk最擔心的事情還是來了,他那彷彿無止盡的”被羞辱”的過程開始了……他的新人球季上陣了47場,平均8.2分,而每次與對手對位時,都會聽到對方其他防守球員或者板凳區傳來諸如”Go at him!He is soft!”之類的話語,環顧四週,Dirk Nowitzki可以確信自己是場上最差勁的球員,沒有之一。

他認真考慮放棄NBA,畢竟那3年價值470萬美金的合約對他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在德國每個月領1000美金的薪水打球還比較快樂。Dirk的新秀球季,Holger飛了美國八趟,去鼓勵並持續和這位陷入(心理)危機的德國年輕人進行私人訓練,第一年永遠是最煎熬的,Holger對Dirk這麼說,不,放棄不是一個選項。

不過往好處想,Dirk Nowitzki當時並不孤單,因為他那三年級的隊友Steve Nash,跟他一樣陷入困境。Nash生涯前兩個球季待在鳳凰城太陽,Donnie Nelson當時是太陽隊的助理教練,儘管Nash前面有Jason Kidd、Kevin Johnson和Sam Cassell等聯盟著名控衛瓜分了他的上場時間,Nelson仍舊看出了Nash的潛力,在Nelson被延攬進入達拉斯小牛團隊後,他開始說服他父親把Steve Nash給交易過來,因為在Don Nelson的體系中,Nash可以變成聯盟前五的控衛,也會是明星賽的常客!

Nash於南非出生,在加拿大成長,他的籃球偶像是Isiah Thomas,因為Thomas的身材和他同處於劣勢,Nash最佩服的是Thmoas的場上創意與求勝競爭心。如前所述,從加州灣區的聖塔克拉拉大學畢業後,Steve Nash被鳳凰城太陽隊選上,但太陽隊球迷對此選擇則是報以噓聲,因為他們根本沒聽過這個名字?

Steve Nash ? Who ?

Nash的第一個小牛球季,他甚至比Dirk更悶,因為教練Don Nelson叫他在場上要多出手,而每當他出手時,達拉斯的主場球迷又對他大開汽水,說他太獨了!

Dirk和Nash這兩個外國人同病相憐,他們都掙扎地想搞清楚所處的環境,想要找到立足之地。他們倆租的房子剛好在隔壁,晚上他們常常會相約一起練球,練習結束後他們則會一起到酒吧裡,點杯啤酒和起司漢堡,邊吃邊聊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達拉斯夜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