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F1】如果賽季成功復辦 F1可彌補多少損失?

受到武漢肺炎(COVID-19)全球大流行的影響,原訂舉辦22場大賽的2020年F1賽季目前仍無法確定復賽日與場數,但如果F1能在復賽後達到FIA對「世界冠軍錦標賽」(World Championship)認證的最低標準8場大賽,F1營運集團FOM能夠挽回多少損失?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相較於其他體育賽事,F1要在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後復辦的難度高上更多:這項全球耗資最大的體育賽事不僅要在8個月的期間內巡迴20多個國家,每場大賽週末更可吸引數十萬人次觀戰,正好與目前各國的防疫措施背道而馳。

截至台灣時間4月15日上午為止,原訂舉辦22場大賽的2020年F1賽季已宣布延期或取消前9場大賽,且第10站法國GP預期將因當地政府的大型聚會管制令延期,而為了滿足與FIA簽下的百年協議(100-Year Agreements),F1營運集團FOM先後透過主席Chase Carey與賽務經理Ross Brawn表示會盡全力在夏季時復賽,並舉辦15-18場大賽。

雖然以現狀來看,要達成這樣的目標顯然是過度樂觀,不過這點其實不重要,因為Brawn日前在接受Sky Sports專訪時曾表示,「要滿足FIA的世界錦標賽認證僅需舉辦8場大賽即可」,而相關條例中雖然有「至少需在三大洲舉辦」的條件,不過自1950年開辦的F1並不在其適用範圍。

Brawn也在專訪中表示「目前F1在歐洲復賽的可能性最大」,近期的報導中更指出預訂於7月19日舉辦的英國GP是最有可能的復賽時間點,且主辦場地銀石賽道(Silverstone)日前也表示能否如期舉辦雖仍待評估,但會盡全力配合,甚至還拋出透過逆時針走向來舉辦第二場大賽的意見,最主要的原因正是英國為大部分F1車隊的總部所在地。

不過最大的問題仍在於疫情,目前英國也已累計約9.4萬個確診病例,且成長率高於疫情可能已來到高峰期的其他歐洲國家,再加上早於英國GP一週舉行的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已宣布取消,很難想像英國政府會在短短3個月後允許舉辦這場至少有35萬人次流動的大型活動。

而且即使當地政府願意開放觀眾進場,觀眾是否買單將是一個大問題:根據美國史提曼商學院(Stillman School of Business)的調查,有高達72%的受訪者表示在武漢肺炎疫苗或有效療法問世前,他們不會冒著感染風險到現場觀看體育賽事。

也因為這樣,Brawn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不排除舉辦閉門賽,「因為這仍比無法舉辦大賽來得好」,雖然車手在比賽時不大能聽到現場觀眾的歡呼聲,電視轉播也不會時常將畫面轉至觀眾席,不過如果F1真以閉門賽復賽,對大賽主辦方來說將是一場惡夢。

相較於其他運動賽事,F1大賽主辦方無法使用電視轉播權利金,或是廣告權利金取得收入,而是只能透過門票與政府補助才有機會達成收支平衡,或是小幅獲利;根據統計,去年F1共有4.71億實際收視人口,這也解釋了為何F1一年能獲得高達7.63億美元(約228億台幣)的轉播權利金,以及6.02億美元(約180億台幣)的大賽權利金這兩大收入。

延伸閱讀未定的補賽日對大賽主辦方的財政困擾

因此對大賽主辦方來說,「沒有觀眾就沒有收入」,也就沒有辦法回收成本,因此某大賽主辦者表示雖然為時尚早,不過要解決這個問題只有效果相同的兩條路能走:第一條路是由FOM支付大賽主辦方原可獲得的門票收入,第二條路則是政府補助的資金轉移給大賽主辦方,而非大賽權利金。

但這都只能說是治標不治本。受到疫情的影響,各國政府雖然都在大幅舉債推出各項紓困或活化經濟政策,但不確定會不會透過舉辦可能會爆發群聚感染的大型運動賽事來重振受重創的觀光業,而且在出入境管制難以在短時間解除的情況下,F1想復辦賽事的難度也相當高。

而且部分政府是以當地現狀來決定補助額度,雖然閉門賽仍可讓各隊工作人員、大賽工作人員與當地政要到訪,但少了平均22萬人次的門票收入,大賽主辦方勢必無法承受相關衝擊。

像是英國GP這種沒有政府補助的大賽將會更慘,雖然閉門賽能讓大賽主辦方省下架設臨時看台、攤販與聘請臨時人員等等費用,不過賽務、醫務與賽道工作人員的費用仍是難免,由於沒有收入,FOM可能還得向主辦方支付費用才能舉辦大賽。

而這也可能讓FOM必須將復辦的地點轉移至中東或其他地區。以巴林GP為例,雖然該場大賽的進場人次比平均值低許多,但這些新興地區大賽的主辦方是政府,這因此能解釋巴林雖然曾在2011年因當地示威取消大賽,但仍向FOM支付了高達5800萬美元的大賽權利金,甚至能在今年的原訂舉辦日前兩週決定停止售票,並轉以舉辦閉門賽為目標(雖然最後還是因為澳洲GP的影響而延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