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Nadal不會打球?

長年看Rafael Nadal打球,你可以知道他對尊重(respect)這件事相當看重,他跟Federer感情之所以這麼融洽,很大部分原因便是來自他們彼此互相尊重;而Nadal跟其他一些選手如Nick Kyrgios發生齟齬,往往是因為他認為對方不尊重比賽或比賽對手所致。優秀如Nadal,我想他一定能理解Tiriac評論裡的技術部份,但他無法理解的可能是,Tiriac居然會以那種方式說出來?在所有西語媒體面前?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6年,Nadal的逆襲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Uncle Toni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掠奪者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少年Nadal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毛巾與天才

Nadal不知道怎麼打網球,從羅馬尼亞人Ion Tiriac說出這句話後,Rafael Nadal便開始捲入可能是他職業生涯中最漫長的互相爭論之中,我們可以說最終Rafa贏得了戰爭,但中間他輸了好幾個戰役,也幾乎賠掉了他的耐心。對一名來自西班牙小城市(馬洛卡島的Manacor)的年輕人來說,要去了解或面對一位在冷戰時期羅馬尼亞成長(他與該國秘密警察有著藕斷絲連的關係)茁壯,卻有著濃厚的阿根廷口音,總是發想或提出一些聳人聽聞的點子,兼具網球選手、網球教練、企業家身分的老男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Ion Tiriac是網壇過去四十年裡最令人難忘的人物之一,球員時期他放棄了冰球生涯,轉而拿起網球拍,他最高的成就是和Ilie Nastase搭檔拿下了1970年法網雙打冠軍,他是一個不差的球員,但為他獲得名聲,擁有大量影響力的地方,卻是在網球場外。他有著令人過目難忘的鬍子造型(有時候還會與他的鬢角連在一起),也常常戴著太陽眼鏡,他擁有寶貴的網球經驗與知識,轉教練後他曾帶過諸如Nastase、Guillermo Vilas、Boris Becker等名將,他做事喜歡大張旗鼓,他也組織過網球比賽,但往往會讓主辦城市付出額外的成本與”風險”,凡是有著Made in Tiriac標記的巡迴賽,總是會呈現出不同的風味,而他自己也不客氣地說:沒有人辦(網球)比賽能辦得像我一樣好!

Tiriac希望網球賽能夠變得像F1一樣,一群被選出來的少數菁英選手,互相捉對廝殺,但一年頂多十五到二十場大型的巡迴賽即可;而至於那些排名低於世界前四十的球員,必須要打第二級別的比賽。如果你問Tiriac,他會說他只選出22名球員,今天觀眾想要看的是the best against the best!當然有這種想法的人並不只有Ion Tiriac,不過他是其中聲量和動作最大的一個。

而也就是這個習慣,讓他在2005年6月的巴黎和Nadal槓上,那個時候Nadal還不是法網冠軍(快要是了,再一點時間),不過這位才剛要滿十九歲的年輕人,已經在巴西、墨西哥、蒙地卡羅、巴塞隆納和羅馬都拿下了佳績,但在一群講西語的記者環繞下,Tiriac開始分析起Nadal:Nadal的例子相當有趣,他還是一個小孩,他可以贏得比賽,但他其實並不知道要怎麼打網球!這段話後來Tiriac解釋其實那是一種讚美,但當時在場的記者幾乎沒有人這麼想,而當那段話傳到當事人Nadal的耳中時,他當然也不這麼想。

Tiriac繼續解剖Nadal,並說明要怎樣做這名年輕人才能獲得持續的成長:他(Nadal)的發球並不正確,他可以做得比現在好很多,他的身體還沒有發展完全,他應該要減個幾磅;他還建議Nadal應該要多打一點雙打比賽,並不只是要磨練他的網前技巧,還要學習如何在球場上移動。Nadal的特別之處,不在於他的力量,而在於他揮拍的速度,那比其他頂尖選手都要好上百分之十,而且他的決心相當驚人,我也有決心,我也想拿下溫布頓,但我知道我的決心並不足夠……

當時這個分析,其實跟美國名將Andre Agassi的有點雷同,Agassi說Nadal無庸置疑擁有許多天賦,但他懷疑那樣的打法,Nadal的身體能不能撐得住?Nadal每一分都盡力地去拚搶,而你只希望他能夠永保健康,因為網球比賽有各種驚人的耗損,要擁有一個偉大的網球生涯,你必須要維持身體健康,這是相當重要的事。

在Ion Tiriac發表”Nadal不知道怎麼打網球”評論後的四個月,Nadal花了近四小時,在五盤大戰中擊敗Ivan Ljubicic,拿下了馬德里公開賽的男單冠軍。那是他的第一個室內賽事男單冠軍(2002到2008年的馬德里公開賽為室內場地,2009年以後才改為室外場地),也是他職業生涯的一大進展,因為之前Nadal總被認為僅是一名”紅土場地”選手,而Nadal顯然也沒有忘記(或者說沒有釋懷)Tiriac對他的評論,他把它視作一種攻擊或冒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