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0

Kawhi Leonard 的防守退化?不,他的防守再度革新了!

Kawhi Leonard 的老派防守是快艇隊航向冠軍的關鍵──如果 NBA 成功復賽的話啦……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五年前,Kawhi Leonard的防守是令敵隊頭痛的存在。 作為自Sidney Moncrief(1983~1984年)以來連續獲得年度最佳防守球員的非中鋒球員。當Gregg Popovich想擋下誰的進攻時,Leonard自然就是他最理想的選擇。

Leonard不僅僅是「防守」,他更將對手最優秀的得分手「隔離」在進攻體系之外。

延伸閱讀:【史上最佳 Top 5】讓人窒息的進攻停止器!史上前 5 外圍大鎖

彷彿刺青一般,Leonard於對手的瞳孔中烙印下自己的名號。 Leonard的防守優雅中帶著懾人的脅迫。徘徊猛撲將人隔離於賽場,對手卻無處可逃。

細數籃球史,很少有人能比Leonard更擅長干擾對方出手。無論是6呎11吋高的長人、神射手,或是地表上最好的球員,Leonard都可以在你出手時不偏不倚地給予痛擊。

後來的幾年,Leonard磨礪了自己的進攻,再加上他人造人般的股四頭肌,曾經有段時間,他能包辦攻守兩端;而現在,在球隊角色和責任有所轉移時,他的防守仍然沒有太多下滑,不過Leonard不再於每場比賽中給予對手長達 30分鐘的身體碰撞,而是選擇該做的位置去發揮。

在這個賽季,Leonard更專注在提升自我──無論是防守強度,或是賽場上的專注力和影響力。比起上個賽季,Leonard現在更接近他24歲的狀態(連續得到年度最佳防守球員時期),對快艇隊來說,他全力以赴的努力是令人振奮的,特別是他們正不顧一切地朝著贏得隊史首座冠軍獎杯航行。

在全明星周末期間,我盡可能的向多位球員和教練提出了有關Leonard防守狀態的問題,包括他本人。

在被問及如何形容自己過去五年來防守的轉變時,Kawhi 說道:

「我從未想過這方面的事。」接著他思索了片刻: 「應該說,我變聰明了,對進攻的了解也更深刻,你知道的,我只想成為一個更好的團隊球員,以及一個更好的團隊防守球員。」

當我問及,他是否認為自己現在的防守水平仍和以前一樣時,Leonard直言不諱:

「不。 那是我當時在團隊中專職的工作。當時我沒有那麼多的球權,而且那時的我正努力成為最佳防守球員。但我現在無法這樣了,這會耗費太多心力。」

雖然聽起來有一點謙虛,就某種程度上來說,Leonard的說法是正確的──他也比任何人還要清楚。在2015-16賽季,Leonard雖已位居馬刺得分榜第一,而他的使用率更比現在低了8%。快艇隊的進攻圍繞在他對防守球員的吸引力和執行戰術的精準度上。

若先不論小牛隊王牌Luka Doncic,NBA沒有一個前鋒球員以控球者的身份,比Leonard完成更多擋拆戰術。在本賽季以前,他職業生涯的最高單季助攻率是18.9,而本季,這個項目的數字暴增至 28.4。

延伸閱讀:踏出征服聯盟的第二步:Luka Doncic 的接班日記 Vol. 2

有時兩個看似互相矛盾的陳述都能夠各自成立。 Leonard已不是五年前的那個人,但他現在仍然可以與明星中的明星放對。對於敵隊而言,他就是個蔓延在球場上的災禍。

靠著身經百戰的經驗累積,和無人可敵的身材優勢,Leonard可以輕易的滲入進攻方的攻勢之中。那雙巨大到能同時擠10個葡萄柚的手,並不比他身穿馬刺球衣時小。而他的翼展也沒有縮減一分。

上個賽季,Leonard 在多倫多暴龍隊度過了生涯中最輝煌的時刻。 他不斷阻斷對方的球,讓敵隊的進攻之路變得無比狹窄,並且在那些備受矚目的決戰當中,一肩挑起球場上最具挑戰性的對位。

去年Leonard依舊入選年度最佳防守陣容,雖然不是第一隊──Marcus Smart、Paul George、Giannis Antetokounmpo 以及Eric Bledsoe都排在他前面,Leonard與Draymond Green並列第六;不過這獎項主要獎勵的是一整季的穩定表現。

Kawhi的防守正負值排在第249位,而他不在場上時,暴龍隊反而擁有聯盟中最好的防守,這一趨勢延續到了季後賽才有所變化。Leonard的健康和進攻顯然順位高於去擔任一名防守大鎖。

然而,一名球員上場與否的球隊表現並不能代表一切──尤其當可參考的樣本數只有223分鐘時。暴龍隊陣中有許多堪稱年度防守隊等級的高手,但要拿下看似遙不可及的總冠軍,Leonard的價值依舊無可取代。看看去年東區冠軍賽Game 3 Ncik Nurse派他去看守Antetokounmpo的結果就知道,在Kawhi的嚴防之下,這名年度MVP幾乎無法舒服出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