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8

【馬拉松—大迫傑專訪:「希望田徑運動員的社會地位可以更高」】

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大迫傑,這位「希望改變日本田徑界」的人,在接受《GOETHE》的專訪中談及自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後直路多次做出慶祝動作,對於平日外表比較冷酷的大迫傑來說,很少看到他這樣激動的姿態。

3 月1 日,東京馬拉松是MGC FINAL CHALLENGE 的其中一場比賽,大迫傑以2 小時5 分29 秒,把自己保持的日本馬拉松紀錄再推前21 秒。一星期後的琵琶湖馬拉松,沒有選手能打破大迫的時間,因此大迫取得東京奧運馬拉松日本代表的最後一個內定資格。

大迫:「東京馬拉松衝過終點的瞬間,真是鬆一口氣呢。為了這場比賽,我花了很長時間做了大量訓練,這個成績令我當時距離取得日本代表內定資格邁進一大步,而且還能夠打破日本紀錄,於是我盡情地將喜悅表現出來。東京馬拉松結束,及後我也確定成為奧運馬拉松代表,所以現時身心狀態都很放鬆,每天的訓練也只是輕鬆跑跑的程度,跟朋友吃飯,會喝一點酒。有時接受媒體訪問,會問我今後計劃之類的問題,但現在其實一切也沒有定案。」

大迫傑打破日本紀錄,取得1億日圓獎金。在東京馬拉松翌日的記者會上被問到如何使用這筆獎金,當時大迫提到會用於培育日本未來的馬拉松選手,以及在日本國內創立新的比賽。

大迫:「關於新比賽,現時仍未有具體細節,不過主題很明確,就是要縮窄日本選手與海外選手的差距。我很希望縮窄日本選手與非洲系選手的差距,現在NIKE 有「Breaking2 」這個計劃,希望在2小時內完成42.195 公里,為此集合了運動員和科學家一起去挑戰。雖然這個計劃有其本身的價值,不過就變成為了非洲系選手的計劃,而世界六大馬拉松(東京、波士頓、倫敦、柏林、芝加哥、紐約)也好像是為了讓非洲系選手打破紀錄而作出調整。現時非洲系選手的水平日漸提升,拉開了日本與歐美選手的差距,所以希望創立新的比賽去把差距縮小。」

非洲系選手和日本人選手分別有哪些長處呢?

大迫:「我覺得非洲系選手的長處在於體型和身體能力,練習內容方面其實日本人選手跟他們分別不大。至於日本人選手的長處,雖然不能一概而言,始終各人都有不同,但我覺得最主要的特質是很勤勉,日本實力頂尖的選手們都會嚴格進行很艱苦的練習,而且也具備自我分析能力,能看清楚自己的弱點,知道自己有什麼長、短處是很重要。」

要令日本人選手更快,一直以來舉行的比賽有哪些地方需要作出改變?

大迫:「例如步速的控制,如果步速員能夠配合日本人的水平,我覺得能夠把紀錄再推前,而選手的目標也會更明確,相信在備戰時也可以做得更好。」

大迫傑不只是將目光放在自己的成果,他已經朝著要令下一個世代的日本人選手有活躍表現的未來而努力。

除此以外,大迫創立的比賽還有一個重要主題。

大迫:「那就是增加馬拉松的娛樂性。田徑比賽也一樣,我覺得有必要帶給觀眾更多趣味,我希望田徑運動員的社會地位可以更高。」

馬拉松在日本的人氣一直很高,但人氣選手的練習環境、經濟層面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

大迫:「東京馬拉松沿途有約50 萬人聚集,瞬間收視率有20.8% ;2020年箱根驛傳復路收視率有28.6% ,2019年甚至說超過30% 。這麼受到注目的情況下,但我認為包括經濟方面,選手們都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選手們在練習時十分拼命努力,但大家卻視之為一項免費(觀賞)的運動。坦白說,這麼受到重視但卻沒有得到相應回報,應該只有馬拉松運動員是這樣吧。我希望改變這個情況,選手們並非只是為了名譽而跑。」

希望跑得更快,渴望勝出比賽,但還想把田徑運動員的社會地位提高。

大迫:「(創立新比賽)也是我希望變成"理想中的自己"的一部分。我會先想像出何謂"理想中的自己",然後再反過來一步一步去實踐,包括創立新比賽,開設學校培訓下一代運動員等等。抱著對未來的意識,我現在作為選手去奔跑、每天進行訓練,希望自己可以變得更強。我認為身體條件不足,可以靠強韌的精神意志去彌補。在訓練期間接受訪問時,被問到何時會休息,其實我認為不休息也沒所謂,有些人認為應該繼續努力練習,也有些人認為適當休息是很重要,但我覺得最重要是能夠客觀去審視自己的情況,如果感到繼續練習下去會有受傷危險,當然必須要暫停;但即使感到痛楚,如果是能夠忍受的程度,我認為繼續堅持下去也未嘗不可,因為在你堅持的同時,那份痛楚會逐漸緩和是經常有的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