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8

那些年迷失的中華職棒球星:廖于誠

回顧台灣棒球的歷史上,曾出現不少「下勾」型的投手,但要真正能投出成績的,卻是屈指可數,包括像是早期味全龍隊的「打虎英雄」陽介仁、兄弟象隊的「屠龍手」陳憲章以及「屠牛手」吳俊億,都是相當有代表性的人物。 但如果說起近代,很多球迷談到「下勾」,腦海裡第一個想到的應該都會是廖于誠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台灣棒球的歷史上,有非常多的球員,因為假球、賭博或者桃色風波的原因離開了球場,他們帶給台灣棒球的傷害,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彌補的,只是身為球迷的我們,總會在某一個時刻看到某一個人,就想起了這些迷失的職棒球星們。

系列第一篇→那些年迷失的中華職棒球星:張誌家

 

回顧台灣棒球的歷史上,曾出現不少「下勾」型的投手,但要真正能投出成績的,卻是屈指可數,包括像是早期味全龍隊的「打虎英雄」陽介仁、兄弟象隊的「屠龍手」陳憲章以及「屠牛手」吳俊億,都是相當有代表性的人物。

 

但如果說起近代,很多球迷談到「下勾」,腦海裡第一個想到的應該都會是廖于誠了。

 

相信大家都看過,早期由文英阿姨代言的五洲製藥「阿鈣」廣告,裡頭講到「天天吃阿鈣,我有健康的膝蓋。」這句台詞非常有名,結果廖于誠在合庫打球時期,隊友翁再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就把「阿鈣」這個外號套在他身上,從此就一路跟著他,進到了職棒。

 

其實廖于誠的職棒生涯,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那絕對就是「跌跌撞撞」,從小因為父親年輕時也曾當過投手的關係,都會在空閒時間帶阿鈣一起傳接球,久而久之也培養了兒子的興趣,原本非科班出身的他,直到高中才在父親的引薦之下進入了棒球名校中華中學。

 

原本擔任內野手的他,是在高二的某一場盃賽,因為隊上投手人力不足,教練把站在游擊區的他叫到投手丘上,結果他一時興起,用普通傳球的慣用方式「側投」來投球,想不到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總教練蕭文勝也決定,讓阿鈣從此轉練投手。

 

畢業後的阿鈣原本是國立體院的備取一,所幸有人沒有報到,才如願考取國體,想不到卻在大一遭逢母親去世,讓他的棒球生涯陷入不小的低潮期,大學時期沒有太多出色的表現,加上腰部傷勢的關係,原本以投手身分飆出過149公里速球的阿鈣,後來也轉往外野手發展,一度還嘗試過練習左打,甚至擔任隊上的第四棒打者。

 

只不過,阿鈣在大學畢業前沒有考到替代役資格,只好申請延畢半年並辦理驗退,在這段期間他甚至為了賺生活費跑去當救生員,好不容易解決兵役問題後,進入業餘的合庫棒球隊卻因為默默無名,加上沒有任何國手資歷而不受重視,長達半年的時間都沒有薪水可領,後來他也決定自請離隊,為了維持生計,到工地搬水泥,晚上再利用時間練球。

 

對於廖于誠而言,2004年的中職季後新人選秀會,無疑是他改變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捩點,在選秀前的測試會以側投姿勢飆出142公里速球,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讓他獲得推薦進入選秀的資格,想不到被La New推薦的他,卻是被兄弟象在第一輪第四順位給選走,當時總教練林易增的這個決定,讓不少象隊的球迷都無法理解。

首輪第四順位

 

最大的原因,就是廖于誠過往的資歷及成績並不出色,嚴格來說是毫無亮點,單憑測試會的表現就決定放掉國手資歷顯赫的外野手余賢明,而且林易增給的回應還是「練練看也好」,就算當年本土投手珍貴,依舊無法說服大家。

 

此外,後來球團被記者爆出,他們沒有打算給廖于誠任何簽約金,而且月薪也才三萬,更被大家質疑是一種糟蹋人的表現,後來球團為了止血,才趕緊跳出來說三萬只是營養金,要等到在春訓結束前,才會評估實力正式簽約。

 

看到這裡你應該也發現,縱然是選秀第一輪順位,但比他前一順位的沈鈺傑當年獲得了超過200萬的簽約金,廖于誠則是原本什麼都沒有,所以嚴格來說,兄弟球團並不是真的看好他的實力,只是認為,沒魚蝦也好而已。

 

更驚人的是,第一年在一軍只獲得了一場後援出賽機會的他,季末就被球團給放棄,眼看著要被釋出之時,象隊新任的總教練吳思賢確力保阿鈣,強調他自己在測試會看過他的投球,認為廖于誠的未來絕對不只如此,讓他逃過被解約的命運,事後也證明了,他看人的眼光真的很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