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 Ankiel-十年一遇的天才左投,走出『投球失憶症』的不思議人生

電影「我的少女時代」中有一句經典台詞:「沒有人可以定義我們,只有我們自己知道自己是誰,也只有我們才能決定自己的樣子。」驚人的投球天賦讓Rick Ankiel從高中就成為全美知名球星,但「投球失憶症」卻毀了他的投手生涯。背負童年的悲慘記憶,Ankiel如何為自己的人生找出一條活路?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壢小跑車

他們不但害怕失敗,更害怕成功。為什麼?因為他們無法面對那些期待成功所帶來的巨大壓力。或許是這個原因,他們在潛意識裡產生了抗拒和自我毀滅。

這段好感慨啊啊

張尤金

謝謝好戰友....感慨+1!

shiki

對Ankiel最深的印象大概還是來自他那嚇死人的臂力吧...現在他的Highlight也都是那些外野長傳
順帶一提,翻了下數據才發現,自從有Statcast記錄以來,評估外野手回傳球強度的Arm strength這項數據第一名的還是Ankiel,實在太驚人了!!!

張尤金

感謝資訊分享!但好奇問一下,Statcast是2015年才開始啟用,但Ankiel 2013年就退休了?

shiki

fangraphs上能查到Arm strength這項數據最早的年份是09年,不過06年開始就有PITCHf/x系統了,後來才被Statcast給取代,我在想會不會是數據網站整合了這兩者

張尤金

長知識了!謝謝分享!

JK47

@shiki

FG上的「Arm Strength」這項數據與statcast/其他追蹤系統一點關係都沒有,那甚至不是一項公式化的統計數據

那是一個叫做「Fans Scouting report」的評分值,是數據公司直接請一批人固定看球,以扮演球探的方式,替每個選手各項防守技術做主觀的評價,做為數據以為的另一種評價方式

所以那絕對不是用機器得出的數據...

shiki

@JK47
感謝指正,statcast上的Arm Strength (ARM)與FG上的定義不同,我應該是混淆了兩者,前者應該是要有實際速度數值的,不過savant上好像也沒看到外野手回傳的數據?只有捕手的pop time......照理說應該都是有紀錄下來的才是

黑魔影徒

安祈爾真的是努力的天才
如果他沒有投球失憶 沒受到太多保護
甚至說晚生個20年,他會不會是下一個大谷

張尤金

Ankiel的父親在他高中前帶他去比賽時,是會和教練、裁判對槓的那種狠角色,不難想像父親從小對他的威權教育造成多大壓力。
但反過來想,如果他父親開明而尊重兒子的意見,那也許Ankiel半途放棄打棒球也說不定,畢竟他在高二突然長高之前,都只是個普通的投手而已。
對Ankiel、甚至鈴木一朗來說,父親的威權教育帶給他們不愉快的童年,但今天若在棒球界有所成就,父親的角色應該也有一定價值吧~

一貫三

郭泓志:

張尤金

根據臺灣棒球維基館的資料,鍾宇政、姜建銘、增菘瑋、郭勝安、張立帆、李振昌、葉丁仁、曾保羅、詹子賢都是 XD

 

所以"YIPS"又稱為「感官型運動障礙症」,或類似「局部肌張力不全症」,你可以將之視為一種心理狀態,原本是很簡單的基本動作,運動員卻因為心理障礙而做不到,例如一個高爾夫球選手突然連3呎的推桿都不會打。現在也衍生到運動以外的領域,亦可泛指打字、演奏樂器時功能完全喪失的狀況。

 

目前"YIPS"的相關研究多區分為心理及生理層面。心理層面是運動員在場上因為競技壓力而容易產生焦慮的情況,並過度關心某部分的運動技能;生理方面,會莫名產生肌肉收縮,可能與特定肌群的過度使用有關。至於在治療上雖然可以就這兩種層面對症下藥,但心理與生理層面之間應有一定關聯性,目前外界普遍認為是因為心理的龐大壓力,最終才會導致生理上的失調。

 

至於過去大聯盟史上有這樣的案例嗎?有:

  • 生涯超過百勝的前海盜投手Steve Blass,他在1972年以單季19勝拿下賽揚獎票選第二名之後,隔年突然開始不會投好球了;
  • 前道奇二壘手Steve Sax在1983年的一次守備失誤之後,他有一段時間都無法將球精準傳向一壘;

  • 前大都會捕手Mackey Sasser在1991年的一次本壘攻防衝撞之後,他開始無法將球回傳給投手,甚至因此被迫退休;

  • 前洋基二壘手Chuck Knoblauch從1998年開始無法內野短傳,只好改守左外野;

     

  • 小熊左投Jon Lester是出名的不牽制,不過牽制可比投球簡單太多了,你甚至不需要投很準,一壘手也能接得到。但就像下面這一球發生在2016年世界大賽,Lester明明抓到跑者卻堅持不傳球:

 

將來我們有機會看到Lester重拾他的牽制技巧嗎?不得而知,但若這樣的問題發生在你我身上,專家建議以下幾個小撇步或許可以帶來幫助:

  • 在練習或無壓力的狀態下,重新找回自信。
  • 賽前多想像成功的畫面,並且記得成功當下心理和肢體的感覺。

  • 盡量避免任何負面想法或討論。

 

 

個性決定命運?

 

Rick Ankiel步上Von McDaniel的後塵,兩人在「投球失憶症」之後投球生涯一蹶不振,從此沒有東山再起過。事實上,大聯盟近數十年來也發生過類似的案例,包括1950年代的印地安人投手Herb Score,1970年代的海盜投手Steve Blass,乃至於1990年代的勇士投手Mark Wohlers。有媒體發現這些投手具有共同的特質:年輕時展現高度投球天賦,突如其來的成功,心思細膩而聰敏。

 

在旁人眼裡,他們謙虛好相處,但對自己的成功通常不太有自信:

「這一切會不會來得太快?」

「我不值得這種待遇。」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失敗了,那該怎麼辦?」

 

這些確實是許多年輕就獲致成功的運動員心裡常有的疑慮。Von McDaniel後來在檢討自己的「投球失憶症」時就曾經這麼說:

「或許這一切來得太快太早。」

 

對於這些投球失憶的投手來說,他們可能有種微妙的情結:他們不但害怕失敗,更害怕成功。為什麼?因為他們無法面對那些期待成功所帶來的巨大壓力。或許是這個原因,他們在潛意識裡產生了抗拒和自我毀滅。

 

好吧!不管是害怕失敗也好,害怕成功也好,但是這些心理層面的問題,為什麼對從小練習過無數次、熟極而流、甚至出於反射的投球動作,能造成這麼大的影響?或許可以這麼解釋:當投手意識到「投球動作」這件事能對他的人生帶來無法言喻的影響時,當他們開始思考、開始擔心時,即便是一個再簡單、再熟練也不過的動作,都有可能就此走鐘。

 

在這種情況下,明明是平常練習時一再重複的動作,一旦在比賽中站上投球丘,突然腦海一片空白,手腳不聽使喚。有「投球失憶症」的投手就形容他的投球動作做到一半時,突然全部忘光了,整個人好像在作夢,全身輕飄飄地沒有重量,直到球離手之後才陡然回到現實,發現自己正站在投手丘,看著捕手脫下面罩,滿地找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