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 Ankiel-十年一遇的天才左投,走出『投球失憶症』的不思議人生

電影「我的少女時代」中有一句經典台詞:「沒有人可以定義我們,只有我們自己知道自己是誰,也只有我們才能決定自己的樣子。」驚人的投球天賦讓Rick Ankiel從高中就成為全美知名球星,但「投球失憶症」卻毀了他的投手生涯。背負童年的悲慘記憶,Ankiel如何為自己的人生找出一條活路?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壢小跑車

他們不但害怕失敗,更害怕成功。為什麼?因為他們無法面對那些期待成功所帶來的巨大壓力。或許是這個原因,他們在潛意識裡產生了抗拒和自我毀滅。

這段好感慨啊啊

張尤金

謝謝好戰友....感慨+1!

shiki

對Ankiel最深的印象大概還是來自他那嚇死人的臂力吧...現在他的Highlight也都是那些外野長傳
順帶一提,翻了下數據才發現,自從有Statcast記錄以來,評估外野手回傳球強度的Arm strength這項數據第一名的還是Ankiel,實在太驚人了!!!

張尤金

感謝資訊分享!但好奇問一下,Statcast是2015年才開始啟用,但Ankiel 2013年就退休了?

shiki

fangraphs上能查到Arm strength這項數據最早的年份是09年,不過06年開始就有PITCHf/x系統了,後來才被Statcast給取代,我在想會不會是數據網站整合了這兩者

張尤金

長知識了!謝謝分享!

JK47

@shiki

FG上的「Arm Strength」這項數據與statcast/其他追蹤系統一點關係都沒有,那甚至不是一項公式化的統計數據

那是一個叫做「Fans Scouting report」的評分值,是數據公司直接請一批人固定看球,以扮演球探的方式,替每個選手各項防守技術做主觀的評價,做為數據以為的另一種評價方式

所以那絕對不是用機器得出的數據...

shiki

@JK47
感謝指正,statcast上的Arm Strength (ARM)與FG上的定義不同,我應該是混淆了兩者,前者應該是要有實際速度數值的,不過savant上好像也沒看到外野手回傳的數據?只有捕手的pop time......照理說應該都是有紀錄下來的才是

黑魔影徒

安祈爾真的是努力的天才
如果他沒有投球失憶 沒受到太多保護
甚至說晚生個20年,他會不會是下一個大谷

張尤金

Ankiel的父親在他高中前帶他去比賽時,是會和教練、裁判對槓的那種狠角色,不難想像父親從小對他的威權教育造成多大壓力。
但反過來想,如果他父親開明而尊重兒子的意見,那也許Ankiel半途放棄打棒球也說不定,畢竟他在高二突然長高之前,都只是個普通的投手而已。
對Ankiel、甚至鈴木一朗來說,父親的威權教育帶給他們不愉快的童年,但今天若在棒球界有所成就,父親的角色應該也有一定價值吧~

一貫三

郭泓志:

張尤金

根據臺灣棒球維基館的資料,鍾宇政、姜建銘、增菘瑋、郭勝安、張立帆、李振昌、葉丁仁、曾保羅、詹子賢都是 XD

 

投手終於從夢境回到現實,但這一切來得太遲了,因為在一球決勝負的棒球賽場上,投手的夢境成了球隊的惡夢。

 

有人說,「思慮」是投球失憶者的最大敵人,不管你是想太多還是忘了一切,結局都是失敗。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去想,就像Ankiel小聯盟投手教練對他說的,"Just throw, man. Just throw."。

 

但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父親與童年

 

出生在佛羅里達州匹爾斯堡(Fort Pierce),一個大約4萬人的小城市,Rick Ankiel形容自己的童年與「湯姆歷險記」沒有兩樣。他總是光著雙腳到處跑,海邊游泳、碼頭潛水、印第安河(Indian River)釣魚......只有打棒球是他唯一穿上鞋子的時候。

 

Ankiel自認少棒時期不是一個好選手:

「我永遠都是隊上最矮的球員,而且超級害羞。這或許是因為我父親常對我吼叫,讓我面對任何事都擔心會搞砸。」

 

Ankiel的父親一直都讓人難以相處。他因為走私毒品被逮捕至少14次,其中6度遭判刑,當他沒有坐牢的時候,就是一個隨身攜帶槍械的流氓。2020年當父親在法院被判6年有期徒刑時,Rick就站在父親身旁。

 

身為家裡的老么,Rick的童年受到父親極大的影響。母親Denise說:

「他父親是他的教練,是朋友,卻也是仇人。」

「他經常被修理得很慘。」

 

Rick回憶起自己的童年,他說:

「父親對我極為嚴厲,不過我再怎麼努力,他總認為我可以做得更好。」

「如果我在打少棒比賽揮打壞球,回家後就會被罰短跑衝刺。但反過來想,如果沒有父親的嚴厲要求,也許我早就走錯路了。」

「父親總是說:『不要管我怎麼做,照我說的做就對了。』」

 

Rick從父親身上學到不少,包括投球時的高抬腿、流暢的投球動作,父親還告誡他「絕對不能在投手丘上顯露自己的情緒」。但這樣的童年毋寧是悲慘的,因為Rick很少放鬆、享受打球的過程,他努力練球、全力比賽的目的彷彿只為了避免父親發脾氣,進而換取父親的認同。

 

14歲時,Rick曾經想退出棒球隊。他告訴父親:

「我這輩子是不可能打到大聯盟的,就讓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我想和朋友去海灘玩、衝浪、釣魚。」

 

這次父親難得沒生氣,但他意志堅定:

「不可能。只要你堅持對棒球的熱愛,終有心想事成的一天。」

 

對Rick來說,雖然他就像同年齡的小朋友一樣喜歡打球,但還沒有到能讓他全心投入的地步。況且一直到高二之前,他只不過是個最快球速84 mph、實力一般般的投手,高中棒球教練John Messina形容他「在球場外是個好孩子,但在場上只是個平凡無奇的投手」,唯一的優點是「他學東西很快,就像電腦一樣,幾乎到了秒懂的程度」。

 

對此Rick笑著說:

「我學習投球的速度很快,但其他事情就......好吧,我承認自己總是笨手笨腳,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把牛奶倒到餐桌上。」

 

從「投球失憶症」的觀點,個性真能決定命運嗎?或許是,但對Ankiel來說,童年時期承受流氓父親的嚴苛對待,讓他害怕犯錯,恐懼失敗,努力迎合父親的高度期待,或許是他從小到大一直解不開的心結。

 

 

被忽視的警訊

 

進入紅雀農場系統之後一連串的特殊際遇,從事後之明的觀點,都是對Ankiel的警訊,只是當時從來沒人留意過就是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絕大多數高中畢業的選手在進入小聯盟初期都會面臨挫折感,因為這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長期離家,離開舒適圈、家人、朋友、女朋友......,但Ankiel正好相反,他慶幸能脫離父親在新環境重新開始;況且他打從一開始在小聯盟起步就投得很好,他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