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6/05

神投奶爸:Clayton Kershaw的育兒日記

講到Clayton Kershaw在球場上的表現,你可能會想到「賽揚左投」、「變態曲球」或「季後賽國科」、「七局魔咒」,無論褒貶,就是讓人印象深刻。而在球場以外,Kershaw如今已是三個孩子的爸,孩子們徹底改變他的生活、比賽態度,是他繼續努力的動力。

作者:海賊RIKA

他才兩歲,竟然就已經愛《沙地傳奇》到這種地步。

無疑的,Charley就是一名棒球選手。

我兒子最近還迷戀上我們道奇隊的球場。

幾乎在我每天回家的時候,Charley都會奔來,用他最可愛最興奮的聲音狂問:「我可以去找他們嗎?我可以去找他們嗎?我們可以去嗎?可以嗎?」,總是想穿上他的道奇隊球衣,和我的那群隊友湊在一起,喝上一杯巧克力牛奶。

Cali也喜歡去道奇體育場,其他球員們的孩子都會出現在那裡,多虧道奇隊,讓孩子們有地方討論下次要相約去哪玩。

說真的我興奮至極啊......

每次帶兩小去體育場,他們在踏進去前都會有一個小小的儀式——一個要來一顆泡泡糖,一個要吃Red Vine(美國人氣零食,是一種甘草糖)。也就是必須先來點口香糖和甘草,才能開始追趕跑跳碰。

在球場打滾的日子對他們來說再自然不過了,這也讓我感受到難以置信的快樂。

當你們看到Charley在場上跑壘,擊出威浮球後帥氣甩棒,絕對可以猜中他老爸是個打棒球的,不過當場景轉到家裡,就寢以前,Cali更像職棒球員的小孩,這一點Ellen絕對舉雙手同意我的說法。

她的「睡前必做例行公事」...痾,不知道該怎麼說,是相當嚴謹的,先發投手等級的那種。

每一晚,毫不馬虎,沒有例外,都是這樣做的:

1) 帶她進房,安置在被窩裡。

2) 為她讀兩本故事書,不能是一本,三本也不行,必須要兩本。

3) 必須為她唱兩首歌 (大部分是小星星和耶穌愛我)。

4) 唱完那兩首後,我們必須在她房裡再多待兩分鐘。

5) 當兩分鐘時間到,我們離開房間時,必須確保房外走廊燈開著,且房門維持開啟狀態。

唯有確確實實完成1到5步驟,你才可以離開Cali的房間。

假如你試著改變某個步驟,或想要提早開溜,她一定會抗議:「不行,我的例行公事還沒完成,你還不能離開,不准!」

她的最愛可能是公主和華麗小禮服,但鐵錚錚的事實就是,她完完全全就是個投手的女兒。

她絕對就是,Kershaw。

----------------------------

當爸真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好事,我的孩子們徹徹底底改變我的人生,我必須坦承,在Cali和Charley走進我的世界以前,我對生活有些迷網......

棒球包羅萬象,然而我清楚這項運動對家人沒什麼好處。

我老婆,全世界最樂觀的人,總是看到好的那一面:「一定會很棒的!我等不急了,只要我們找出方法,一定可以搞定棒球,沒問題的!」

即便如此,我仍然感到緊張。遠征時,彼此分離時,以及賽季中的每一晚,我總是心不在焉,擔心未來一切都會變得很糟糕。

而時間證明,Ellen是對的,完全正確。

我們確實找出方法,一切都有好轉,簡直棒透了!

我現在深信在球員生涯中段喜獲麟兒,有極大好處,這讓我對未來充滿希望。

過去,每每表現差勁、比賽失利,我回家後總會困在低落情緒裡好幾個鐘頭,甚至好幾天,身為一名先發投手,每五天才會上場一次,所以表現糟糕的陰霾會跟在背後好一陣子,有時還會因此阻止向前邁進的腳步,至少我就是這樣。

現在,完全不同了,無論輸贏,無論是豪爽三振打者,或是被提早換下場,回家後首要任務都是立刻和孩子們玩耍。

當我走進前門,Cali和Charley會衝上來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打打鬧鬧,他們根本不在乎我今天投得怎樣,如果我還帶著幾小時前糟糕的情緒,那對我的寶貝們真的太不公平了。

所以我一到家,就會切換狀態和他們玩在一起,這個過程對我來說也是相當重要的。

當他們不在身邊,我還是會忍不住去想那些沒表現好的比賽,砸鍋之後連試著快樂、試著大笑,都會被罪惡感吞噬。

感覺就像「我憑什麼快樂?投得這麼悽慘,誰准我快樂的?」,但這種情緒會在見到孩子們的瞬間煙消雲散。扛著低氣壓踏進家門,一秒頓悟「別傻了,低潮什麼的,門都沒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