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4/22

[WIT] 最後之舞:籃球之神也掙脫不了的人性羈絆 2020週記之17

這個星期中華職棒繼續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但是NBA球季被硬生生中斷的籃球迷也有了新的寄託,ESPN和Netflix共同推出了一部關於籃球大帝麥克喬丹的紀錄片,這套原本預計今年六月推出的系列影片因為全球疫情的關係而提前面世,首播兩集廣受好評,接下來會繼續在美國時間每星期日播出兩集,直到十集結束。

作者:文生大叔

Melody Huang

當然不會這麼選,因為咖哩(PG)和湯神(SG)的位置功能重疊性沒有滑翔翼(SG/SF)和喬丹(SG/SF)高

文生大叔

如果是1984的話,這兩人還真不會被湊在一起。

暱稱

喬丹反對球隊用「重建」當理由把皮朋弄出去,留下了這句(大致上的意思):
「別跟我說公牛隊要重建,
你們看小熊隊都重建幾年了?」
我們這一代的人都有印象,
線上的alonetogether兄應該也是吧。

Melody Huang

籃球場的防守遠比棒球場嚴密,黑貓跑不進來(X

文生大叔

妙答!

文生大叔

MJ一手把無人知曉的公牛隊打造成全球第一品牌,當然不可能放下一切接受重建,但不管他接受與否,職業運動就是這麼現實,就算如MJ這樣的神人,也只能擋住一個球季。

Ri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_yb5o5dM2U

這部影片 說了MJ他們離開之後公牛的崩潰
去年的片子 我覺得可以參考看看

文生大叔

拆散之後的崩解,是早已預期的,是吧?

Rice

只是沒想到會崩解到現在
坦白說 如果讓這個組合再多打個幾年
以後來幾年可選的球員來看
公牛的確可以讓選進來的新人(即使順位沒有那麼 前面 只需要一兩次交易到前面的就可)
在這良好的競爭環境中成長
可惜了 克勞斯個人的自我 加上他與球員的衝突

文生大叔

@Rice

98年之後這個組合就留不住了,芝加哥不可能高薪留下MJ和Pippen兩人,還要再簽下其他堪用的隊友,MJ不可能陪新人成長,Krause和Jackson也不可能再合作下去。

但我覺得把一切怪在Krause身上也欠公允,如果公牛的崩解要算在他頭上,那三連霸X2的功勞要不要算在他頭上?Pippen和Grant都是他在選秀上偷來的,Phil Jackson是他從CBA找來的,Kukoc跟Rodman也都是找來的,這些加起來頂多功過相抵,但要說他是罪魁禍首的話,太沉重了。

Rice

@文生大叔
組成球隊當然有Krause的功勞
只是 人生有件很重要的事情
就是當你權力越大地位越重要的時候
在沒有制度的約束下 自己的修養也更重要
因為自己的缺點 就會無限放大的被攻擊 被利用
Krause我覺得是個很好的例子
我從不認為老闆Jerry會無視他的貢獻
他的本事在於合約交易
不會因為鎂光燈給了傑克森 MJ等人就被否定

至於公牛 其實薪水高低 我覺得最後還是看整個球隊賺不賺錢
以當時的情況來說 MJ也是生涯最後才有高薪
如果為了冠軍跟他商量合約 我覺得不是不可能
再加上公牛還有很多行銷的合約 這些都是其他球隊沒有的

球員 球迷 把公牛王朝的殞落怪罪在他頭上應該只是部分人
但是最為球隊的總經理 你說了那些傑克森就算贏82場也不回來的話
如果不是老闆真的很挺他 (來因朵夫用了 忠誠這個英文字)
其實已我來看 已經違反經理人應有理智決策的原則了

坦白說 如果不是1998年這樣的句點
也許20多年後這部片子也不會這麼有看頭

這個星期中華職棒繼續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但是NBA球季被硬生生中斷的籃球迷也有了新的寄託,ESPN和Netflix共同推出了一部關於籃球大帝麥克喬丹的紀錄片;這套原本預計今年六月推出的系列影片因為全球疫情的關係而提前面世,首播兩集廣受好評,接下來會繼續在美國時間每星期日播出兩集,直到十集結束。

盡量簡單,努力不囉嗦,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

ESPN / Netflix

有沒有人和我一樣,看了喬丹(Michael Jordan)紀錄片最後之舞(The Last Dance)的前兩集,感覺自己像搭了時光機一樣,突然回到了那個完全不一樣的NBA年代?

喬丹、皮朋(Scottie Pippen)、羅德曼(Dennis Rodman)、最早前進NBA的歐洲球星庫寇奇(Toni Kukoc)、澳洲大個子隆利(Luc Longley)、還有現在已經是金洲勇士隊冠軍教頭柯爾(Steve Kerr),這些芝加哥公牛隊主力球員的名單就像傳說中的王建民洋基打線一樣,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

雖然紀錄片聚焦在1997-1998那個公牛王朝的最後一年,但所有那時讓我為之瘋狂的NBA賽事畫面全都一一浮現;那個年代的職業籃球可不是現在這樣打的。

那個年代的的防守者大部份時候可以把手靠在進攻球員身上,他們更能掌握持球員的動向,也讓進攻球員面臨更大的阻礙。

那個年代有貨真價實的禁區中鋒,不是現在這種沒事要跑到三分線外放冷箭的打法;那個年代的中鋒是全盛時期的歐尼爾(Shaquille O'Neal)、尤英(Patrick Ewing)、羅賓遜(David Robinson)、歐拉朱旺(Hakeem Olajuwon)、穆騰波(Dikembe Mutombo),鋒衛球員每一次切入禁區都要付出代價。

那是一個每一次攻守交換,雙方球員都必須用肢體衝撞硬碰硬的年代;籃球比賽沉重、緩慢、肯定沒有現在的快打旋風精彩,但也有人說,那才是男子漢的籃球。

習慣了現代NBA籃球偏重三分外線的球風,年輕球迷一定無法想像現在的勇士隊會在選秀時說,『隊上已經有柯瑞(Steph Curry)這樣的後衛射手了,所以我們不應該選湯普森(Klay Thompson),我們應該選一個中鋒來分擔柯瑞的壓力。』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是在1984年的NBA選秀,喬丹就是這樣落到了第三順位的芝加哥公牛隊陣中,因為第二順位的波特蘭拓荒者隊已經有了他們的得分後衛崔斯勒(Clyde Drexler),他們覺得不需要再選功能性重疊的喬丹,所以他們選了肯德基大學出身的全國第一中鋒布伊(Sam Bowie)。

那是一個重視禁區中鋒的年代,每支球隊都一定要有一位足以主宰大局的禁區大將,所以選秀的前六個籤位有四位中鋒被選走。

回到最後之舞這支紀錄片,它呈現的是公牛隊的1997-1998球季,前一年他們剛剛迎來第五座冠軍盃,這是他們第二次挑戰三連霸,也是公牛隊喬丹、皮朋、羅德曼鐵三角的最後一年;隨著主力球員年事漸長,以及即將到期的高額合約,許多人都認為這個球季之後公牛隊就會被拆散重建。

影片從前段就營造出一股山雨欲來的沉重氣氛,喬丹在旁白中敘說著他絕不會讓任何一個沒有穿過球衣、也沒有打過一天球的管理高層來影響球隊的表現;不管球團對重建的計畫是什麼,喬丹決心要帶著他的隊友為球隊拿下這個三連霸。

而影片很快就揭露這個注定要惹人討厭的球隊高層,就是當時公牛隊的總經理克勞斯(Jerry Krause);他被塑造成一個動作笨拙、表情黏膩的反派人物,連球隊老闆都忍不住說,克勞斯有一種特殊才能,就是特別容易讓人討厭。

克勞斯原本是芝加哥白襪隊的球,卻在球隊老闆買下公牛隊之後毛遂自薦成為公牛隊的總經理,儘管他笨拙的體態和尖銳的言行連球隊老闆都難以忍受,但老闆也不得不承認克勞斯確實忠實執行了他所交付的每一項任務。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