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2

Jonathan Papelbon──總能完美終結比賽,生涯卻遺憾作結

2015年場邊與哈波(Bryce Harper)那場衝突,將派柏本(Jonathan Papelbon)不羈的形象推到最高峰,也是其璀璨生涯即將畫下句點時迸裂出的最後一道火花;隔年他急流勇退,爾後便鮮少出現在眾人面前了。 我們不會忘記,他曾是紅襪奪冠時在場中央高舉雙臂的男人,但也許我們不知道的是,步下投手丘後、在鎂光燈之外,派柏本在隊友眼裡是什麼樣的存在,而這些年過去了,他又是如何看待從前那個飽受爭議的自己呢?

作者:Kumi

請繼續往下閱讀

siltechhsu

作為一個曾經相當襯職的終結者, 派柏本算是相當有鬥志且好勝心強的(幾乎所有優秀的終結者都該有這特質!), 所以針對那場與國民當紅炸子雞哈潑的衝突, 個人以為就是看不下去出棒後不積極跑壘的態度(咦!好像跟某個明星二壘手一樣的問題.....), 然後對方的回應又桀傲不馴..........之後球隊衡量利弊, 當然犧牲的就是新來的囉.............

2015年場邊與哈波(Bryce Harper)那場衝突,將派柏本(Jonathan Papelbon)不羈的形象推到最高峰,也是其璀璨生涯即將畫下句點時迸裂出的最後一道火花;隔年他急流勇退,爾後便鮮少出現在眾人面前了。

我們不會忘記,他曾是紅襪奪冠時在場中央高舉雙臂的男人,但也許我們不知道的是,步下投手丘後、在鎂光燈之外,派柏本在隊友眼裡是什麼樣的存在,而這些年過去了,他又是如何看待從前那個飽受爭議的自己呢?

Jonathan Papelbon。圖片來源:美聯社

 

豆城的光輝歲月
21世紀初紅襪擺脫籠罩綠色怪物將近百年的魔咒,建立起一方霸業,2004年的冠軍班底也許還背負著一點歷史的枷鎖,奪冠當下仍帶有史詩英雄般的悲壯;隨後接下火炬的新生代就一個個都像得到解放的籠中鳥,將當時球隊的草莽本色發揮得淋漓盡致,簡單來說,就是要塑造與世仇洋基、那個拘謹的豪門,截然不同的形象。

派柏本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那時的紅襪農場還堪稱肥沃,這位自己培養出來的強力投手,第一個完整球季就展現過人的抗壓性、完美勝任終結者的角色,59場出賽奪下35次救援成功,寫下隊史新猷。.

那些年洋基迷聽到《睡魔降臨(Enter Sandman)》,就知道勝利已經差不多可以收進口袋,而紅襪球迷則是在綠色怪物響起《坐船去波士頓(Shipping Up To Boston)》後,不僅一樣無須再擔心輸球的可能,還能欣賞一場勾動人心的激情演出。

三振時的振臂狂吼、在場上從不掩藏情緒,下場面對媒體也總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當時的派柏本似乎與安靜內斂的偉大投手李維拉(Mariano Rivera)形成強烈的對比,然而橫空出世後繳出的佳績,無形之中也加深豆城球迷那股被與洋基比較時、不可質疑的自尊心。

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終結者的重要性不僅展現在每場比賽的尾聲,還有每個球季最終章,進入秋季經典,派柏本依然值得信賴,寫下生涯季後賽前25局無失分的聯盟新猷;或許當球迷看到2007年美聯冠軍戰與印地安人奮戰7場、終於分出勝負後,他在香檳的洗禮下於場中央大跳踢踏舞時,就已經預見接下來4年內二度封王之際,派柏本一定也會是投手丘上那個鎖住金盃的男人了。

終結者由於每場比賽只會面對同一名打者一次,比起擁有豐富的兵器庫,更重要的是把單一球種練到爐火純青,就像李維拉的卡特一樣,派柏本當年也是靠著指叉達到誘惑打者的目的。屢屢將其拿來與「Mo」看似陳腔濫調,但事實上,派柏本在2011年受訪聊到成功終結者該具備的條件時,曾提及自己在菜鳥年時,也不免俗地從前輩那裡學個幾招。

哈勒戴(Roy Halladay)曾在明星賽獲得卡特球的真傳,派柏本則是在生涯第一次的仲夏夜經典時,曾請李維拉就終結者的身分給予建議,「要有短期記憶」,他當時得到這樣的箴言。換句話說,就是健忘一點。

每個終結者都有砸鍋的時候,偉大的終結者與平庸的救援投手最大的差異在於,下次登板的時候,還是能繼續展現宰制力。將這樣的信念放在心上,在波士頓的7季,派柏本留下219次救援成功,至今仍是隊史紀錄。

2011年那次受訪時,也是派柏本即將恢復自由身之際,因此比起探究何為終結者該有的條件,更值得玩味的,或許是這段訪問,當時雖未確定他會續留或出走,訪談尾聲派柏本仍不免被問及沒有自己的紅襪隊會是什麼樣子,記者得到這樣的回答:「紅襪沒有我,就像沒有歐提茲(David Ortiz)一樣。」派柏本說,「我們都在這裡為自己的位置樹立了一個標竿,當你看到一個人穿著同套球衣這麼久了,看他們穿上另一套確實滿奇怪的。」

 

 

離開波士頓之後
沒有派柏本的紅襪,雖然再也沒能從自家農場培養出如他一樣的牛棚投手,但2013年靠著上原浩治、2018年有金布瑞爾(Craig Kimbrel),捧起兩座金盃時還是都不乏一名稱職的終結者。

而不再是紅襪隊一員的派柏本呢?突出的稜角無處安放,即使依舊能完成教練賦予的任務,失落的時刻似乎多了許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