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2

影片分析本土一哥爭冠 — 呂政儒射下 G1,蔣淯安別再客氣

裕隆呂政儒對決台啤蔣淯安,除了爭冠,更要比 SBL 本土一哥的頭銜。而首戰過招,裕隆頻頻找到底角機會,由呂政儒的8顆三分射下裕隆的第一勝。

作者:睿啃盒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Annoying Dog

同樣不能再客氣的還有塞瑟夫,有時站在高位持球有最大空檔的人就是他,該出手就要出手。

  • 裕隆呂政儒對決台啤蔣淯安,除了爭冠,更要比 SBL 本土一哥的頭銜
  • 首戰過招,裕隆頻頻找到底角機會,由呂政儒的 8 顆三分射下裕隆的第一勝
  • 台啤則是囊括上、下半季冠軍帶有一勝,雙方系列賽戰成 1-1 平局
  • 蔣淯安有著滿滿攻擊布拉的武器,第二戰別再客氣

晃起一個人不夠?那你有晃起兩個人嗎?還不夠?那再吃第三個人好惹。末節呂政儒的鬼神般的外線不用多說了吧,這時候只要安靜地欣賞就可以了。

比賽有時候就是這樣,做你能做的,兩次 Pump Fake 後出手,剩下的事誰也不能控制,兩手一攤,Game 2再來。

但下面這兩球就沒這麼單純啦...

持球者發動位置在右邊,基恩從三分線外往底線切入,過掉蔣淯安,加上布拉的空切,一次吸引到王皓吉、塞瑟夫、巴克利三名台啤防守者,同時進到禁區協防,給了呂政儒一個移位到底角,擦完汗再投籃的機會。

第二球發動位置同樣在右邊,周柏臣低位攻擊周伯勳,加上胡凱翔的空切,又再一次同時吸引到黃聰翰、蔣淯安同時進到禁區協防,再次漏給呂政儒同一個底角,擦完口水再丟都行的空檔。

這兩波攻勢,裕隆都找到破壞台啤協防體系的方法,如果再算上「頭帶兄弟」另一位成員簡浩的三分,台啤 Game 1 的輪轉實在是漏掉太多底角的機會。

說到這個底角,蔣淯安也有話要說。

跟上個系列戰對璞園一樣,布拉在場上時,裕隆會擺出四外一內的區域帶盯人防守,台啤在 G1 始終無法順利地找到破口去攻擊,一直到第三節後段才找到解答,把比數追近。

欸欸欸,剛剛不是要說底角嗎?

你猜對了,裕隆為了把布拉留在禁區,而擺出四外一內的區域帶盯人佈陣,其中一個弱點,就是在底角。

當蔣淯安持球做擋拆往邊線進攻,裕隆的四外圍會採取全換,同時布拉不會出來,也就是說,周伯勳擋住了基恩,林宜輝會換出來守蔣淯安,底角的巴克利要給誰守......

布拉表示:你們都看我幹嘛???

同樣的情況,第二球雖然蔣淯安沒有選擇傳球,但是塞瑟夫擋住了盧冠軒,逼得呂政儒衝上來踩住蔣淯安的去路,這時候底角的射手黃鎮的空檔,要多大有多大。

不過沒傳也沒關係,像第二球最後,蔣淯安繼續往籃下攻擊布拉,看布拉協防的位置再做第二決定也不遲。

布拉不出來,我就往後帶再跳投;你上鉤,我就往籃下送球。

這兩種蔣淯安攻擊布拉的方法,是第三節台啤追上分數的關鍵,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Game 1 的第三節也是整場比賽台啤唯一單節比數領先的一節。(26-25)

布拉雖然 Game 1 進攻只得 6 分,但是 +/- 卻是全隊最高的 +14,代表台啤在攻擊裕隆的區域帶盯人並不是很有效率。

很大一部份的原因,在於台啤一開始想要尋找中鋒在罰球圈的策應機會來破解,卻收不到好效果,來回的導傳,都被裕隆的四外圍全換鎖死。最能持球攻擊布拉的蔣淯安,在首戰更是只有 19.5% 的 USG% (球權使用率)。

所以第二戰,一旦布拉上場,蔣淯安不能再客氣,需要更大量的持球來破壞裕隆的佈陣,與塞瑟夫打 Pick & Pop,找底角射手、找弧頂 Pop Out 的塞瑟夫、找籃下偷溜的隊友、找自己的後撤跳投。

更重要的是,找到台啤爭冠的解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