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an安森的長跑研究室】美國隔離日記:序幕

武漢肺炎前所未有的傳染性,致使了全球性的居家避匿令,更間接的扼殺了數以萬計的跨國商業及非商業活動。而身在美國的跑者,面對疫情是如何調整訓練,在心境上又有什麼轉變呢?

作者:森林跑站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論是防疫表現,還是國際地位,台灣都是眾多國家中的特例。武肺爆發至今,台灣憑著政府的「超前部署」,和國民長年培養的公共衛生意識,對疫情做出了有效控管,這是許多國家(例如美國)都望塵莫及的能耐。

依我所見,美國疫情失控可簡單歸咎於下列三點:

  1. 左右兩黨分歧嚴重,彼此抹黑,讓抗疫資訊朦朧不清:有些保守派的右翼人士至今仍深信《武漢肺炎》是左派民主黨為了拉川普下台所製造的假新聞之一。自詡清高的左派群眾除了把 WHO 的發言當聖旨,也常被國內的種族議題煽動,忽略了美國境外錯綜復雜的政治鬥爭。
  2. 美國人普遍不信任,不重視中央政府的「自我實現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自開國以來,美國人便因崇尚自由主義,而對任何能夠壯大中央的政策充滿猜忌,這也說明了美國每一州都有獨立法律以及官僚程序的原因。如此分裂的政體在面對公共危機時,就顯得特別疲軟無力。說好聽點,就是每個州自掃門前雪,講難聽點,全國上下便宛如一盤散沙,沒有泱泱大國該有的向心力。
  3. 本末倒置的資本主義:人在美國待久了都會明白,美國的健保制度充其量是個光鮮亮麗的「資本主義」空殼 –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要說這樣的制度有什麼優點,那就是把各大藥廠,健保公司,醫療院所以及相關財團都養得胃口極大,良心盡失,只認錢不認人。美國醫療費用昂貴也罷,其中不透明,也不公開的費用明細也同樣駭人。美國因為「沒有公立醫院」,所以美國的醫院都有自己的一套「計價方式」,這讓美國的病人變得十分卑微,身體不舒服還得一家醫院,一家醫院的比價。更荒謬的是,有病患千里迢迢趕到醫院,才發現自己的健保方案東缺西少 – 可以進診療室,但不能照 X 光。所以仿間謠傳美國人吃成藥治病,就算頭破血流也不願意踏入急診室的流言,都是真實發生過,而且天天上演的醫療悲歌。
截至4/16 10:00美國疫情狀況  圖片來源:Johns Hopkins University’s new page. 

我剛來美國的時候,就曾因不瞭解當地的醫療生態而吃了虧:2016年的某個下午,我因腳踏車事故而「傻傻地」掛了急診。當時,護士讓我坐在急診室「外面」的走廊椅子上,花了不到10分鐘的時間,就將我的傷口縫合完畢,臨走前,還送了我一條創傷藥膏。

我膝蓋挫傷(其實滿嚴重的)的就醫過程既單調又乏味,所以我怎麼也沒料到,自己會在一個禮拜後收到一筆令人愕然的600美元的醫療帳單。切記,那帳單還含了保險,我那時要是沒買健保,就得一人扛起1400多美元,相當於台幣4萬多元的醫療債務······

早在二月的時候,我就想為2020年的東京奧運做鋪墊,撰寫有關美國馬拉松及田徑比賽的文章。但因武漢肺炎這個不速之客,我原先醞釀好的計畫也只能作廢。

武漢肺炎前所未有的傳染性,致使了全球性的居家避匿令,更間接的扼殺了數以萬計的跨國商業及非商業活動。總之,鑑於世界的封閉狀態,我不得不考量疫情對於整個運動界的影響。身在美國,也就是這場生化危機的震央,我對正值「封鎖狀態」的美國跑界佔有地域優勢,所以我更希望能透過文字,將我在疫區的見聞分想給在台灣的朋友。

首先,我想向各位推薦一個名為《成長方程式》的播客/廣播(Podcast)。這個播客(Podcast)是由長跑教練 史蒂夫·麥格尼斯(Steve Magness)和體育、勵志作家 布萊德·史托伯格(Brad Stulberg)共同主持的跑步電台。

Magness 和 Stulberg 共事已久,兩人更合體寫過兩本書暢銷書,一本是中文書名取得很矯情的 《Peak Performance》(一流的人如何保持顛峰),第二本則是專攻人性弱點的《The Passion Paradox》(熱情悖論)。但說實話,比起《一流的人如何保持顛峰》,我會推薦認真想精進自己的跑者讀 Magness 的《跑步的科學》(The Science of Running) 。(台灣翻譯-跑步的科學與實務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