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1

一個烙在心底的煙疤:爺爺的球迷.棒球的回憶

全壘打!!爺爺興奮的揮著手高喊著,手上的菸蒂掉在我的左手臂上燙出一個煙疤。對我而言,棒球就是郭泰源的故事、黃平洋的故事、味全龍的故事、我爺爺的故事…。很多人問過我:為什麼愛棒球?以前我總是說不上來,後來我摸著左手臂,心裏慢慢的明白了…

作者:康士坦丁

請繼續往下閱讀

明沂

所以 明年巡迴主場~我們有機會捕抓野生康大?

布拉德

沒有XD

康士坦丁

來黃鶴樓好了…
什麼?黃鶴樓也不在了?T_T

King Chen

我以前都會回答,我是味全龍迷,現在是回答,我是味全龍迷但不是現在那個味全龍。

康士坦丁

真的…不太對味…
其實真的也就不是同一隊啦,也不必勉強…

佳偉

我不是味全龍迷,我只是比較喜歡這一隊而已!
但,如果你問我討厭哪一隊,我倒是可以回答出來!

康士坦丁

吼~~~
呼叫布公拉德…

布拉德

找我來打架嗎XD

Tomy

期待神探寫味全龍的故事…

神龍出來吧

「他們一人可以打幾球啊?」

 

這是我記憶中當年對爺爺提出的第一個棒球問題。我不明白,爺爺為什麼不教我棒球是什麼,總是說一些離我很遙遠的故事。

 

(感謝圖片授權來源:專業攝影師沙拉.Twinkle 一瞬之光

 

誰知道什麼是紅葉、金龍、還是美和、榮工,也不記得是白天還是晚上,我只知道隨時都會被爺爺叫起來,坐在他的腿上,揉著眼睛聽他講棒球的故事、陪他看棒球轉播。我不懂什麼棒球、也不懂什麼為國爭光,我只是喜歡享受坐在爺爺腿上,讓他摸著我的頭髮為我講故事的感覺!

 

全壘打!!爺爺興奮的揮著手高喊著,手上的菸蒂掉在我的左手臂上燙出一個煙疤。爺爺心疼的抱著我又親又吹,一邊眼睛還是忍不住瞄著電視轉播。

 

真的比較懂事、有記憶後,印象中第一個「認識」的球員應該是郭泰源先生。當年他大殺四方,無人能敵,幾乎成為我心目中的「棒球之神」,沒有之一。可是,那時候爺爺已經抱不動我了,連床也下不了,看報紙都有點吃力,只能聽聽廣播。放學後,我就讀著我收集到的郭泰源的消息給爺爺聽,聽著聽著,他就會摸著我的頭髮微笑著入睡。

 

那一天放學後,我貪玩的溜出去附近空地和鄰居小朋友玩打棒球,沒有讀報紙給爺爺聽,當時的我不知道我錯過的是最後一次讀報紙給爺爺聽的機會。

 

小時候家裏不知道哪裏來的一支打擊木棒,是我在朋友圈裏最得意的「寶物」。有一次帶去學校現寶,被老師沒收後回家哭了一整晚。學期末才拿回來,後來就越來越捨不得帶出去玩了。

 

(感謝圖片授權來源:專業攝影師沙拉.Twinkle 一瞬之光

 

那個時候小朋友流行的簡易棒球玩法是這樣的:

沒有分隊,所有人都是各自獨立。大家猜拳,贏的人有優先打擊的機會,其他人自由站位防守,打擊者自己丟球自己打。

如果擊出高飛球被接殺,接殺成功者即可取得打擊機會,被接殺的原打擊者下場自由站位防守。

如果擊出滾地球,則將打擊的球棒橫置於地上,接到滾地球者站定在接球位置不可移動腳步,將球拋向球棒位置,如果能越過球棒正上方的位置,就算防守成功,即可取得打擊機會,原打擊者下場自由站位防守。

 

那天,我就是帶著家裏的木棒偷溜出去玩這個棒球打擊遊戲。

 

後來爺爺不在了,郭泰源也出國了,那支木棒也不知道哪一次搬家時弄丟了,陪我看棒球的就只剩下左手臂上的煙疤。直到現在,每次看棒球總是還會無意的習慣性摸摸左手臂。

 

其實那個年代資訊並不十分流通,別說什麼專業體育媒體了,電視也只有無線三台(台視、中視、華視)。要追棒球消息,幾乎只有每天守著晚上7點到8點的晚間新聞節目,最後那短短5分鐘的體育新聞時間。有時候被叫去做什麼家事,一個回頭就已經播完了,只能半夜11點偷偷爬起來看夜間新聞,即便也是只有最後短短5分鐘的體育時間。

 

(感謝圖片授權來源:專業攝影師沙拉.Twinkle 一瞬之光

 

1990年中華職棒成立(嚴格來說,應該是1989年10月23日成立,1990年3月16日正式開打),3月30號高雄立德棒球場史上第二場中華職棒比賽,味全龍出戰統一獅,憑學生證排了半小時領到免費的外野票,還差點搶到孫昭立的致勝全壘打球。就這樣,我就一直追隨著味全龍,直到她消失。

 

1999年味全龍隊在奪得三連霸之後宣布解散,還是學生的我人生第一次跟著大家走上街頭。我心痛的摸著左手臂上已經越來越淡的煙疤,我不明白為什麼愛棒球這麼難?

 

一轉眼,昨天還偷溜出去玩簡易棒球打擊遊戲的小鬼頭,如今已經為人父了,味全龍也在正反意見紛爭之中翩然復活。每次抱著小女兒看棒球,總是忍不住摸摸左手臂上已經幾乎無法辨識的煙疤,在換局間和女兒說的不是棒球規則,而是郭泰源、還有黃平洋、還有味全龍…當然還有小時候陪爺爺看棒球的故事。

 

不是我不為女兒解釋棒球規則,而是不知從何說起,對我而言,棒球就是郭泰源的故事、黃平洋的故事、味全龍的故事、我爺爺的故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