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

中信兄弟投手廖乙忠的『玉山大曲』有多難打?反思鈴木一朗破解「超慢速魔球」的打擊神技

國內網友有用「玉山大曲」來形容下墜幅度巨大的慢速曲球,美國棒球專家則以「不是蝴蝶的蝴蝶球」稱之。日前中信兄弟象投手廖乙忠在本季初登板投出優質先發,他的慢速大角度曲球有多難打?打擊神人鈴木一朗又如何以奇特的腳法變態回擊超慢速魔球?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先來聊聊日前這篇文章「樂天桃猿先發投手翁瑋均,引爆美國網路社群熱議的『超位移指叉球』」吧!文章被分享到臉書社團粉絲團之後,有網友回應如下:

「還好吧 ..mlb看一堆超超超位移」

「他們會認為台灣這樣程度的職棒有這種位移很罕見」

「可能MLB停太久,忘記了吧😅」

「偶爾一球會位移,又沒有MLB等級球速,怎麼比都落人一截啦……」

 

國內網友其實無須妄自菲薄,美國知名Youtuber特別製作推播、國外網友按讚是事實。當然,國內職棒水準不及大聯盟也是事實,但不必因為這樣而否定單一一球的好投與選手的努力。

 

外國的月亮不一定比較圓。翁瑋均投了一顆從腰帶以上急遽掉到接近地面的指叉球:

 

難道野茂英雄的指叉球能從頭上掉到地上嗎(笑)

 

我們期許國內職棒的水準可以持續精進,但對於單一選手單一一球的精彩表現,也請不吝給予掌聲,不必遇到外國人就自我矮化。

 

回到主題,「玉山大曲」是國內網友用來形容下墜幅度巨大的慢速曲球,在美國則稱之為Eephus Pitch。近年來大聯盟投Eephus Pitch最有名的投手是「Z魔神」Zack Greinke:

 

但請注意,慢速曲球通常扮演破壞打者節奏的角色,若使用頻率偏高,在對手適應的情況下,反而可能因為球速過慢而被狙擊。Greinke去年球季Eephus Pitch的被打擊率是0,10個打數無安打,還投出3次三振,前年則是38個打數4支安打,被打擊率僅.105,而且都只是一壘安打。但即便是威力強大的魔球等級,過去兩年他分別只投了79球和28球,使用頻率分別僅有2.5%、0.9%。

 

所以我們應該這麼看Greinke和他的Eephus:

  1. 投球原本就是一種混淆打者timing的遊戲,畢竟控球再好的投手,其投球一定要經過好球帶才能被判好球,而好球就有被打者狙擊的機會,所以除了要把角度和進壘點投得更刁鑽之外,如何破壞打者揮棒的timing,就成為每個投手從小到大必修的功課。當投手球速慢到遠超過打者的正常揮棒機制時,造成打者揮棒失敗的效果,其實跟速球是一樣的,這就是Eephus用來破壞打者揮棒節奏的主要邏輯。
  2. 35歲的Greinke,近幾年四縫線速球均速呈現每年下滑的趨勢。在他的球種組合中,Eephus出現的頻率其實不需要太高,只要他敢投,又能穩定投進好球帶或引誘揮空,這會讓他原本球速平平的速球,在打者眼中又快了好幾英哩。
  3. Eephus沒有蝴蝶亂飛的投球軌跡,靠的是30-40英哩以上的速差來混淆打者。如果過度依賴、使用頻率過高,想著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戲耍打者,那麼就像過去A-Rod痛擊Orlando Hernandez的Eephus,這種情況一定會再發生。

 

延伸閱讀:

擦肩而過的無安打!Zack Greinke 引爆美國社群瘋傳的變態魔球

不是蝴蝶的蝴蝶球?「Z魔神」本季讓打者0安打的Eephus魔球​

 

 

說到破壞打擊節奏,廖乙忠在4月22日對樂天的先發,打者明顯抓他時速不到140公里的速球打,但慢速大角度曲球穿插其中,確實能發揮擾亂打擊節奏的效果。以3局上半兩出局對林立的打席為例,在連續用變化球和慢速曲球搶到球數領先,最後時速僅140公里的內角速球就讓林立棒子跟不上而揮棒落空:

 

下面這一球下墜幅度之大,捕手接球的高度都已經在打者膝蓋以下了,打者就算想揮也無從打起:

 

下面這一球就有趣了,「玉山大曲」出手後的最高點應該比打者的頭還高,進壘點確實也偏高,但打者看到這麼慢又離眼睛這麼近的來球,實在很難忍住不揮。縮著身體打的結果,揮棒落空:

 

廖乙忠就靠著這顆偏高大曲球拿下三振,結束這一局,化解4局上半繼續失分的危機。對於迷信大聯盟才有「一堆超超超位移」的網友們,可以拿來前述影片與前面Greinke Eephus的變化幅度相比較,至於球速,廖乙忠上述「玉山大曲」球速介於時速103-105公里,換算約63.6-63.8 mph,Greinke這一球則為64 mph。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