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將何在?》騎士 — Andre Miller:「救世主」前的舊世主

假如Miller銜接的是90年代中期那個慢吞吞打防守的騎士,極可能承繼Terrell Brandon的火炬,成為低調穩重的球隊領袖。

作者:arenasis

請繼續往下閱讀

Jones

當時的騎士主力 Lamond Murray、Wesley Person、Andre Miller、Ilgauskas,每個都不是球風亮眼,作風新潮的球員(頂多是 Murray 向球團抱怨沒有賣他的球衣)。

而放棄上述前三人所建造的下一代主力 Darius Miles、Ricky Davis、Dajuan Wagner、LeBron James,每個都像把自己當救世主的華麗作風,但最後留下的也只有 LBJ。某方面也讓人覺得為了建立 LBJ 時代,球團實在付出了太大的代價。

arenasis

Miles 跟 Wagner其實還好,前者很快就又被送走,後者根本來不及華麗起來,就受傷殞落了。

Zan

A米十年後在我拓快攻倒是灌得很用力XD

經過5個勝率勉強過半,季後賽首輪亮個相就被掃地出門的球季,90年代初期的輝煌遠去,接近千禧年的騎士來到重建的十字路口。一個封館球季讓Shawn Kemp再也飛不起來,1996首輪選進的大中鋒Z. Ilgauskas備受期待,但距離他的腳被醫師完全修復,還要好幾年的光陰。5呎5吋的Earl Boykins將會發光發熱──等到他穿上金塊球衣之後──現階段他只是跟5呎10吋的Brevin Knight一起被打點的矮小後場之一。

 

當時還有著擅長培養控衛名聲的騎士,用1999年首輪第8號籤,挑選猶他大學6呎3吋的Andre Miller。前一年Miller才帶領猶他挫敗第一種子北卡,打進NCAA冠軍賽,冠軍戰直到上半場還以兩位數的差距壓制住肯塔基。在猶他留下校史最多254次超截、次多的721次助攻。Miller的缺點也很明顯,大學4年場均外線出手不到2次,命中率29.4%。選秀前一度傳出騎士也考慮向前交易順位,爭取Wally Szczerbiak。選秀結束後,騎士球員發展指導教練Keith Smart跟新進球員談話,Miller卻多半沉默以對,直到第4次面談之後才逐漸放鬆心情。「球團希望我當意見領袖」Miller「這不是我的style」。

 

憨慢講話,但表現不含糊,菜鳥球季第47場比賽Miller便拿下大三元──騎士的成績記錄表已經5個球季沒人秀出過這種東西。僅僅用了3季時間,2001-02球季Miller以場均10.9次助攻領先聯盟群雄,終結了太陽Jason Kidd的助攻王三連霸,並且入圍新秀挑戰賽。考量圍繞著他的隊友,更顯出Miller的實至名歸。鈍化的Kemp可能是Miller騎士生涯唯一拿得上台面的同伴(他倆也只同隊過一季),多半時間與他搭檔的,是個性有點孤傲的霸球砍分專家Lamond Murray,以及之後會提及的射手Wesley Person。這支由打工老球皮、單功能角色球員七拼八湊的騎士,則由菜鳥總教練Randy Wittman領軍。

 

 

2000年新秀挑戰賽場上,觀眾們為著國王Jason Williams指東殺西,變幻莫測的傳球大聲叫好。Miller則秉持著安穩第一原則,上半場終了前接獲一記隊友抄截後的長傳,面對門戶大開的籃下,Miller使出一記……上籃。觀眾席噓聲四起,不過新秀隊當天的教練Al Attles為Miller打抱不平。「球員因為他不灌籃而被虧是沒道理的」教練說道「他獲選進入明星隊是基於他的表現,跟會不會灌籃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賽事繼續進行,Miller一次次在噓聲中上籃,他得到全隊最高的18分,新秀隊在延長賽後以92:83打敗二年級隊。「我是有些緊張啦,怕把比賽搞砸了,所以我保持自己的節奏,看看隊友們能展現出哪些本事」至於這終究是一場炫技為主軸的明星賽,顯然不在Miller的考慮範圍。「你知道的,閃光燈啊灌籃啊等等都不太要緊,我只在意贏球」。

 

 

2020年,網站「The Ringer」寫手Zach Kram探討近20年來史上單季互傳出最多助攻的兩人組合,與他們搭檔生涯的長短關係,寫出一篇專題。榜上有名的自然是頂級的傳球者/得分手,光是Chris Paul就以2008年搭配David West和2015年搭配Blake Griffin,佔據第6名跟第7名。但2001-02球季的Miller,傳給射手Wesley Person的助攻竟高達256個,位居第8。跟Griffin、Amar'e Stoudemire、Kevin Durant這些完美得分機器相比,Person正如其名……只是個person。儘管外線準頭夠,可是欠缺自主創造攻擊機會的能力。

 

 

假如Miller銜接的是90年代中期那個慢吞吞打防守的騎士,極可能承繼Terrell Brandon的火炬,成為低調穩重的球隊領袖。很可惜,他在場上表現越好,騎士制服組看的就越心驚膽跳。Miller的新秀合約僅剩1年到期,顯而易見地,必定會跟騎士要求一份總額8,000萬美元上下的頂級合約。騎士不但不想開,就算要開也不願意開給Miller。另一個關鍵原因,則安坐在騎士主場的觀眾席上──來自Akron的高中生LeBron James。人們願意支付超過100美金的票價,只為欣賞「Chosen One」展現球技,有LeBron出戰的場次,觀眾人數恐怕比一些騎士的主場比賽還多。即便退一步想,騎士抽不到狀元籤,排在LeBron之後幾個順位的03梯新秀,也都是令人垂涎的天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