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

來自山海之間的小漁村:成功阿美蔡佳諺

記得那年的冬天不太冷,離開玉里後我駕著車經玉長公路,準備前往東河拜訪好友。

作者:A - L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記得那年的冬天不太冷,離開玉里後我駕著車經玉長公路,準備前往東河拜訪好友。

       奇妙吧?往山裡去,卻期待那片海的到來。

       公路的前半段,還在享受著海岸山脈裡的優雅與寧靜,西行出了玉長隧道後,眼簾映入一望無際的太平洋,是如此撫慰旅人的單純美好;當太陽光折射在海平面上,又再次豐富了旅途中的記憶。

       沿路向南,兩側不少人家門口拉起帆布,幾張矮桌、一落落塑膠椅,或許還有移動式卡拉OK。這是部落長輩迎接遊子返家時最常見的標準配備。阿美族人常利用連續假期舉辦親戚會,藉此見見家族許久未見的親人、聯繫感情;家族若有重要的事項,也可以藉此宣達和討論。

        看著忙進忙出的族人們,跟迎面而來的風一樣,心裡覺得很暖,很舒服。

佳諺的家族聚會。圖 / 佳諺姑姑提供
佳諺(後排右六)的家族聚會。圖 / 佳諺姑姑提供

        對我而言,一路上隨行的不止是海岸線,還有島嶼上不同的文化故事。

        啊!我的前文可能太長了,是要聊成功的孩子,怎麼會從玉長公路說起呢?但如果您看過隧道口上寫的開通紀念文,或許就能夠同理、不,說「同理」太輕易,或許就能夠多多少少的想像一下,這對於旅居外地的成功孩子有何意義。

      「從此,玉里和長濱,不再陌生,不再出入之迂了。」(葉日松)

       不曉得還有多少人記得2018年的普悠瑪事故中,成功鎮一家八口不幸罹難,唯一能肯定的是,記得最深刻的,一定是台東人,尤其是失去至親的台東人。

       沒有火車站停靠的成功鎮,向來只能依賴公路交通,那是一條有門檻的回家路。而在玉長公路開通後,從北返家的成功鎮居民終於也可以選擇鐵路,無須下到台東市,而是在玉里車站下車後,就能從玉長公路回到成功,起碼節省兩個小時,也讓回家路不再如此遙遠。可惜這條回家路,除了車票不易搶購之外,還同時隱藏了部份安全問題。

 

       看來我又離題了,其實想講的,

       是這山海之間的小漁村,空氣中除了海洋,還有棒球!

 

       全台灣唯一一處鄉鎮,全數公立小學都推廣過棒球隊的,就是成功鎮。三民、三仙、信義、忠孝、成功、博愛、和平國小都有棒球隊的足跡,而這些隊伍跟成功鎮的人口多以阿美族人組成為主有關。老天爺獨厚阿美族人擁有「米田堡血型」,基因中有著絕佳的呼吸代謝與呼吸耐力,知道了這一點,也就不難理解阿美族人為何可以遠渡海洋到這座島嶼定居。

       阿美族人的神話故事中,有著太陽的傳說,毫無例外的,蔡佳諺也是位陽光大男孩。

       但我第一次真正認識他的時候,看起來可不是特別陽光。那是場慘酷選拔賽冠軍戰,佳諺正代表台東縣青少棒代表隊,而我為花蓮縣青少棒代表隊搖旗吶喊,嚴格說來,我們是一種競爭的敵對關係。

       賽後他失敗落寞痛哭的表情,實在很難聯想他陽光微笑的帥勁。即便該場展現驚人的長打爆發力,擊出成棒距離的全壘打,也無力挽回冠軍獎盃,那晚我看到他與林吳晉瑋都難掩淚水,心裡是有些不捨,說起來就還是個孩子啊!身上卻背負了整個台東縣的期望,這就是選擇成為一位運動員的天命。

       就像我常提醒身旁一些打棒球的弟弟們,要懂得尊重你的對手,當晚我對於這群一樣來自海岸山脈的台東孩子,為了實現夢想所付出的努力,除了敬佩還是敬佩。

       在這些值得我們敬佩的孩子中,從U12、U15、U18都入選過國家代表隊的佳諺當然在列。他跟阿嬤就住在成功鎮上,跟多數我認識的野球孩子一樣,背後都有一個長長的故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