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0

為何我的球員生涯會「被迫」結束?Bobby Jenks透過背部傷疤揭露的醫療黑暗面

2012年,待在波士頓紅襪的Bobby Jenks,某天晚上突然像是發瘋一樣,他把冰箱裡的食物全拿出來、把浴室裡的瓶罐都丟到洗手槽、甚至還拿刀把電視機捅出一個大洞。你猜得沒錯,因為他嗑藥了,讓整個像被龍捲風襲擊過一樣。過去曾是風光終結者的Jenks,為何會讓自己變成這樣?這一切都要從2011年的那場手術開始說起...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我早晨睜開眼睛時,我發現我就在麥爾斯堡,癱坐在汽車座椅上的我,只穿著一條內褲。

沒有鞋子、沒有衣服、沒有褲子,就只有,這麼一條內褲。

誇張的是,我甚至不知道我坐在誰的車裡面。

而且...到處都是碎玻璃。

這扯到爆的情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稍微揉了一下我的眼睛,希望讓自己能清醒一些,同時思考下一步到底該怎麼做,不過當我轉頭到左邊時,我整個傻掉,左邊的車窗已經完全碎裂了。

What the fxxk?

除了當下我親眼所見的情況之外,我對於先前發生的事情真的沒有太多記憶,我只記得我前一晚好像吞下了不少藥丸,接下來就是我現在一睜開眼就看到的景象。

接下來我所說的,都是我從警察那邊聽來的。

2012年春天,我待在波士頓紅襪隊,當時我住在麥爾斯堡的公寓,我記得我正在延長春訓階段,主要是因為我的背傷,讓我沒有辦法順利的趕上球季開始。聽說我在出事的那天晚上,我吃了一些藥丸後,就開始像進入發瘋狀態般,打開冰箱先把所有食物都拿出來放在洗手台上,像是雞蛋、冰淇淋、牛排等等,所有能拿的我幾乎都拿了。

我不知道我做這件事情的意義何在,接下來的事我自己更無法理解,我拿起了刀子,捅向電視機,電視螢幕上留下一道大大的口子。

為什麼我要這麼做?

這個問題非常好!但這是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問題。

接下來,我還把浴室裡面所有的瓶瓶罐罐都仍到了洗手槽內,當下的公寓,就像是被龍捲風給襲擊過一樣。

待在紅襪時的Bobby Jenks。圖片來源:美聯社

---------------------------------

無論如何,睜開眼睛後的坐在一輛滿是碎玻璃的車內,我就只穿一條內褲,雙手還握在方向盤上。隨著四周濃霧漸漸散去,我發現已經有幾位警察跟醫護人員到了現場。後來我知道是被我撞的人叫了救護車過來。

他可能以為我已經掛了。

當天的警察跟醫護人員,一定想說這個人實在是有夠誇張,他們應該不常見到這麼瘋狂的案例,哪有人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後,卻還什麼都不記得的?

就算是我在被醫生檢查的時候,整個人依然是呈現非常昏沉的狀態,八成是因為吃藥的副作用吧,我想。

那個時候,有位紅襪隊的教練走了進來,聽說我看起來很緊張,應該是因為深怕會對球隊造成負面影響,而且那時的紅襪隊並不是那麼清楚我的用藥狀況。可笑的是,不只他們不清楚,連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後來藥檢結果出爐,當天晚上的我,把Percocet(用於治療中度、重度疼痛的藥物)、Ambien(一種安眠藥物,有夢遊的副作用)給混在一起服用,導致我捅了一台電視機、並在極度瘋狂的狀態下持續了好幾個小時。

說實在,當初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並不多,知道的人頂多就是大樓管理員、現場的醫護人員跟員警。至今我還是很難想像自己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這種事真的太可怕也太瘋狂了。

很多人會問說:「那你為什麼要用藥?」的確,這個行為的正確性有待商榷,但我為什麼會依賴這些藥物,自然有其原因。

---------------------------------

我是在2011年與紅襪隊簽約的,在那之前,我於芝加哥白襪度過六季還不錯的時光。我原先以為可以在紅襪好好繼續展現我的能力,但可惜這樣的時光並不長久。

Bobby Jenks過去成名於芝加哥白襪。圖片來源:美聯社

2011年球季開打後,我認為我的狀態還算出色,但在五月份,我因為二頭肌傷勢進入到傷兵名單,雖然之後回到球場,不過整個投球的感覺跟之前相比,就是有種說不出的怪,每次投球都像是剛開始春訓時投出第一球的感覺,無法進入最滑順的狀態。

雖然我一直說服自己,只要多投幾顆球就好,但我的身體顯然不這麼想。

在一場面對紐約洋基的比賽後段,我收到要後援上場面對Jorge Posada的指示。上場後,我先投出兩個壞球、然後讓他揮空一球,在1好2壞的情況下,我投出了第四球,這應該是一顆再普通不過的四縫線速球而已。

但我卻覺得很奇怪,球一離開我的指尖後,我就覺得不對勁-尤其是我的背,這感覺...並不是用刀子,而是像用勺子狠狠地把我的背給挖開的感覺,這非常疼痛,疼痛感一路延伸到我的腋下,當下我知道自己絕對沒有辦法繼續投球,立刻退場要去接受治療。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