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8

跑啊Johnson!跑啊Lewis!談1988年奧運那場著名的男子百米決賽:Santa Monica Track Club

Joe Douglas劈頭就對Lewis說:Carl,你不是為了錢而跑,你是為了跑得快而跑,你不是為了錢而跑,你明白嗎?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跑啊Johnson!跑啊Lewis!談1988年奧運那場著名的男子百米決賽:決賽

這棟座落於加州聖塔莫尼卡Ocean Park Boulevard,離太平洋不遠的樸實三層樓公寓,在201號門牌上貼著兩張貼紙,一張上面寫著Joe Douglas,另一張則是Santa Monica Track Club,他們共用一個門鈴,Santa Monica Track Club是田徑史上最著名的”俱樂部”之一,而Joe Douglas呢,幾乎就等於Santa Monica Track Club!

Joe Douglas身高約5呎4吋,個子雖小,但是他渾身充滿了精力,從1972年起,這個俱樂部便是他的巢穴,沾滿油漬的地毯、顯得凌亂的桌子與電腦,牆上掛著Santa Monica Track Club的標誌:中間有半個黃色的太陽,而它的橘色光芒,則彷彿章魚觸手般向外伸出。這個俱樂部標誌,是其中一位跑者Ole Oleson的作品,靈感來自於俱樂部的跑步訓練:學員們沿著Ocean Park Boulevard晨跑,看著太陽從山丘上升起,而傍晚他們則會看到太陽沉入太平洋中……他們可說是田徑界的哈林籃球隊,而Joe Douglas曾以教練角色一起合作的Carl Lewis,則是其中最閃耀的一顆巨星。

美國運動作家Dick Patrick說他曾與Joe Douglas有過無數次爭論,但他知道Joe Douglas打骨子裡就是一個硬蕊(hard-core)的田徑控!他跟難以計數的田徑運動員合作過,一開始他們全都在Santa Monica Track Club附近的步道(草地)上練跑,Joe Douglas有近乎宗教般的熱忱,他跟Carl Lewis互相依賴,彼此的忠誠度相當高,就算在Lewis退休後,當Douglas不再是田徑界喊水會結凍的力量時,他仍舊熱愛田徑,仍舊積極地參與各項田徑事務……

時值1972年,當Joe Douglas年方36歲時,他在洛杉磯一間高中教數學,並利用課餘時間擔任田徑教練,當地政府允許他使用聖塔莫尼卡學院(Santa Monica College)的場地訓練,而他也順勢成立了Santa Monica Track Club,那是一個社區型的俱樂部,任何人都可以參加。一些運動員也會來(因為照Joe Douglas的說法,他能夠讓他們變成更好的選手),而這也是為什麼俱樂部可以愈變愈有名的原因。Santa Monica Track Club逐漸成長,它的名聲傳到了聖塔莫尼卡以外的地區,因為是社區型的俱樂部,會員包括許多商人、律師和醫生等,在1978年,俱樂部主席Ed Stotseberg還說服了上述這些有錢人,每個人樂捐500美金,讓Douglas的選手能夠到歐洲去比賽呢!

倫敦人Andy Norman,是1980年代田徑界最有力,可能也是最惡名昭彰的人士之一,他的影響力十分巨大,他就像隻章魚一樣,觸手遍及各地。Joe Douglas很清楚,如果他那仍是新的、出了美國本土毫無名氣的俱樂部,想要參加歐洲的比賽,那他非得跟Andy Norman搭上線不可!於是Douglas聯絡了Andy Norman,推銷他旗下的選手,對於那些選手的成績Norman不置可否,但他願意幫Santa Monica Track Club的選手安排比賽,於是在1978年6月,Joe Douglas和四名選手飛到了倫敦,在19天裡面,他們整整跑了有8場比賽…

在當時的”業餘”運動界,財務的安排是相當複雜的事,當1960年代Douglas自己還是選手的時候,每場比賽他可以拿到約50美金的出場費,但那都是檯面下的事,這種情況到了1980年代似乎也沒有改變。有一次在挪威奧斯陸,主辦單位在會議室裡宣佈:OK好了,現在”官員們”(officials)請離開!接著Joe Douglas和他的選手便會收到放在棕色信封裡的出場費或獎金,要記住,田徑從來就不是什麼業餘運動,Douglas這樣說,而在財務安排這方面,Andy Norman當然也出了不少力。

初訪歐洲的兩年後,Douglas在奧勒岡州的美國奧運預選賽上初識Carl Lewis這個名字,他與Carl Lewis當時在休士頓大學的教練Tom Tellez是舊識,和Douglas一樣,Tom Tellez對於運動科學十分著迷,他問Douglas:你要不要帶我的一位短跑選手去歐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