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1

沒有活塞壞孩子,沒有後來的Jordan

活塞除了被形容打法粗野,還有被提及在1991年,公牛終於打敗活塞,賽後活塞球員離開球場時拒絕和公牛球員握手,被抨擊是欠缺體育精神的表現。可是,我想在這裏為活塞的badboys平反:如果他們只是一支打法粗暴的球隊,會拿到兩屆總冠軍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紅色暴鯉龍

Magic Johnson 曾經形容:「很奇怪,當你看到Laimbeer站在籃下冷冷的表情,就不會想衝進去上籃。沒有人希望因為一個上籃就報廢自己的職業生涯。」可想而知,活塞的防守有多強悍。

應該是可想而知,活塞的防守有多髒吧...

世事往往很奇妙,NBA最近因為疫症停賽,加上《The Last Dance》在全球上映播放,突然在2020年的今天,時光彷彿倒流30年,再度掀起90年代公牛熱潮。我也打開衣櫃,把收藏起的那件公牛球衣拿出來穿在身上,看著螢幕好好回味一番,因為那個年代實在太美好。

 

《The Last Dance》第三、四集,主角是Dennis Rodman的瘋狂往事,以及80年代的活塞「壞孩子」,如何連續三年將Michael Jordan及公牛打敗。當中活塞除了被形容打法粗野,還有被提及在1991年,公牛終於打敗活塞,賽後活塞球員離開球場時拒絕和公牛球員握手,被抨擊是欠缺體育精神的表現。當看到連現役NBA球員Isaiah Thomas因為名字與活塞傳奇Isiah Thomas相似,也在Twitter被球迷無辜破口大罵,便可想而知,當年的活塞有多令人討厭。

 

可是,我想在這裏為活塞的「壞孩子」平反:如果他們只是一支打法粗暴的球隊,會拿到兩屆總冠軍嗎?

 

活塞擁有出色的鐵血防守、極佳的團隊默契、堅韌的爭勝決心,但卻一直被外界忽略,這些優點,都被他們「壞孩子」的負面形象蓋過。在那個No Blood No Foul 的年代,粗暴的打法令他們變成聯盟中的大反派。Magic Johnson 曾經形容:「很奇怪,當你看到Laimbeer站在籃下冷冷的表情,就不會想衝進去上籃。沒有人希望因為一個上籃就報廢自己的職業生涯。」可想而知,活塞的防守有多強悍。

 

他們擁有領袖人物Isiah Thomas、後衛Joe Dumars、籃板王Rodman等等出色的球員、禁區有Bill Laimbeer 和Rick Mahorn 鎮守,打出令對手窒息的防守,默契和團隊精神也非常好。Laimbeer 曾經說過:「跟芝加哥公牛不同,我們活塞完全没有個人主義,如果你有能力,我們就给你傳球,讓你成功。如果你是老大,所有人都甘願為你犧牲。」活塞上下非常團結。

 

1989年季後賽,面對表現無人能及的Michael Jordan,活塞更設計了"Jordan Rules"去防守MJ,不讓他走底線、干擾並逼他從左邊切入、在他低位轉身時夾擊他、和只要他切入禁區,就打倒在地上,他們要MJ 每次進攻都付上代價。這防守策略雖然粗暴,卻也確確實實令MJ 威力大減。

 

關於活塞壞孩子崛起的故事很多,當中他們經歷了很多次挫敗,才登上冠軍寶座。1987年被Larry Bird「世紀之偷」痛失東岸冠軍、1988年總決賽與湖人苦戰七場飲恨、Isiah Thomas 在總決賽嚴重扭傷仍堅持上陣,活塞所經歷的艱辛和痛苦,絕對不比公牛少。

 

毫無疑問,活塞是NBA裡面的「大反派」,可是我們絕對不應該因為這個負面形象,而否定他們的偉大和實力。在80年代,如果沒有活塞壞孩子的出現,也就沒有後來的Michael Jordan。

我的IG,歡迎追蹤:
http://www.instagram.com/roychengartworks

Facebook : 

http://www.facebook.com/roychengartwork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