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5/06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衝擊2020國內足球運動實錄(上)

2019年底於湖北省武漢市,出現容易傳播與致死的不明傳染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了粉飾太平,對國內乃至國際隱匿與誤導其疫情;後又有國際世界衛生組織偏信中國的一再誤判,致使該國初名「武漢肺炎」的疫情,在2020年1月迅速擴散至東亞各國。迄今全球逾350萬人確診、逾25萬人死亡,令我國政府的防疫政策日趨嚴格,也嚴重衝擊到國內足球運動。

作者:久保

  2019年底於湖北省武漢市,出現容易傳播與致死的不明傳染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了粉飾太平,對國內乃至國際隱匿與誤導其疫情;後又有國際世界衛生組織偏信中國的一再誤判,致使該國初名「武漢肺炎」的疫情,在2020年1月迅速擴散至東亞各國。我國在農曆新年前後,便為了防堵武漢肺炎疫情,陸續採取了暫停口罩出口、限停航線到管制出入境、口罩增產配買、關閉各類場所、禁第三地轉機、搭乘大眾運輸系統都得配戴口罩等政策。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對2020年春季全球足球運動造成嚴重衝擊也包括我國

  全球迄今逾350萬人確診、逾25萬人死亡,令我國政府的防疫政策日趨嚴格,也嚴重衝擊到國內足球運動。自2月中旬起陸續停辦賽事,即使冒著疫情破口的風險辦理閉門賽,也在3月下旬起因場館暫閉而停滯。歐美返臺的疫情再燒、磐石艦的疫情三燒,讓國內足球運動困境延至4月中旬。直到4月下旬出現連日0確診,5月上旬仍維持著本土0確診案例,政府始見放寬原有管制,讓今年我國各界的足球活動延後重新運作。以下整理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2至4月的國內足球運動逐步限縮,基層足球推展進入停滯的面貌。

 

一、有限度校園足球教學及運動

 

  教育部自1月底斟酌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日趨嚴重,下令國內高中至國小各級學校延長寒假二週,挪後下學期所有課程二週,並將今年暑假縮短二週,以延後二週開學來避開中國首波來勢洶洶的疫情,提前在我國各級學校的校園蔓延。當2月20日教育部公布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的停班停課規則,1班有1名確診病例便全班停課14天,2名確診病例則全校停課14天。故而各級學校在原有體育課程的足球教學之外,有若干學校為求保險起見,乾脆取消本學期全部課後社團,於是有些課後足球社團被迫暫停。

  即便如此,國內大部分學校尚且維持課後足球社團,令國內校園呈現有限度的足球教學及運動狀態。雖說我國在第一波東亞各國疫情高峰時,無任何校園出現武漢新冠肺炎的群聚感染,讓開學邁入第三週的各級學校師生及其家長,難得在近兩個月因疫情而緊繃感稍緩。但是教育部、各縣市教育局、各級學校無法預料到,3月中旬北部某高中生自希臘返國後確診,並出現第一所校內至少2名確診病例的群聚感染,令全校必須停課14天並進行全校消毒。

  原先校園足球教學者因應疫情,尚可頻量體溫、酒精消毒、提醒清潔等措施,搭配陽光普照下從事戶外足球運動能增加個人抵抗力的說法,讓眾多家長放心孩子們從事足球運動。至此,全國各級學校因應疫情復燃,再度繃緊神經嚴防校園群聚感染,除了既有的一日數次普測體溫,甚至要求入校所有人員需戴口罩。此外,各校或有規定教師在課前要進行的預防措施,於是足球教學者配合進行妥善的防疫作業,也不得不稍稍壓縮到學生在課堂學習足球的時間。

新北市長侯友宜一再超前中央推出管制卻讓足球運動於3、4月急凍

 

二、依附校園與運動中心足球團體難營運

 

  正當2月疫情擴散至東亞各國時,我國尚有部分校園於寒假或開學後兩週內,維持著課後與週末的時段開放民眾使用。等到疫情延燒至歐洲各國和美洲大陸開始,我國的中央防疫指揮中心憂慮全球將爆發第二波疫情時,中央連同若干縣市政府首長紛紛超前部署。尤其是3月6日至4月14日為止,每日皆有境外輸入的確診者,或者是難以清查感染源及途徑的本土確診案例,造成全體國人將近一個多月的惶恐不安。

  時至3月上旬,已有若干的縣市首長,提前於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進行超超前部署,取消市內各級學校校園對民眾開放使用,將足球教學更進一步限縮於校內體育課程或社團。正因中央或縣市政府避免人群聚集的防疫措施更趨嚴謹,相繼宣布各級學校校園不開放民眾使用。於是這些足球運動者及團體急尋校園之外,其他可以使用或租借的場館設施,希望在這波疫情仍能勉強低度營運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