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5/06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衝擊2020國內足球運動實錄(上)

2019年底於湖北省武漢市,出現容易傳播與致死的不明傳染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了粉飾太平,對國內乃至國際隱匿與誤導其疫情;後又有國際世界衛生組織偏信中國的一再誤判,致使該國初名「武漢肺炎」的疫情,在2020年1月迅速擴散至東亞各國。迄今全球逾350萬人確診、逾25萬人死亡,令我國政府的防疫政策日趨嚴格,也嚴重衝擊到國內足球運動。

作者:久保

  豈料數週之內隨著歐美歸國人數驟增,我國也在3月6日之後每日有確診病例,加深民眾人人自危的恐慌心理。當時各縣市政府首長憂慮本土社區傳染風險提高,不乏直接下令主管體育設施的局處,進一步暫停場館設施的租借或使用,亦或是明令各團體暫緩辦理活動。特別是3月20日起,各縣市首長相繼暫停室內運動場館設施的營運使用,令原先在寸土寸金的都會區內,依附於這些設施的足球運動者及團體,頓失平日常態使用的場地。

原本以室內場館為主的足球推廣活動皆因疫情而暫緩

 

三、轉進河灘地與低限度辦理賽事

 

  由於足球所需運動空間不小,比賽過程也難保社交距離,全國、各縣市之協會或委員會自3月下旬,難以承受任何防疫破口的風險,皆配合防疫紛紛限縮、暫緩或停辦足球相關活動。這讓今年一反往年春夏之交,全臺各個分齡足球賽在各地熱絡舉辦的景象,不僅因俱樂部難覓場地進行訓練,甚至3、4月也少見各單位舉辦足球賽。3月20日新北市率先暫停運動中心營運,原已地狹人稠的都會區足球運動者,此後只得轉往公園或河灘地從事足球運動。

3、4月份都會區非校園足球運動幾乎只剩河灘地可用

  各分齡足球賽事的辦理,在農曆新年後不久的2月上旬,尚有新北市賀歲盃、臺東縣旭村盃、屏東縣陽光盃。此後疫情急速升溫之下,原訂3月份的國內各類足球賽事紛紛停辦或延期,就連高中體總的中學聯賽也被迫限制校隊競技、封閉場地辦理。因此若干原訂4月份的賽事,少數勉強以低限度辦理,多數都一再延期甚至取消。例如4月上旬中華足協依2019年慣例,將會在清明時節於臺中舉辦的少年盃,也考量到疫情嚴峻先行宣布延期。當5月1日中央政府傳出將要逐步解禁之時,中華足協才於5月4日公告限制規模辦理……。

中華足協將賽事限縮至日間並拉長各場比賽的間距時間來降低社交接觸

  事實上,在國內從事足球運動的人口,不乏外籍在臺灣工作或定居者。此時國際化程度最高的足球運動,反倒在踢球時容易接觸他國入境的外籍人士,成為國內防疫破口的高風險運動項目。故而,全國在4月因歐美歸國潮、國內景點旅遊潮、磐石艦案,持續擔憂爆發社區感染的嚴重疫情時,停止所有足球賽事乃是不得不為之的舉措。要言之,2020年4月的國內足球運動實況是校園之外一片寂靜,只剩室外較空曠的公園或河灘地足球場,在無雨時勉強提供愛好足球運動者踢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