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6

「再見了世界和平」鐵拳阿泰Metta World Peace再次改名

想不到吧?我又改名啦!這次不是Ron Artest、不是Metta World Peace,更不是熊貓之友--而是... ...。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人認識的球星,往往可以反映他身處的年代;但近代有一位仁兄可厲害了,光他一人的名字,就可以告訴大家,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球。

沒錯,我們的世界和平先生,Metta World Peace a.k.a Ron Artest又要改名了。

「想~不到吧?」

在2011年的NBA休賽季,原名Ron Artest的他,向洛杉磯高等法院提交了一份請願書,將他的名字從「Ronald William Artest」更改為Metta World Peace。

Metta一詞有「慈」、「慈愛」之義,是佛教的術語,維基百科記載「是不帶取與貪的愛,是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之一,經常與『悲』並稱為慈悲」,梵語中寫作मैत्री。

而World Peace就是英文裡的「世界和平」,從那之後,不少人也用中文親切地稱呼他為「慈世平」,或是附上經典地「肘擊Harden圖」製成各類迷因。

體育作家Christian Rivas則表示,自己永遠不會忘記,那年《洛杉磯時報》上刊載World Peace的訪談內容。

當時,World Peace是這麼說的。

「我改名是因為對過去的自己,Ron Artest感到厭倦了,他真的是個#@#$(消音)的人。」

「但之後當球迷對我生氣時,他們就不能說『我討厭世界和平』了。」

自那年9月起,Artest實現了他「世界和平」的願望。Metta World Peace成為了他的新名字,一語雙關,兼具獲得新生的意義。

雖然在多數人眼中這個過程「ㄎ一ㄤ」得可以,但這是個帶有名、中間名與姓氏,是具有合法效力的名字,一路陪伴他至今。

2014年他在中國打球時,一度謠傳他要把名字改成「熊貓之友」,不是Food Panda而是Panda Friend,甚至印在他的球衣上,但終究只是搏君一笑的自娛娛人。

不幸的是,縱使熬過了七年之癢,與他共處了將近十年的「Metta World Peace」,終究敵不過時間的考驗,彷彿「封館期間」有什麼魔力一般,總會促使他啟動改名的念頭。

World Peace近期受邀到Danny Green的節目時,自爆了一個驚世消息,說自己不再是「世界和平」了。
 


「回憶我改名之後的第一場比賽,天啊,那真的是史上最蠢的一刻了。」

「那天我從板凳出發,觀眾們都在喊著『世界和平!世界和平!』,讓我根本不想脫下我的熱身服,實在是尷尬到爆... ...。」

「所以,我確實考慮過改回我本來的名字。但是後來我習慣了,人們也習慣了。」

「不過現在,很有趣的是,因為我結婚了,我的名字現在是Metta Ford-Artest。我把彼此的姓氏合在一起,並且把她的放在我的前面。」

姓「Ford-Artest」,名依舊是「Metta」。回到了大家熟悉的「阿泰」Artest,但也沒有忘記作為「慈世平」的這些年,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種種,不論好的壞的。

所以,我們大概可以說「世界和平」的時代已經結束了。鑑於我們2020年當前的狀況,這也是個微妙又意味深長的穿鑿附會。

改名字其實並沒有真的那麼特別,像是「天勾」 Abdul-Jabbar,一開始的名字也不是Jabbar,許多球員也會多多少少地改一下名字,以方便官方登錄與球迷記憶。

但要像Artest一樣,不同的名字可以喚起同一位球迷「兩代」的記憶,並且分別「重擊」了兩位聯盟得分王,一個肋骨骨折,一個被頭部重創,大概也是經典中的經典了。

奧本山大亂鬥、Michael Jordan,以及James Harden--當電視播出Jordan的「最後之舞」時,我們也希望這是Artest的「最後之改」,與這個承載著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名字,長長久久。

最後,讓我們祝福Maya Ford-Artest新婚愉快,同他的嶄新姓氏一般如膠似漆,百年好合。

 

👉 推薦閱讀(點擊藍字即可閱讀有興趣的文章喔!)

[1] Kobe Bryant:睡眠與冥想的力量
[2] Kobe的禮物箴言:「Love What you Do 」
[3] 2016年,Kobe Bryant告別戰「60分」的華麗轉身 
[4] 兩件背號「一起」退休,Kobe的球衣退休儀式
[5] Gordon Hayward:「Kobe Bryant告別戰那天,我沒有放水」
[6] 「一杯無糖可樂加冰塊」2004奧本山大亂鬥
[7] 圖表解析NBA - The Last Dance - Jordan 與當代球星的生涯對戰比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