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7

Francisco Lindor傳(二)棒球在我人生中的意義

本文章將為大家介紹,棒球在Lindor人生中的意義為何?在2011年的選秀會,印地安人隊如何在他與Javier Baez之間做出抉擇?為何要拖到,選秀簽約截止日的最後一分鐘,才跟球隊簽下合約?他是如何運用2.9百萬美金的簽約金?他用什麼方法增加他的體重?在18歲的時候,為何被說是場上的領導將軍?如果改變守備位置,可以讓你在明天升上大聯盟,他會願意嗎?如果您覺得我寫的不錯,還請您按個讚與分享,謝謝。

作者:愛微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總監Grant的這個論點,身為發現Lindor的球探Mike Soper,也表示認同的說道:「我已從事球探這份工作20年,我不曾見過任何一位高中游擊手,能夠在這個位置,有著Lindor般的演出」。

總監Grant接著繼續說道:「當時的Lindor,才年僅17歲而已。17歲也許是一般人對他的認知。可是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超越他身體以外的能力。你在今天所看到他的微笑,跟過去看到時一模一樣,不曾改變過。此外,他在比賽當中所展現出的熱情與喜樂,備受隊友的喜愛。看他在內野的表現,真的非常有趣。另外,看到他,彷彿看見了前印地安人隊的明星游擊手Omar Vizquel的影子」。

------------------------------------------------------------------------------------

附註:

Omar Vizquel在大聯盟生涯,累計有2877支安打。曾經3度入選過明星隊,並奪下過11座金手套獎的肯定,直到45歲才光榮退休。

------------------------------------------------------------------------------------

Grant接著表示:「關於高中選手的球探報告,我們鮮少會直接對一名選手評價說,他具有防守大聯盟游擊手的能力。相反的,對於高中游擊手的守備,我們通常最多只會說,他有可能在未來,可以持續擔任一名游擊手。而Lindor就是那種,可以直接在大聯盟擔任游擊手的選手。這或許是因為某些無形的東西,讓他的本能在比賽中,有很特別的演出。」。

現今擔任印地安人隊主席的Chris Antonetti,對於這段選秀往事,在受訪時說道:「我們的球探,真的很喜歡 Lindor。對於這個選秀結果,我們感覺非常的棒,因為Lindor 有著非常出色的成長故事。在當時的我們是如此深愛著Lindor。不過如果Rendon沒有先被選走的話,這會讓我們在他們之間,很難做出抉擇」。

最後一分鐘的決定:

Lindor在2011年選秀會的首輪,於第8順位被印地安人隊選中之後,看好他潛力的印地安人隊,對他送出了2.9 百萬美金的簽約金合約。這筆簽約金,比起在去年,同樣是在第一輪第8順位由太空人隊所選走的Delino DeShields Jr.相比,比DeShields Jr.的2.15百萬美金簽約金,還高出了許多。

對於這筆充滿誘惑的簽約金數字,Lindor並沒有被這個金額給迷惑,反而拖了將近兩個月,直到簽約截止日的最後一分鐘,他才同意印地安人隊所端出的合同。

在這段等待的期間,印地安人隊一直設法聯繫Lindor的顧問David Meter,可是都只得到已讀不回的訊息。

是Lindor嫌這份簽約金太低嗎?不是。那為何要拖到最後一分鐘,才同意加盟印地安人隊呢?因為在這個期間,Lindor也接到了由佛羅里達州大學所提供的獎學金。這個獎學金的出現,讓他陷入兩難的思考。不知道是否要先完成學業?還是該提早投入職業運動呢?

對於自己直到最後一分鐘,才決定加盟印地安人隊,而必須要放棄就讀大學一事,對此Lindor不後悔的表示:「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決定。當我在簽下合約時,這是我有生以來,最深刻的感受之一。此外,在17歲參加選秀時的我,我不認為我只是一個孩子而已」。

2.9百萬美金的回饋:

Lindor在與印地安人隊達成協議,在簽下簽約金之後。他首先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用他的簽約金,幫他的生父與生母在美國各自買了房子,並將他留在波多黎各家鄉的生母、哥哥與姊姊接來美國團聚。

對於在過去因為求學,被迫與生母和家鄉分離的往事,Lindor在事後跟記者說道:「這讓我錯失了很多的東西」。

Lindor的父親Miguel,對於Lindor用簽約金買房子,並幫助一家人在美國團圓一事,對記者說道:「感謝上帝祝福了我們一家人,祂尤其是讓Lindor具有出色的棒球能力,以及適應不同於波多黎各文化的調整力」。

增加體重:

Lindor的生母深知Lindor從小到大,一直有著身材過於乾扁的困擾。她在來到美國之後,則希望藉由她的烘飪,幫助Lindor改善這種狀況。

對此Lindor在受訪時說道:「我通常會在每個賽季的休賽期間,試圖增加我的重量。而我的母親,則會藉由烘飪幫助我增重,且每餐都會親力親為。當我到健身房時,我試著將這一切東西,組合在一起,而母親的這些食物幫助了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