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7

在成為家喻戶曉的王牌投手之前:Clayton Kershaw獨有的難忘記憶

只見總教練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直盯著自己瞧,Kershaw還沒來的及開口問總教練怎麼啦,為何這樣看著我時,總教練毫不遲疑地用很嚴肅的口吻對他說,你已經投完今天的比賽了,進去裏頭的休息室冰敷你的手臂。

請繼續往下閱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美國時間2008年5月22日,這天是洛杉磯道奇隊2A小聯盟球隊Jackville Suns到訪印地安人隊2A小聯盟Carolina Mudcats主場進行5連戰的第3場比賽。當天的先發投手是兩年前(2006年)才剛在第一輪第七順位選秀時被洛杉磯道奇隊選中的左投Clayton Kershaw。

 

比賽前Kershaw一如往常的與隊友們早早的進到球場,並開始進行賽前一連串的熱身練習。一局上半Kershaw面對第一棒的打者只用了三顆好球便三振對手,第二棒則是把他所投出的第一顆球打成一壘前軟弱滾地球被一壘手在壘包前刺殺出局。Kershaw轉身舉起右手上的手套穩穩接住一壘手回傳球時,心裡不禁想著,這應該會是個很簡單的一個半局,果然面對第三棒打者時,也是精簡的用了三顆好球便又把對手三振結束一局下半。

 

換場時回到球員休息室的Kershaw,順手拿起旁邊裝滿水的水杯仰天一飲而盡,接著跟往常一樣的坐在板凳上等待第二局下半再次進場的時刻。忽然他感到旁邊有人盯著自己看,便把頭與視線往那個人的方向轉動,只見總教練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直盯著自己瞧,Kershaw還沒來的及開口問總教練怎麼啦,為何這樣看著我時,總教練毫不遲疑地用很嚴肅的口吻對他說,你已經投完今天的比賽了,進去裏頭的休息室冰敷你的手臂。

 

Kershaw聽完一臉疑惑地對總教練說,才第一局而已,而且我剛剛投的還算不錯,為什麼不讓我繼續投!只見總教練面無表情地用很嚴肅的口吻再次回應,我不能跟你說為什麼,但我說你已經投完今天的比賽,你就是投完了,接下來的比賽就交給Rick Asadoorian,你可以進去冰敷你的手臂了。

 

在小聯盟打拼的球員們,常常會有個忐忑不安的感覺在心底翻滾,那就是深怕自己在賽季中因為某個錯誤而被下放到更低階的小聯盟球隊。因此Kershaw在聽完總教練的談話後,整個人的心情是降到谷底,轉身往休息室移動時,腦中不斷地回想剛剛面對三個打者的畫面,明明我只用了7個球便取得兩次三振加一個滾地球出局,為什麼接下來的比賽不讓我繼續投?

 

進到休息室坐在椅子上冰敷手臂的Kershaw,聽到休息室外頭傳來場上球賽繼續進行的聲音以及站靠近門口的隊友們低聲討論著到底Kershaw是哪裡搞砸,以及開季之初隊友們還以為他會是第一個被升上3A的投手。

 

此時Kershaw忽然回想到14歲剛進高中那年(美國的high school有四年,Freshman(高一生)、Sophomore(高二生)、Junior(高三生)、Senior(高四生)這裡的高一生換算等於台灣的國三),因為想跟當時喜歡的女同學Ellen一起上課(後來成為女朋友以及未來的太太),所以跟著她參加了一堂有關訓練領導力的課後社團活動。某天社團指導老師一一詢問在場的學生對自己未來的夢想與期許,大家的答案幾乎都是老師與同學們普遍能點頭認可的簡單答覆,最後問到Kershaw時,他很認真的回答,「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職業大聯盟球員」。

 

語畢,教室裡先是一陣沉默,緊接著傳來許多同學們的嘻笑聲,老師在喊了聲「安靜」後,對著Kershaw說,有遠大夢想是很好的,但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人因為喜歡棒球而幻想自己將來能成為一個大聯盟球員,但實際上卻只有少數人能真正的成功。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就好比許多高中棒球校隊的球員升上大學後卻因為能力所限而沒辦法在大學裡繼續打棒球,而許多在大學的棒球校隊裡的球員卻連每年的大聯盟選秀都沒辦法參加,更何況是選秀後經歷幾年小聯盟的煎熬還不一定有機會能上到大聯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