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將何在?》金塊---Chris Andersen 折不斷的七彩翅膀

「正因曾跌得比任何人都深,重生後才要比任何人都豔麗。」 Chris Andersen ,這是一個喜歡聽小人物崛起故事的你,必須要記住的名字。

作者:鮪魚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之前回顧 Carmelo Anthony 時,我曾經提到過,在 Melo 時期,丹佛金塊曾經有一批滿身刺青且球風剽悍的球員,他們不僅在場上血氣方剛,場下也是讓教練和制服組管不動的人物,甚至讓他隊的教練戲稱丹佛金塊隊是丹佛流氓隊。

但有一個球員,他的外型可不能僅僅說是流氓外表而已,他身上刺青之多,幾乎可以說是穿了一件脫不掉的衣服在身上,多彩鮮豔的刺青在他白色的膚色上,整個人猶如一座移動藝術品。

除此之外,他上場前總是把頭髮用髮膠固定成高高的龐克頭,讓他在場上的視覺身高遠遠比他官方表定的 6 呎 10 吋,還要高大跟具威嚇力。

在十幾年前,這樣一個次文化的外表總是讓人聯想到吸毒與犯罪,但在他身上,他的刺青卻相反的,像是鳳凰在經歷過燃燒與苦難後,華麗綻放出的色彩。

 

Chris Andersen ,這是一個喜歡聽小人物崛起故事的你,必須要記住的名字。

 

傻人有傻福

 

Chris Andersen 人生的前半段絕對說不上是順利,甚至看起來挺糟糕的。

 

Andersen 沒有一個負責任的父親,母親打了三份工也只能勉強養活母子兩人,對於曾經住過孤兒院的 Andersen 來說,一個規劃好的未來對他來說是相當奢侈的。

因為身邊沒有一個負責教導他的領路人,也沒有受過正規的籃球訓練, Andersen 在試圖投入 NBA 時立馬就碰了壁,毫無意外的落選了(他甚至只宣佈了參加選秀卻忘記要向聯盟申請),隨後他輾轉到了中國 CBA , IBL , NBDL ,甚至還在夏季聯賽結束後和鳳凰城太陽簽下一紙非保障合約(簽約一週後被裁掉),終於在 01 年時以自由球員的身份被丹佛金塊隊簽下,圓了當初他想在 NBA 打球的夢想。

 

雖然已經不是像當初落選時的籃球素人,但 Andersen 依然不是什麼以技術見長的球員,什麼投射傳球和運球都不是可以拿出來見人的武器,甚至作為一個長人, Andersen 也不具備什麼進攻腳步。Andersen 之所以能夠在 NBA 生存,靠的是他 6 呎 10 吋的身高, 7 呎的臂展,良好且彈速快的跳躍能力,以及他能夠維持整場比賽的拼勁。

而 Andersen 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下被金塊簽下來的呢?當時球隊的主力 Antonio McDyess 因為膝傷需要長期缺賽,球隊裡雖然不是沒有長人但素質低落,簽下 Andersen 便是便宜買個保險跟小彩卷的操作。

這樣的環境下讓 Andersen 即使是一個從 NBDL 上來的球員也不至於打不了球,而他也抓準球隊傷兵滿營的機會,持續以籃板和阻攻幫助球隊。

很多人都以為 Andersen 鳥人的稱號是來自於他手臂那一對翅膀的刺青,但事實上,在他身上還相對非常乾淨的 02 - 03 賽季,因為彈性跟拼勁深受球迷喜愛的他就已經開始有這個有趣的稱號了。

03 - 04 賽季,金塊選下基石 Carmelo ,並於季後簽下在紐澤西籃網打出身價的狀元 Kenyon Martin 。在前頭擋著 Camby , Nene 和 Martin 的情況下, Andersen 選擇和當時的紐奧良黃蜂簽下複數年合約。

 

蒙上陰影的職業生涯

 

來到黃蜂的 Andersen 不管是上場時間,得分還是籃板都創下生涯新高,雖然依然是替補,卻儼然即將成為一個站穩 NBA 的防守藍領。

但在紐奧良的日子卻不平靜, 05 年的卡崔納颶風重創了紐奧良, Andersen 的住處被摧毀,而那是他曾經想要定居的地方。

而 Andersen 遭遇的挫折還不僅僅是這樣而已,從小跟他相依為命的母親因為看不慣他的用錢方式倆人大吵一架,又經歷了分手的打擊,在各種不順心之下, Andersen 開始沈迷於酒精與毒品。

最終,在 06 年的 1 月 23 日,聯盟通知 Andersen 沒能通過藥檢,而當時的聯盟總裁 David Stern 正致力於推廣 NBA 商業化,像這樣傷害聯盟形象的行為勢必要受到重罰。

不意外的, Andersen 受到了註銷球員資格的懲處,最快也要兩年後才能申請恢復,而這個懲罰幾乎可以斷送任何一個球員的 NBA 生涯。

 

Andersen 這時才知道,原來摧毀自己辛苦爭取來的一切,是這麼的容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