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0

Michael Jordan紀錄片《The Last Dance》Episode 5 & 6 觀後感:不完美的,人

終究,無論是在球場上還是場外的生活,Michael Jordan是不完美的。站在對手的面前,他不會像是個紳士那樣,微笑以對、以禮相待,反而一直噴垃圾話、和對手起衝突時不假辭色、以打敗對手為唯一目的的同時也享受著籃球比賽的Jordan。站在人群面前,他不會隱瞞自己對於賭博的喜愛、不會說出自己實際上並不想說出的政治意見,反而是很坦然的說,這就是我。我們沒有必要去認為Jordan是完美的,因為不完美的他,才是最真實的他。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若一開始以為《The Last Dance》是在歌頌著芝加哥公牛隊完成三連冠王朝的最後一冠的榮譽之旅,還有Michael Jordan結束公牛隊的職業生涯前所綜合的一個偉大敘述的話,而本來從第一集看到第四集還是有這種感覺,那麼來到第五集和第六集的你,可能有些迷茫,或者是說,錯愕吧。

 

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完美的,而就算Jordan是『籃球之神』,他也一樣,並不是十全十美。Jordan的心胸並不是那麼的寬闊,所以無需任何掩飾,Jordan很清楚地讓我們知道,就算他認為球場上的Isiah Thomas是排在Magic Johnson之後最好的控衛,他仍然討厭Thomas。Jordan確實很偉大,也在籃球場外的地方和事物影響著很多人,然而他並不是偉人,終究沒有那個義務去維護整個社會的秩序與安寧,更不需要成為任何人的標榜。他可以是激勵很多人發奮前進的那個人,無論是和籃球相關的,或者是其他事情,但也始終還是回歸到,NBA職業籃球員Jordan的這個基礎上。

 

一切就如他自己所說的:「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個社運份子,我認為自己是個籃球員。當我打籃球的時候,我並不是個政治家。我就只是專注地在磨練我的技術。那是自私吧?也許吧。但那就是我的能量,是我能量的來源之處。」

 

當然,籃球和政治是很難,以及無法拆開來說的,就好像Jordan也遇到了在Harvey Gantt和Jesse Helms的競選中是否要為作為有可能成為北卡羅來納州首位黑人參議員的Gantt背書站台。但我覺得作為一個球員,你有選擇的權利,也有可以不表達任何見解的權利,而Jordan就只是很純粹地做出了他認為對的決定,不做出任何表態,僅此而已。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們都懂Jordan是多麼地好勝。只是我們永遠都不會明白Jordan的好勝是到了如此瘋狂的境界,不過若不是因為Jordan有這樣旺盛的好勝心,我們也不會看到他一次又一次地完成那些不可思議的投籃、打出那些經典的戰役以及拿下種種的榮譽紀錄,而這一切的一切,正是我們如此熱愛他的原因吧。1992年奧運會與克羅地亞的比賽中輪番和Scottie Pippen伺候Toni Kukoc,只因為當時的公牛隊總管Jerry Krause很欣賞Kukoc;1992年總冠軍賽面對波特蘭拓荒者隊,專門針對昔日NCAA大學籃球手下敗將Clyde Drexler來打,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因為當時的Drexler被認為是NBA聯盟最好的球員之一,而Jordan更想要證明,他比Drexler根本不是同一個檔次;1993年NBA總冠軍賽給了鳳凰城太陽隊的Dan Majerle震撼教育,只因為Krause公開地表示過他對於Marjerle的防守功力的認同,我們或許會對Jordan的好勝不禁啞然失笑,但也會對他肅然起敬,而同一時候,我們也意識到,Jordan的實力以及絕對的統治力是如此的可怕,可怕到只要他想要做到的,他就可以為所欲為地去完成。

 

就像是,那場夢之隊的隊內訓練賽,即使球場上充斥著如此多的巨星,Jordan從落後到打爆,似乎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已。

 

至於賭博的那一整段,我覺得那固然是把Jordan不好的一面呈現出來——對於孩子們來說,他可能不是非常完美的一個學習對象,但我始終認為那並不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只要沒有影響到他的球場上的表現就好,就如Jordan所解釋的,好勝心,僅此。但是,我們完全見識到了媒體的可怕力量。他們可以在這一瞬間把一個球員捧成天上有地上無的神,也可以在下一瞬間輕易地運用一些新聞的報導把球員擊潰。

 

記得David Aldridge在第六集受訪的時候這麼說:「大概那個時候,我記得Magic Johnson說,『如果你們繼續這樣下去,你們將會把他從籃球比賽逼走,因為他已經對此感到厭倦。他厭倦你們一直不斷地針對他。』」關於那一段,有兩張照片是我印象非常的深刻:一,Jordan坐在浴室裡面背對著鏡頭——似乎,唯有在那個時候,他才可以喘口氣,告訴自己:『Michael,你總算可以歇口氣了。』;二,Jordan被無數個記者圍繞著、數之不盡的麥克風和攝像機對著他——似乎,功成名就、站在最高峰的時候,失去的是Jordan以前像風一樣的自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