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4

怪物 vs. 天才:松坂大輔與鈴木一朗的平成名勝負

鈴木一朗在2001年成為大聯盟史上第一位日本人野手。而松坂大輔也在6年後追隨著一朗的腳步赴美挑戰。從前輩變對手,再從對手變盟友,彼此都將對方視為獨特的存在。而這一切的原點都源自於兩人在21年前的生涯初對戰。

作者:野球喵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鈴木一朗在2001年成為大聯盟史上第一位日本人野手。而松坂大輔也在6年後追隨著一朗的腳步挑戰大聯盟。雖然進入職棒的時間有早有晚,但不論對誰而言,彼此都將對方視為獨特的存在。

對一朗來說,他深知松坂的個性和一舉一動,也許身上所肩負的責任不盡相同,但不管是在日職的競爭、WBC的征戰,還是在大聯盟的拚搏,與其說松坂是後輩,他更把松坂視為一起努力奮鬥的「同志盟友」。

對松坂而言,雖然守位不同,但一朗一直是他驅使他前進的目標。終有一天一定要追趕上他、甚至超越他,能夠讓他產生這種想法的人,這世上也只有鈴木一朗一個而已。也正因當時有一朗這個標竿存在,才點燃日後松坂赴美的契機。

而這一次的原點,都源自於21年前,兩人在日本職棒的生涯初對戰。

【圖片出處:メルカリ

 

生涯初對決,平成怪物的挑戰書

1999年5月16日,星期天午場的西武巨蛋擁進約5萬名觀眾。更有上百位球迷一大清早就在場外門口排隊守候,一切只為了見證2人的第一次的投打對決。

一個是自1994年正式出道,在1994年締造前所未見的單季200安,並連續5年拿下聯盟打擊王,近乎無懈可擊的走攻守全方位野手,年僅25歲就站上日職之巔的孤高天才.鈴木一朗。

另一位則是一年之前還只是未滿18歲的高三生,以王牌之姿率領球隊拿下甲子園春夏連霸,並在決勝戰投出無安打比賽,來到職棒後更迅速對球界發起巨大衝擊的平成怪物,松坂大輔。

「與其說是歐力士對西武,倒不如說是一朗對上松坂!感覺就像是為他們兩人而生的比賽呢。」當天出賽的田口壯笑著回答,而隨著比賽開打,整座球場也隨即瀰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緊張感。

「連我自己都對這個對決感到萬分期待,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就像是在特等席上觀看。」想起當天的盛況,鎮守遊擊大關的松井稼頭央如今仍記憶猶新。

一局上半,松坂大輔接連解決了歐力士的前2名打者。兩人出局壘上無人,在沒有其他外在困素可干擾的情況下,松坂與一朗展開兩人在日本職棒的生涯初對決。

「我不認為我會被三振。」緩步走上打擊區的一朗神情自若,同時將目光朝向投手丘上的松坂,然而松坂的心中似乎早有準備,他技巧性地在打席前避開與一朗四目相對的機會。除了避免未戰先怯,他在投球前更曾一度解開投球動作,試圖將主導權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一球,壞球。一記149公里從內角低側襲來。第二球改投內角高,球速來到153公里,一朗出棒,但僅止於擦到球皮。為了取得第2個好球數,松坂決定改用變化球,他接連投出2個滑球,此時球數來到2好2壞,對投打雙方來說,都來到了決一勝負的時候。

第5球,一記151公里的偏高速球形成本壘後方界外。接著松坂選擇繼續相信他的速球,雖然這球只有147公里,但這回一朗卻明顯揮棒慢了半拍,揮棒落空。第一回合結束,平成怪物先聲奪人。

【圖片出處:日刊スポーツ

 

「從打進職棒的那一刻,我一直想要和一朗前輩進行較量。我盡全力地投出好球,我真的樂在其中。」在稚氣未脫的臉龐上,松坂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比賽來到三局上半,手握一分領先的松坂雖然仍未掉分,但在兩人出局,跑者分佔一三壘的局面下,雙方迎來本場比賽的第二次對決。

與第一打席不同,松坂一開始就滑球連發,但換穿短袖的一朗絲毫無動於衷,彷彿暗自確認著進壘點和變化的軌跡。此時投捕似乎查覺了一朗的意圖,在一好一壞之後冷不防地塞了一顆151公里的速球要回球數領先。取得上風的松坂繼續用滑球來引誘一朗出棒。但不是提前落地,就是太過內角。此時球數來到兩好三壞。

是速球?還是滑球?最終松坂在滿球數的情況下將滑球投向外角高。球從本壘板的外角拐進好球帶。主審大手一揮,一朗再一次地遭到三振,而在這打席他竟連一球都沒有出棒。

【圖片出處:なんJ PUSH!!

 

「雖然速球還不到足於讓我大吃一驚的程度,但他的滑球實在很棒。沒想到變化幅度可以如此之大。」即便第一打席沒能擊中速球,但一朗卻對眼前這名年輕人的滑球有著更高的評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