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3

興農牛末代游擊手 「阿讓」鄭兆行的燦爛生涯

自從鄭兆行離開游擊防區後,義大到現在的富邦一直沒有一個代表性的主戰游擊手出現,也讓我更懷念起阿讓在游擊防區的身影,透過這篇文章,讓我們一起回顧他精彩的16年職棒生涯。

作者:辰海

請繼續往下閱讀

鄭兆岳這個名字,是不是讓球迷們覺得既熟悉又陌生呢?這是現任富邦悍將教練鄭兆行以前的名字,透過這篇文章,讓我們一同回顧「阿讓」精彩的16年職棒生涯。

 

回憶起興農牛的打擊陣容,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然是與三劍客齊名的三番刀打線,由內野魔術師東哥黃忠義領軍,加上當時從味全來的強打少年張泰山,以及年紀最輕的洲際盃與港口盃國手鄭兆行組成,絕對是當年興農能拿下二連霸的關鍵之一。

 

 

在1997~1999年,那個兩聯盟惡鬥的時代,中職並沒有進行選秀會,而是改採特考或入團測試等方式取代,1999年進入興農牛的鄭兆岳,便是透過自行與球隊測試後簽約,直接進入中華職棒。

 

新人球季(2000年)就挑起興農主戰游擊手的位置,出賽88場,在進攻端繳出2轟、8盜和0.244的打擊率。這游擊的位置一站就是12個年頭,直到2012年後才漸漸移防內野其他位置守備。

 

2002年,「阿讓」改名為鄭兆行,也將背號從8號改穿88號,而他在這一年繳出生涯最高的0.313打擊率,在現在這個打高於投的聯盟中,3成打擊率似乎不是甚麼值得訝異的事,但在那年鄭兆行的打擊率可是在足夠打數下(PA >= 3.1 x G)排名全聯盟第五,甚至比彭政閔(0.310)還要高,身為游擊手還能有這樣的打擊火力實屬珍貴。

 

但在2003年的總冠軍賽,卻發生一件令所有球迷都難以忘懷的羅生門事件。

 

 

時光回到2003年總冠軍賽第五場,已經聽牌的兄弟象在四局下取得3:1領先,這時鄭兆行擊出了關鍵安打,在二壘慶祝時卻見到黃衫軍的守備球員下場休息,原來是一壘裁判蘇建文先生認定他漏踩壘包判定出局。

 

先不論那個年代還沒有輔助判決,更慘的是因為當時著重上半身的特寫,因此整個球場沒有任何一個鏡頭帶到當時鄭兆行繞壘腳時的畫面,也讓這件事成為羅生門。

 

有鑑於此,在隔場比賽中外野的鏡頭就開始帶到跑者全身的畫面而非特寫,後來整個球場的攝影機數量也隨之增加,盡可能做到無死角的拍攝,再加上輔助判決的幫助,現代棒球的誤判才得以大幅減少。但阿讓當時的那個play,卻成了千古懸案無人得知真相。

 

 

2004年球季初,興農牛的總裁楊天發於開訓時對外公開表示若再拿不到總冠軍將要解散球隊。而這年鄭兆行用31次盜壘拿下盜壘王,並在台灣大賽中以4勝3敗力克統一獅隊,獲得夢想八年之久的首座冠軍。

 

隔年阿讓扛起了隊長之職,並率隊再次打進總冠軍賽,以直落四的成績擊潰首度闖進總冠軍賽的誠泰Cobras隊,完成隊史首度二連霸。

 

2009年,鄭兆行與隊友組成了「我讓全太危險轟死你」打線,這是他生涯出賽最多的一季,儘管沒能殺進總冠軍賽,但阿讓不僅在自家花蓮擊出逆轉兩分砲,更捧回生涯第一座游擊金手套獎。

 

 

而在2012年7/29對上兄弟象隊時,從湯瑪仕手中擊出個人職棒生涯千安,這也是中華職棒史上第11人達成此紀錄。

 

球隊轉賣給義大後,鄭兆行隨之成為興農牛的末代游擊手,他也漸漸淡出游擊防區,交棒給旅美歸國的選秀狀元胡金龍。在義大犀牛成軍後的正式首戰擔任二棒二壘手。

 

即便換到二三壘,守備仍有一定功力的鄭兆行依舊有美技演出,在義大首年還有100場出賽,打擊率更是平生涯最高0.313,此時的他距離五十轟僅剩一步之遙,然而這一步卻成為阿讓的一個小小遺憾。

 

 

從新人球季開始連續10年都有全壘打的阿讓,在前十年已經累積48轟,眼看50轟的里程碑近在咫尺,但對鄭兆行來說卻是遠在天涯。因為在他生涯後期僅再擊出一支全壘打(2012年),他把在一軍的最後一轟留給了身披興農牛球衣的自己,爾後雖然有幾次打擊咬中球心,但小白球就是不捧場的擊中全壘打牆上徒留迴響,讓他的生涯全壘打支數,就這麼的停在49支。

 

 

在生涯最後一年於二軍對上林岳平開轟,也算是達成廣義上的中職一二軍生涯五十轟成就。但不論如何,這都無損鄭兆行精彩的職業生涯,1212安110盜讓他成為千安百盜俱樂部的成員之一,而自從高掛球鞋後,他那行雲流水般的守備便只能從記憶與影片中回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