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4

病毒又不是我帶來的 狂人 Adebayor 做自己

「新冠病毒不是我帶來多哥的」,當外界期待 Emmanuel Adebayor 如其他來自非洲的球星捐錢救災時,他在個人臉書直播中如此回應。

作者:whoelse_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依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多哥(Togo)受感染的人數並不多,只有128人,但死亡率卻高達 7%,仍有相當高的危險性。

非洲的醫療支援相對其他地區相對落後,紛紛有許多球星利用不同的方式幫助自己的國家。曾為巴薩隆納(Barcelona CF)出賽 144 場,攻進 108 球的 Samuel Eto’o 捐出裝有食物、肥皂、乾洗手和預防裝備到喀麥隆的首都杜阿拉。

帶領切爾西(Chelsea F.C.)拿到隊史第一座歐冠冠軍,並調停象牙海岸內戰的傳奇人物 Didier Drogba 則捐出用逝世傳奇前鋒 Laurent Pokou 命名的醫院,給象牙海岸的政府一起對抗病毒。

看到這麼多前輩紛紛慷慨解囊,許多目光來到 2008 年非洲足球先生 Emmanuel Adebayor 的身上。人們也希望 Adebayor 為自己的國家做點什麼,而他直截了當的拒絕了。

「我做事情總是隨心所欲,而不隨其他人的期望。我對把我和 Samuel Eto’o 和 Dider Drogba 相比的人感到抱歉,他們總是問說為什麼我沒有基金會,或是為什麼我不捐獻,講的好像新冠病毒是我帶到多哥似的。」

「我並不是他們,我是我,Sheyi Emmanuel Adebayor。一個簡單的忠告給那些認為我應該捐錢的人,我不會那樣做。就是這樣,謝謝並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雖然說做公益這種事情,真的完全是出自於個人意願,但在現在這個非常時期,加上面臨眾人無形的壓力下,還可以如此做自己真的是相當有「抗壓性」的球員。

Emmanuel Adebayor 在 2006 年從摩納哥(AS Monaco)以 1,000 萬歐元轉會到阿森納 ( Arsenal F.C.),短短三個賽季裡,貢獻 46 顆進球。雖然從沒有拿過獎盃,但賣給曼蘇里入主後的曼城(Manchester City F.C.),讓阿森納賺得 1,900 萬歐元的轉會費,是槍手在「年年賣隊長,為還新球場債」的黑暗時期裡,教授溫格(Arsene Wenger)一筆漂亮的投資。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 Adebayor 跟阿森納的恩怨情仇,也因此而展開。談到英超史上最知名的慶祝動作,他應該可以角逐第一。

2009-10 賽季第五輪,曼城主場迎戰阿森納,也是 Adebayor 離開老東家後的首次碰面。比賽剩下十分鐘,曼城以 2 : 1 領先,Adebayor 在禁區接獲 Shau Wright-Philips 從右邊的傳中吊球,直接頭槌破門。

之後展開十萬里狂奔,跑過大半個球場,面對客場球迷看台,做出一個漂亮的雙膝跪地滑草,並展開雙手,彷彿在說:「怎樣。」

阿森納球迷當然是氣炸了,看著幾個月前還是自家的球員跑過大半場,就為滑這麼一下?

多年後,Emmanuel Adebayor 有為這件事情做解釋,他表示看台上傳出帶有種族歧視的歌聲,歌詞提到他爸爸的工作在洗大象,媽媽是妓女。他則用球場上的表現來回應一切。

當時的慶祝他馬上吃下一張黃牌,賽後得到 25,000 英鎊的罰鍰跟兩場禁賽。這也是為什麼他在往後的生涯中,較少極力呼籲反抗種族歧視。也許只是深感無力。

更多疫情相關:

不願減薪就是不義?疫情期間的道德困難-Mesut Ozil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