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4

不再只從電視觀:從Trackman看中職好球帶。

臺灣裁判的好球帶到底好不好爭論已久,大家都是看電視,從電視角度來批評指教裁判的好球帶,如今真有團隊利用trackman系統解釋與研究中職裁判好球帶的問題,讓我們一覽這篇「以機器學習建模從Trackman雷達資料中推估職業棒球賽事中主審的好球帶大小與形狀」的論文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導讀

中職好球帶從2020年開賽以來一直受到全球矚目,是的,全球,因為這是全世界在五月以前唯一正式進行的職業棒球比賽,隨著受歡迎程度增加,中職好球帶又再次回到臺灣棒球迷的視野中。

中職裁判在國際賽的表現受人讚譽有加,在國內卻飽受質疑,在討論好球帶之際,我們經常會聽到有人說「電視上看到的好球帶不準」,這句話聽來像藉口卻是真的,除開特殊比賽,中職大部分的中外野攝影機都是設置在中左外野,除了讓左投手每種球路看起來長相都差不多以外,同時也影響到從電視上觀看好球帶的判斷。

這篇「以機器學習建模從Trackman雷達資料中推估職業棒球賽事中主審的好球帶大小與形狀」的論文是採用有名的Trackman系統,收集足夠數量樣本撰寫而成。

本文將會告訴我們:中華職棒的好球帶長相如何、為什麼會是這樣的長相,以及我們最感興趣的:裁判好球帶的一致性到底如何,為什麼有時候感覺裁判在好球帶邊緣會有伸縮自在的愛?

論文都會先闡述方法與限制,再做出推導與結論,如果你很急著知道結果當然可以選擇直接跳到最後面,在這裡不免要先為這樣的人加註警語:如果跳過方法和限制直接看結論,然後拿著本文的數據去和人戰,作者將不會為此背書,而且其中一位作者還可能會問你「我有說過嗎?」

最後:由於本文甚長,在此處為各位標記傳送門:

P1. 摘要;導論

P3. 方法:資料概覽;測量與流程

P4. 結果:資料分析-左右打;球數

P.5 資料分析-個別裁判好球帶的大小;好球帶對稱性

P.6 資料分析-判決的一致性;討論-兩種方法的一致性;裁判可以如何運用此次研究結果

P.7 結論

 

主審
裁判,其實是很辛苦低
照片取自運動視界圖輯,運動視界授權使用

 

以機器學習建模從 Trackman 雷達資料中推估職業棒球賽事中主審的好球帶大小與形狀

 

本文為發表於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rformance Analysis in Sport, Vol. 20, No. 2 之論文 "Approximating strike zone size and shape for baseball umpires under different conditions" 的中文翻譯,原文作者為台體大資傳系黃致豪副教授以及逢甲資工許懷中助理教授,譯者為 Shasta Yeh。

 

摘要

對於一顆打者並未揮擊的投球,主審依其通過本壘板時的位置將其判定為好球或壞球,而在此情況下應該被判為好球的區域被稱作好球帶。在棒球規則中好球帶是一個矩形;然而實際上,好球帶的形狀與大小皆是由裁判心證決定。

本篇論文基於 2018 年間,藉由 Trackman radar 所收集之 5,297 筆打者未揮棒之投球資料,以機器學習技術推論估計了各別裁判於球數、左右打等不同情況下之好球帶的形狀與大小。

推估所使用的方法有二:第一種是使用 local polynomial regression 估計出在各種狀況下與不同位置下之投球被判好球的機率,以機率 0.5 與 0.75 的等機率線 (即在此線內被判好球的機率 > 0.5/0.75) 描繪各別裁判在各種狀況下之好球帶的形狀。第二種方法為利用決策樹演算法,推估計算各別裁判在各種狀況下其好球帶的在上下左右的判斷基準。

透過上述兩種方法對於好球帶形狀與大小進行推估,可以評量出每位裁判的好球判定的水平。我們的實驗結果顯示好球帶的變化在棒球中非常常見,而投手、打者與捕手也許能應用這個知識來取得他們的優勢。

導論

在棒球比賽中判定好球並非易事,而且多少帶有主觀因素。一場球賽中主審平均要蹲在本壘板後面三個小時,盯著時速超過140公里並挾帶強烈尾勁的投球,並決定這顆球是否有通過一個五角形柱狀的空間超過兩百次。在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MLB)網站上對好球帶的定義如下:

好球帶為在本壘板上方,上方界限在肩膀頂端與球褲頂部兩個點的中間;下方界限則在膝蓋底部。好球帶必須以打者準備打擊時的站姿為基準。一記投球僅有在球的任何一個部分通過本壘板上方時未於上述區域內方能算一記好球,其餘的皆為壞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