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5

【終生綠魂】不只是大鬍子壯漢—Aron Baynes

「一日綠軍人,終生綠軍血」這句話是大部分的塞爾提克迷都曾經聽過的一句話,源自於Kevin Garnett和Paul Pierce在被交易到籃網後仍然說他們這輩子都會是流著綠色的血。許多球員或許只有短暫的加入塞爾提克,但注入內心深處的綠血會永遠存在。這是「終生綠魂」系列的第一篇,主角是—Aron Baynes。

作者:三井 瘦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壢小跑車

推Aron Baynes!

「一日綠軍人,終生綠軍血」這句話是大部分的塞爾提克迷都曾經聽過的一句話,源自於Kevin Garnett和Paul Pierce在被交易到籃網後仍然說他們這輩子都會是流著綠色的血。許多球員或許只有短暫的加入塞爾提克,但注入內心深處的綠血會永遠存在。

這是「終生綠魂」系列的第一篇,主角是—Aron Baynes。

 

第一章:與籃球相遇

「那時候的我只會把球接住然後往籃筐砸,那絕對只能叫做砸球,不是投籃。」

Aron Baynes在一次採訪中回憶起15歲時第一次接觸籃球的模樣這樣說道。

小時候的Aron就長得比同年齡的孩子來得還要魁武了,但在15歲以前他只接觸過橄欖球,因為他可以靠著他的身材非常輕易地打出好成績。是Aron的哥哥Callum Baynes帶領他進入了籃球的世界。從小個性就非常不服輸的Aron在一次又一次的被哥哥用經驗輾壓後反而開始對籃球產生了非常濃厚的興趣,而就此展開了自己的籃球生涯。後來Callum成為了一名職業籃球選手,這也成為了Aron不斷努力的動力之一。

在決定往籃球發展以後,Aron遇見了他的恩師—Aaron Fearne。那時候的Aron幾乎等同於一張白紙,但在Aaron Fearne長時間的訓練下,Aron逐漸成為當地的明日之星,也成功入選了昆士蘭當地的運動代表隊。

因為在代表隊的出色表現,Aron得到了進入澳洲運動學院訓練的邀請。這段時間Aron持續與Fearne教練一起訓練,Fearne教練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讓Aron模仿Tim Duncan的進攻動作以及防守站位,而這也為Aron未來加入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埋下了伏筆。

從澳洲運動學院畢業後Aron選擇加入身處於非常高強度聯盟(Pacific 10)的華盛頓大學。在選手強度非常高而且肢體碰撞頻繁的聯盟中,Aron的強硬球風得到了非常好的發揮。

華盛頓大學的總教練Tony Bennett說過:「Aron打球的方式就是會拚死的努力,大部分的球員都只能做到在剛開始的時候努力,後來就會後繼無力,但Aron會無時無刻都在努力,這是非常珍貴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不像一般新秀會選擇入學一年後就投入選秀,Aron決定要取得學位,確保未來能夠沒有後顧之憂後再投入選秀。然而故事的發展不如Aron所預期的那麼順利,儘管在Tony Bennett的體系下Aron的球技每一年都有著非常明顯的成長,但是四年下來所繳出的數據不夠驚人,沒辦法吸引到球探們的注意。最後在當年度的選秀會上落選而開啟了接下來的浪人生涯。

第二章:在挫折中成長

在選秀會上落選後,Aron選擇和立陶宛的Lietuvos Rytas簽約,但是這時的Aron依然沒有放棄進入NBA的夢想,所以他選擇同時加入洛杉磯湖人的夏季聯賽隊伍,為進入正式名單做出最後一搏。然而Aron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只有場均11.5分鐘的上場機會,只能繳出2分2.8板的成績,最後只能前往立陶宛開始他的打工人生。

在立陶宛的那一年,Aron花了非常長的時間去適應職業級別的籃球比賽強度,身為一個新秀,他只能用盡全力的去吸收經驗和技巧。儘管因為沒能夠獲得穩定的上場時間,表現得差強人意,但他仍然獲得了代表澳洲參與FIBA世界盃的機會。雖然只是以潛力新星的身分去見習,但這也給了Aron一個很好的機會能夠去近距離的學習那些世界級的頂尖球星。隨著世界盃的落幕,Aron也獲得了一張新的合約,對象是德國的EWE Oldenburg。

已經能夠適應職業級別強度的Aron對新的球季充滿了無限的想像,深信著會有更多的表現機會和上場時間,說不定能夠一舉打出名堂。EWE的總經理也對Aron抱有相當大的期望,形容他是歐洲聯賽中最有潛力的中鋒之一。然而最後事與願違,在德國聯賽的四十場比賽中,Aron只能繳出6.8分3.7籃板的成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