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5/15

【終生綠魂】不只是大鬍子壯漢—Aron Baynes

「一日綠軍人,終生綠軍血」這句話是大部分的塞爾提克迷都曾經聽過的一句話,源自於Kevin Garnett和Paul Pierce在被交易到籃網後仍然說他們這輩子都會是流著綠色的血。許多球員或許只有短暫的加入塞爾提克,但注入內心深處的綠血會永遠存在。這是「終生綠魂」系列的第一篇,主角是—Aron Baynes。

作者:三井 瘦

中壢小跑車

推Aron Bayne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那裏我打得並不好,也沒有得到我所期望的表現機會。這讓我開始思考我想要得到的到底是什麼,後來我發現,我所期望的始終是在NBA打球。」

在一場訪談中,Aron這樣回顧了他在德國的時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確定了目標以後,Aron也決定好了他的下一站—希臘聯賽。希臘聯賽是一個強度比較低的聯盟,在那裡Aron能夠獲得非常充足的上場時間還有戰術地位,這也讓Aron終於能夠完整的發揮出他在歐洲的這三年來所學到的一切,最終他獲得了希臘聯盟的最佳中鋒獎,而這樣的表現也讓他成功擠進了倫敦奧運會的澳洲代表隊名單。當時的澳洲國家隊總教練是Brett Brown,Brett高超的球員養成能力讓Aron的球技在短時間內又獲得了大幅度的提升,也讓他在奧運的賽場上繳出了非常漂亮的成績單。

在頂著希臘聯盟最佳中鋒和奧運國家代表隊的光環下,Aron成功與斯洛維尼亞的Union Olympija簽約,希望能夠為前進NBA做最後一搏。隨著這幾年來的成長,Aron逐漸成為了能夠主宰戰局的球員。除了在場均得分排行榜佔據前十以外,Aron同時還是那年歐錦賽的籃板王。回想起兩年前在立陶宛和德國的表現,Aron知道他現在真的準備好要前進NBA了。

因為在歐錦賽的好表現,錦標賽結束後有不少球隊去聯絡Aron,但當馬刺隊一打給他以後,他馬上就答應了。除了因為國家隊的隊友Patty Mills和總教練Brett Brown都在馬刺的體系底下以外,Aron從小的模仿對象Tim Duncan也在馬刺隊,而且歷年來馬刺隊對於國際球員的成功培養有目共睹,所以Aron選擇馬刺隊作為他進入NBA的第一站。

作為26歲的大齡新秀,Aron剛開始的工作就只有負責犯規和鞏固籃板,雖然非常枯燥,但待在板凳深處依然是一個非常棒的機會讓Aron能夠學習其他球員的技巧,尤其是Tim Duncan。後來的一整年,Aron不斷的在NBA以及發展聯盟兩邊奔波,在不斷吸取經驗的同時,Aron也逐漸適應了NBA的碰撞強度。穩定的表現讓Aron進入了季後賽的輪替名單,甚至是在第一輪的第四場做為先發上陣,但最後馬刺隊在總決賽被熱火擊敗沒能奪得冠軍金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馬刺的第二年Aron仍舊是不斷的在NBA賽場以及發展聯盟徘徊,隨著時間,Aron成為了馬刺陣中非常重要的藍領長人,負責幫後衛擋人、搶籃板以及卡位這些非常耗費體力但又不會有太多人注意到的工作,但Aron知道這些都是獲得勝利的必要條件,所以甘之如飴。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馬刺兩年的培養後,Aron的上場時間和表現機會終於在第三年獲得了大幅度的提升,場均上場時間從前一年的9.3分鐘成長到了16分鐘,場均得分以及籃板量也都接近翻倍,雖然馬刺這個賽季最後在季後賽的第一輪就被淘汰了,但這個賽季的表現也證明了Aron的實力是可以在競爭激烈的NBA立足的。

「對我來說馬刺就是我的舒適圈,這裡有我從小就認識的Patty和在國家隊執教多年的Brett,因為在這支球隊我才能以那麼快的速度適應這個聯盟,也是這支球隊讓我確定我想要在NBA留下我的足跡。」

在馬刺隊取得非常棒的成績之後,Aron在休賽季投入了自由球員市場,最後以比前一年高出超過三倍的薪水加盟底特律活塞。雖然因為位置和主力重疊,Aron在活塞隊的表現不如預期,但在Van Gundy的鐵血執教下,Aron對於勝利的執著也更勝以往,更加的了解到每一次球權都可能會影響到最後的勝負,這也讓Aron的心態變得更加成熟,不再因為上場時間或是戰術定位而感到迷惘。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