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假日飛刀手-陳義信

對於看球資歷接近20年的球迷來說,他們絕對不會忘記陳義信這個名字。無論是不是象迷,你都不得不承認陳義信是職棒的第一個10年裡最具宰制力的投手。他的存在不僅讓兄弟象成為中華職...

作者:CHLin

Cheng Chunyuan

他的簽名真的是台灣棒球選手史上最美 沒有之一

淚的初體驗

       無論在中華職棒或是之後在TML,陳義信總是呼風喚雨,不可一世。然而回顧陳義信的成長歷程,卻像是某位台北市長候選人一樣,總是充滿著皺摺…喔不對,是挫折。從少棒到成棒,或者是赴日打球那兩年時光,陳義信的際遇總是比其他同期的選手差了一些。

       陳義信遭遇的不如意實在是不計其數,其中三次重大的挫敗不僅讓他寫下台灣棒球史上「第一」的難堪記錄,同時他也是唯一參與了這三次「第一」的投手,所幸還有從小到大的老搭擋陳金茂陪他一起,否則陳義信將成為見證三個「第一」的唯一苦主,究竟是哪三個「第一」?且讓我們從陳義信的少棒生涯開始看起。

       出生自後山花蓮的陳義信是阿美族原住民,這支台灣重要的原住民族群為台灣棒球提供相當多天賦優異的選手,而從花蓮發跡的榮工少棒隊也沒錯過陳義信這位天生好手,將他納入麾下。

       1976年,由陳義信、陳金茂、孫昭立、彭裕國等14位選手組成的榮工少棒隊與台東縣的仁愛少棒隊進行三戰兩勝的選拔賽,勝隊將可代表東區進軍全國少棒選拔賽。第一戰先由仁愛以1:0先下一城,沒想到第一戰萎靡不振的榮工打線在第二戰表現判若兩隊,在第一局就摧枯拉朽,將仁愛打得眼冒金星。

        正當大夥還搞不懂為何榮工會像是開了無雙技能般神勇無比時,眼尖的仁愛教練團發現榮工的二壘手和游擊手竟然都身穿著「9」號的球衣,眼見機不可失的仁愛馬上向裁判提出抗議,主審裁決這兩位「9」號回到休息室更換球衣了事,比賽繼續進行。

       仍然對榮工的神勇感到懷疑的仁愛教練,在極度懷疑榮工是否有冒名頂替的球員參賽的情形下,動用了千里眼部隊,派人擔任眼線在場邊注意有沒有任何異狀。無獨有偶,在三局下,仁愛又發現了登場的打者與擔任三壘指導員的小球員都穿者「8」號球衣。

       又是「9」號,又是「8」號,這時場上已是一團混亂,沒有人搞清楚究竟誰是誰了。仁愛隊強烈質疑榮工派出打手上場,並且要求大會判定榮工失格,但在大會的多位主要人員研究討論後,決定這戰重新打過,但榮工還是以9:0獲勝。

       決定勝負的第三戰,榮工派出的先發投手就是身為隊長的陳義信,他完投六局只失兩分,加上自己單場雙響砲,外帶五分打點的表現,讓榮工以12:2逆轉擊敗了仁愛,成功進入決賽圈。

        在當時少棒的生態,中南部(尤其是南部)球隊實力要遠大於其他地方,也因此當榮工少棒在進入決賽圈時並不被外界所看好。在參與決賽的七隊裡,中市隆昇和高市惠安被認為是最能問鼎冠軍的兩大熱門。果不其然,榮工在第一戰就被惠安來個下馬威,先發投手陳義信即使揮出全隊唯一一發全壘打也無法抵擋惠安的砲火攻勢,以1:9敗陣。

       被打入敗部的榮工連續擊敗南投和台北飛燕後,又和被隆昇打入敗部的惠安在敗部冠軍賽裡再度遭遇,或許是惠安輕敵,抑或是榮工復仇心切,榮工這回以9:4報了首戰落敗的一箭之仇,取得敗部冠軍,準備挑戰勝部冠軍隆昇。

       冠軍戰首戰榮工在逼使隆昇動用黃正吉、黃煚隆、廖照鎔三名投手的情況下,以6:3強行過關,最後的加賽雙方都精銳盡出,榮工以陳義信對決隆昇的張德勝。這是一場標準的投手戰,但在第一局似乎就決定了比賽的勝利,陳金茂和陳義信分別靠著保送與安打分佔一三壘,沒想到張德勝竟連續出現兩次暴投,讓兩名跑者都回來得分。而在兩分領先的情形下,陳義信投起來更加篤定,除了黃正吉在第四局的陽春砲以外,隆昇沒能再從陳義信手上拿到任何分數,2:1,榮工拿下成軍六年來首座全國少棒錦標賽冠軍,得到代表中華隊參加遠東區少棒賽的資格。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