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假日飛刀手-陳義信

對於看球資歷接近20年的球迷來說,他們絕對不會忘記陳義信這個名字。無論是不是象迷,你都不得不承認陳義信是職棒的第一個10年裡最具宰制力的投手。他的存在不僅讓兄弟象成為中華職...

作者:CHLin

Cheng Chunyuan

他的簽名真的是台灣棒球選手史上最美 沒有之一

       陳義信無疑是這支代表隊原先最被期待的右投手(左投手是曾經在中韓青棒友誼賽技壓韓國高中明星隊的陳明德,這支明星隊中的宣銅烈還曾經打敗過榮工的黃平洋。),第一戰面對去年冠軍賽才以14:2痛宰的波多黎各,陳義信在這回卻是因為腰部不適,只先發了一局就失掉一分提前退場,接手的陳明德沒能挺住1:1的僵局,在第六局被波多黎各連下三分,中華隊1:4被打入敗部。

       落入敗部的中華隊的對手是在敗部第一輪險勝美北隊的美東隊,美東隊在一開賽就先以兩發全壘打砲轟了中華隊,即使陳義信在第六局帶傷登板後援,成功阻止了美東隊的攻勢,然而狀況不佳的打線也沒有給予投手群太多的奧援,1:3,吞下兩敗的中華隊締造了自1974年,中華青棒代表隊參加羅德岱堡世界青棒賽9年來,第一次兩戰就被KO的記錄,這群少年兄只得草草打包,黯然回國,兩場比賽皆登板的陳義信應該是全隊最失意的一人,短短兩年間像是由天堂掉進地獄般,如此落差真是令人感慨。

        與少棒的「第一次」不同,這一回陳義信沒有興起離開球場的念頭,卻使他對於勝負更加執著,讓他在後來的比賽中因得失心太重而急躁,往往因為鑽牛角尖而讓自己遭到對手的痛擊。

        成棒時期的陳義信,一直給人的感覺是有著強投的資質,卻常因為一些細小的環節而未能夠成為真正獨當一面的Ace,由於三級棒球的種種挫折,加上獲選成棒代表隊次數較少,失去了接受名帥指導和大賽磨鍊的機會,投球技術也因此無法穩定進入成熟期。

        很明顯的,陳義信需要的是一名能夠帶領他突破的投手教練,一位能讓下駟變成上駟的伯樂。

 

 瘋狂世界

我好想好想飛 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那麼多苦 那麼多累 那麼多 莫名的淚水
我好想好想飛 逃離這個瘋狂的世界
如果是你 發現了我 也別將我挽回    

       五月天的成名曲之一《瘋狂世界》,用在1988年的陳義信,似乎是再貼切不過了。球技在成棒一直沒能夠有所突破的陳義信,確實需要逃離這個讓他不上不下的環境,到一個新的地方學習他需要的東西。

       經歷了前幾年青黃不接的換血期,棒協積極招兵買馬,寄望能夠在1988年的世界盃和漢城奧運能夠獲得好成績,參加兩大賽的球員大半都是後來的職棒好手,這梯中華隊在出征前被譽為是1982年起整體實力最堅強的中華隊,加上古巴隊因政治杯葛,選擇在最後一刻缺席漢城奧運,中華隊很有機會奪得史上第一面金牌。

       然而就在前往美國進行熱身賽後,中華隊就狀況頻傳,七場面對美國代表隊都落敗不說,還折損了呂文生、郭建霖兩員防守大鎖,加上杜福明、黃廣琪、羅世幸、宋榮泰狀況實在不理想,使得棒協不得不找上涂鴻欽、黃平洋、林仲秋、林易增、吳復連、陽介仁等六位效力日本業餘球隊的選手入替。傷兵累累,加上這六位旅日救兵也來不及調整狀態的情形下,陳義信成為1988中華隊最值得信賴的投手。

        世界盃首戰面對加拿大,中華隊以10:1談笑用兵,陳義信也僅先發3局就退場,為接下來的比賽留力。第二戰面對波多黎各,前三任投手黃平洋、涂鴻欽、郭建成都擋不住對方的攻勢,陳義信在9局下3:5落後的情形下登板後援,成功為球隊止血,即使最後未能反敗為勝,卻已足夠証明他是隊中狀況最好的投手。

       第四戰面對強敵古巴,陳義信受命先發上陣,前四局他投得虎虎生風,他的內角sinker讓紅色閃電們是一籌莫展,只從他手上擊出一支安打不說,還吞下5張老K,加上中華隊先下三分,陳義信很有機會成為繼莊勝雄、郭進興、涂鴻欽、林琨瑋之後,第五位擊敗古巴隊的先發投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