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9

【F1】英國戰後賽車運動復興象徵之一BRM車隊簡史[1]:美夢變成了惡夢

在戰火未歇的1945年3月,英國賽車手Raymond Mays於林肯郡(Lincolnshire)自宅向英國汽車業寄出了公開信,身為英國戰後賽車運動復興象徵之一,且在F1初期歷史中佔有一席之地的BRM車隊就此誕生,接下來就讓我們透過英國賽車記者Doug Nye於《Autosport》1976年12月23/30日號的專欄回顧這段歷史。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時間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來到尾聲的1945年3月,Raymond Mays於林肯郡伯恩鎮(Bourne)自宅向英國汽車業寄出了一封公開信,當年45歲,曾在戰前以ERA(English Racing Automobiles)旗下賽車手活躍於賽車界的Mays企盼英國汽車界能攜手合作,塑造如同德國在戰前賽車界的偉業,而他的魅力與說服力最終獲得了Oliver Lucas、Alfred Owen、Tony Vandervell與David Brown等人的支持。

當時Mays希望以4年時間與至少12萬英鎊(2020年價值約521.3萬英鎊、1.89億台幣)的預算完成一輛大獎賽賽車,而在計畫啟動的第一年,他就獲得了1/5的預算,並保證相關計畫賽車零件的價值於此同等。

到了1947年,Mays計畫已有超過100家公司參與,讓英國賽車研究基金會因此誕生,並規劃了一年5萬英鎊的預算,於此同時,Mays與戰前合作的賽車工程師Peter Berthon所持有的Automobile Developments改名為British Racing Motors,英國在大戰後最知名的賽車隊BRM就此誕生。

賽車研發、組裝的相關作業全都在鄰近Mays林肯郡自宅的倉庫中進行,除了身為首席工程師的Berthon外,兩位前ERA成員:首席機械師Ken Richardson與製圖師Eric Richter也加入了這款預定將搭載1.5公升V16機械增壓引擎的大獎賽賽車Type 15的行列。

隨後未來打造出Jaguar知名V12引擎的工程師Harry Mundy與另一位工程師Frankie May加入了研發行列,並讓賽車在1947年春天有了大致的樣貌,並在夏天開始外包生產所需零件,不過計畫的缺點就在這時顯現。

為了讓所有支持者獲得利益,BRM必須將零件生產業務分配給多達350間公司或工作坊,像是由Rolls-Royce負責製作、大小為12x12x5英寸的二階機械增壓機(two-stage supercharger)就由BRM發包給24家供應商製作所需的124個零件。

性能遠超出規劃的1.5公升V16機械增壓引擎

除此之外,戰後的英國為了維持社會穩定而被迫繼續採取原物料管制,導致賽車零件花了長達13個月的時間才開始進行交付,此時已是1949年5月,正好是Mays計畫的結束時間點——而且到了同年12月都還沒上路,而在基金會已快失去耐心的情況下,BRM只好在1949年12月15日在距離伯恩不遠的佛金漢(Folkingham)空軍基地進行首試。

雖然就常理來說,Type 15所搭載的V16引擎應該已準備就緒,不過Mays與Berthon認為這具引擎還需要更多調校時間,但這時相關計畫的支持者已經向大眾宣傳BRM賽車將是「世界最強」,在箭在弦上的情況下,Mays與Richardson只能硬著頭皮開始測試,並在長達2000碼的直線跑道盡頭測出超過100英里(約160.9公里)的極速。

進行測試的Richardson

根據Mays的回憶,賽車在減速前曾達到190英里(約305.7公里)的速度,和原本計劃的在11,000轉產生400匹馬力時來到的140英里(225.3公里)高出許多,如果是現在的話應該會是一段佳話,但當時這並非助力。

於是在基金會的新壓力下,Mays與Berthon又在1950年5月於銀石賽道(Silverstone)的歐洲大獎賽(即F1錦標賽歷史首戰)中展示了這輛覆上經典英國賽車綠色的Type 15賽車,並制定了在8月於同賽道的國際盃出賽計畫,不過這時BRM才正開始遇到各種狀況。

在F1歷史首戰進行動態展示的Type 15,不過當時就因引擎問題早早收工

最大的原因就是那具不穩定的機械增壓引擎,當時Richardson好不容易完成了2號引擎,並準備將3號引擎安裝至接近完成但尚未測試的2號車架中——這時他們發現當轉速來到11,000轉時,引擎會開始不斷出現點火異常(misfiring),進而導致縮缸。

當時BRM已經決定要在銀石國際盃中推出由Raymond Sommer與Peter Walker,以及Mays與Reg Parnell的兩車組陣容,為了解決這項問題,Berthon與稍後加入的前Lagonda/Rolls-Royce工程師Stuart Tresilian持續在佛金漢進行除錯作業。

雖然BRM團隊經過了日夜不休的努力,但問題仍舊沒有解決,讓他們只能無奈的前往銀石賽道,不過此時他們已經錯過第一場練習賽,更慘的是兩輛賽車在佛金漢進行最後測試時都出了問題。

可是在基金會與贊助商《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的出賽壓力下,一輛賽車好不容易在比賽當天的凌晨4點30分完成修復作業,且在Mays與Sommer的駕駛下取得出賽資格,不過在由義大利傳奇車手Tazio Nuvolari擔任掌旗官的預賽(Heats)裡,由Sommer駕駛的賽車只移動了幾英寸就因傳動軸受損而退賽。

雖然引擎性能強悍,但可靠度嚴重不足成了Type 15永遠的痛

在BRM團隊將備受期望的賽車推出場外時,觀眾看台不僅爆出大量噓聲,甚至還有觀眾極盡嘲諷的向賽車丟零錢,Mays的美夢頓時成了惡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