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縱然夢想已盡,未完的人生依然可期!桑田真澄想對高中球兒說的一席話

我們需要再一次對甲子園進行反思。高中球兒們往往會有「甲子園就是一切」的想法。當然,甲子園確實相當重要,但在漫長的人生路上卻絕非如此。透過棒球來學習各式各樣的事物,並且成長茁壯,我想這才是打棒球的意義。

作者:野球喵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Melody Huang

沒辦法關門打嗎?(舉手

野球喵藏

閉門比賽之前曾經有被討論過,但光49支出場校球隊及相關教職員,在短時期內要移動並聚集至兵庫縣。再加上考量先前因日本政府頒布緊急事態,導致大多學校在3月多就停止球隊活動。考量這段時間所產生的體能空窗期,在夏天高溫下容易出現中暑的風險性也比往年更高。

日本高等學校野球聯盟於5月20日正式作出決議,由於受到武漢肺炎疫情所帶來的衝擊,從地方預賽大會,以及原訂將在8月10日舉行的第102屆夏季甲子園大會都將全數中止。日本高中球兒,特別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想要一圓甲子園的夢想,也隨著今年春甲、夏甲的接連停辦而無疾而終。

此消息一出,想當然爾引發了棒球界及日本社會上正反不一的看法。有部分的人認為孩子們的青春無價,就這樣硬生生地剝奪他們高中的最後一個夏天實在於心不忍。但也有人能夠體諒官方這次的難為之處,畢竟萬一要是發生更嚴重的事態,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在每一位日本球兒的心中,他們不一定有著成為職棒選手的目標,或許也從未對大聯盟有過非份之想。但唯獨甲子園不一樣,畢竟那是他們與同窗好友所共同編織的美好夢想。在高中三年期間代表PL學園5度挺進甲子園,並與清原和博以「KK搭檔」之名威震天下的棒球名宿桑田真澄,也在受訪時談到他對日本高校棒球接下來的看法,同時也勉勵此次無辜受到波及的小球員,希望他們能夠在未來的人生道路上繼續努力。

【圖片出處:yahoo japan

 

對於這一次甲子園的停辦,如果最後只單純地將其視為一場悲劇的話是絕對不行的。我認為這同時也是一個很難得的契機,讓我們有機會能夠重新思考及審視高校野球往後的發展。雖然高校野球已累積長達百年以上的歷史,期間內也發展出一脈相承的機制與理念,但在面對新型冠狀病毒這個看不見的敵人時,我深刻地感受到的是,科學的力量。

【圖片出處:朝日新聞

 

回顧1915年舉辦的第一屆甲子園大會,那時僅僅只有10所學校參加。在那個沒有日本職棒,也沒有東京六大學聯賽的年代,甲子園對大多數的選手來說就是棒球的終點,再加上當時的運動醫學也不夠發達,也讓日本野球界試圖透過精神力上的鍛鍊來提升競爭能力上的表現。

100年後的今天,現在的甲子園不但參賽規模擴大到49間學校,也有日本職棒甚至大聯盟的舞台存在,在訓練方式和技術理論上也有著劇烈的演變。雖然高校野球已經開始針對休息日、大會整體時程的安排以及規則上逐步地做改變,但從科學的角度而言,我認為還必須要有更進一步的進化。

具體上來說,就算春夏的甲子園還是以淘汰賽的方式舉辦,但在甲子園以外的正式比賽若是能以聯賽的方式舉行,不管球隊的強弱與否,都可以在球場上累積更多的實戰經驗。另外要是對學校的隊員人數採取限制,我認為這也有助於公立學校與私立學校間的戰力平衡。藉由合理的練習法來提升訓練時的效率,同時兼顧學業與睡眠的時間也十分必要。

除此之外,我們仍需要再一次對甲子園進行反思。高中球兒們往往會有「甲子園就是一切」的想法。當然,甲子園確實相當重要,但在漫長的人生路上卻絕非如此。透過棒球來學習各式各樣的事物,並且成長茁壯,我想這才是打棒球的意義。

雖然今年發生了任誰都料想不到的事情,但透過這次的試練,我希望你們能夠從中學習到,在朝著目標前進時的堅持不懈和努力的重要性。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我得知這次停辦的決定時,我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些連最後一次挑戰甲子園的機會都化為泡影的高三生。包含今年稍早的春甲,在他們高中時代的最後一年,不管是春天還是夏天的甲子園都未能開打,我真的很心疼。

對我來說,甲子園是讓我大幅成長的所在。因此我也非常希望能夠一賭他們在球場上活躍的英姿。但另一方面,說到全國性的大賽,勢必將有數以萬計來自各地的人們爭相踴入甲子園的舉辦地兵庫縣和大阪,再加上交通和住宿上相關的問題,實在無法否定不會發生群聚感染的可能性。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一個決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