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作者:alonetogeth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最後一片藍

Nadal被淘汰了,馬德里當地報紙的封面是Verdasco擊敗Nadal後親吻藍土球場的照片;而報紙刊出後沒多久,Rafa本人則是在臉書上傳他捕獲一隻大魚的照片,在微笑的西班牙人身後,是一大片美麗的地中海風光,那天空很藍,非常藍……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藍色馬德里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Nadal不會打球?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6年,Nadal的逆襲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Uncle Toni

面對各界針對藍土球場所發出的質疑,始作俑者Ion Tiriac這麼回應:藍土球場的確是太滑了,對此我向大家道歉,因為我們當初在整理場地時把下層土壤給壓得太緊實了,以至於鋪上藍土表面時,兩種土壤密合的程度不夠理想。

而為改善此狀況,這位頗負盛名的網球賽主辦者,要求工作人員把鹽給撒在各球場,因為理論上,鹽是可以幫助土壤接合/密合的,但這卻成為Tiriac在馬德里最致命的錯誤!高溫、乾燥的天候狀況,使鹽無法溶解於土壤之中,卻反而讓藍土場地滑上加滑,讓比賽情況變得更險象環生。如果明年他們還是堅持藍土球場或使用螢光球這些東西,那是他們主辦方的自由,但是我將不會參賽!在賽事初期便被淘汰的Novak Djokovic這樣抱怨。

環繞著馬德里公開賽的爭議愈演愈烈,此時Ion Tiriac卻又發表一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言論,好比說他講到:我從來就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racist),我對各種”顏色(colors)”都沒有意見,不管他們是黑的、黃的或紅的。這個笑話沒有激起任何正面的漣漪,而他又在Nadal失利的傷口上撒鹽:身為一個網球迷,我無法理解為什麼他(Rafa)會在第三盤5比2領先的狀況下被逆轉?記憶中我可沒見過這種事,我跟皇馬主席Florentino Perez(他也是Nadal的好朋友)談過,足球員也常在雨中比賽,他們腳步不也是會打滑嗎?那像是F1呢?難道那些車手不是冒著生命危險在比賽嗎?

這樣的話語很難不讓人聯想到,Ion Tiriac意有所指地在暗示,現代的網球選手是不是太敏感、太草莓了呀?!Nadal被淘汰了,馬德里當地報紙的封面是Verdasco擊敗Nadal後親吻藍土球場的照片;而報紙刊出後沒多久,Rafa本人則是在臉書上傳他捕獲一隻大魚的照片,在微笑的西班牙人身後,是一大片美麗的地中海風光,那天空很藍,非常藍……

Ion Tiriac篤信”攻擊就是最佳防守”這句話,因為羅馬尼亞人說他不會被Nadal和Djokovic那些說要退出明年賽事的話語所影響:如果你主辦的賽事,會被少數一兩位選手所左右,那麼其中必定有問題。如果Nadal和Djokovic明年不來,難道我們就要取消馬德里公開賽嗎?這個問題對大眾和電視媒體來講是一個很好的教育機會!

而約莫一個月之後,ATP宣佈終止藍土實驗,明年馬德里公開賽將恢復紅土場地,我們必須確保場地對球員來講是兼具安全性與公平性的,ATP官員這麼發表。對Tiriac來講,這種結果實在令他難以下嚥,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居然有球員敢擰住他的手!在隔年的比賽中Nadal公開讚揚主辦方:這非常棒,我要感謝他們做了改善,現在馬德里公開賽有了世界頂級水準的場地!大會主席Manolo Santana笑得合不攏嘴,但在2012年情況完全不是這樣,就連Ion Tiriac這位久經沙場的老將(他說當他還在打冰上曲棍球時,每次上場大概都有2萬個對方球迷想要殺掉他),決賽時也讓Santana獨自一人先走出場(Tiriac本人則是慢了大約30秒),因為Santana可能承受不了跟他一起走出去時,觀眾所發出的噓聲。

Triac說他仍然百分之百確信藍土場地要比紅土好,很可惜部分球員被表面太滑這議題困惑了,但未來絕對是藍色的!好比說田徑場很早就有藍色表面了,奧運會那些傢伙應該不是瘋子吧?我對Nadal沒有任何不敬,也對他的意見表示尊重,但網球比賽本身存續的時間絕對會比Nadal或Djokovic存續的時間要久。而你看看2012年的冠軍Roger Federer(空前也可能絕後的是,Federer成為史上第一個在馬德里公開賽室內硬地、紅土、藍土等三種場地都拿下男單冠軍的選手),他是個紳士,也是網球史上最佳球員,他告訴我:如果我打起來像在滑冰,那麼我的下個對手、或下下個對手也是在滑冰。而我想正是這種心態說明了為什麼他會奪冠!

說到底,不管怎樣,Ion Tiriac依舊還是Ion Tiriac呀……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少年Nadal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神秘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