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閱讀野球系列》「猿夢、獅捨、識象、邦忙」全都有? Keith Law新書解釋為什麼好球帶會不一致

網路鄉民常說中職主審「猿夢、獅捨、識象、邦忙」全都有,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球隊被國內變形蟲好球帶殘害許久,也導致了聯盟打高投低的現象。在Keith Law的眼中,好球帶不一致是普世的事實,但是原因只有一個:裁判是人。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中肯。
但不信的球迷還是不信,因為球迷也是人 XD

最近台灣中華職棒打得如火如荼,而也因為全世界只有台灣和南韓有職業棒球比賽如期開打,所以中華職棒的比賽就獲得了國內外的關注。最近網路上除了談論球很彈之外,另一個被一再討論的就是主審好球帶的問題。

相信有看過網路上對中職裁判的評論的朋友們,應該對「猿夢、獅捨、識象、邦忙」這些戲謔裁判的用詞不陌生。會有網友酸民這麼稱呼,不外乎就是因為他們會認為自己的球隊被裁判的判決所剝削,而讓對手得利。然而,這樣的批判是對的嗎?對美國棒球作家兼球探Keith Law來說,這問題的答案是:對,裁判的確偏頗。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樣。

幾年前出了數據派入門經典《智慧野球》(暫譯,原文為Smart Baseball)的Law在他上個月出版的新書《從心看棒球》(暫譯,原文為The Inside Game)中,Law打算引用認知心理學和行為經濟學裡面的概念,來試圖解釋一些棒球場上和場下的決定和言行。而在他書中第一章,他就直接提出了他對裁判好壞球誤判的情形發出見解。對於裁判之所以會誤判,Law認為這起因於錨定效應。

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這個概念,是由Daniel Kahneman和Amos Tversky兩位心理學者在1974年的文章中提出。他們在該研究實驗中要求測試者在五秒內算出以下兩條數學公式:
8 x 7 x 6 x 5 x 4 x 3 x 2 x 1 = ?
1 x 2 x 3 x 4 x 5 x 6 x 7 x 8 = ?
他們發現測試者因為時間不足,而試圖估算。結果,除了這些測試者沒辦法直接算出答案40320外,他們還發現了這兩組估算的答案會因為受試者看到公式前面的數字大小而受到影響。上面第一條公式的普遍估算結果會是2250,第二條則是512。

Kahneman和Tversky兩人推論我們會過度偏重或是依賴過去的經驗或所獲得的資訊(稱作錨點),而影響我們的決定。我們會一再參考錨點,然後一再進行修正。有時候這可能會讓我們的決策越來越好,但也有可能會讓我們誤入歧途,而陷入當局者迷的圈套。

那麼這和裁判判好壞球有什麼關係?儘管裁判對於好球帶的規定有很好的認知,他們跟所有的人類一樣,都會有意識或無意識受到錨定偏差的影響。根據Daniel Chen、Tobias Moskowitz和Kelly Shue三人在2016年的研究中,裁判必須在當下立即判斷好壞球的時候,其實是會受到前面一球的判決影響,尤其是當第二顆球的位置是在邊緣時,前面那一球的判決多少會讓裁判有錨定的現象。所以換句話說,裁判判決好球帶邊緣的球時,會受到前面那一球,甚至是前面幾球(無論位置是否相同)的判決影響。

此外,Chen、Moskowitz和Shue三人根據他們的研究,提出了裁判之所以會這麼判,其實是犯了「賭徒謬誤」(gambler’s fallacy)。此類型的機率謬誤就是所謂「事不過三」的謬誤。舉例來說:假設我們今天丟銅板,儘管每一次正面或反面出現的機率是二分之一,我們會因為前面都是正面或反面,而認為這次不會再重複,反之亦然。而在裁判判決受到錨定影響時,他有可能會因為已經這個位置前面判了好球或壞球,而會預先認定這球會是好或壞,導致了所謂補償判決。也因此,我們有時會看到同一個位置的球,前面判好球,後面就改判壞球的情形,反之亦然。

裁判之所以會受到錨定效應影響或是有賭徒謬誤並不代表裁判心理軟弱,因為這些認知上的偏差及謬誤,每個人都會發生,更何況是必須要在毫秒之間就判定好壞球的裁判。如果他們花了一段時間才判,那雙方球隊和觀眾一定會覺得為什麼要等那麼久然後開始鼓譟,而他們對裁判的信任及尊敬也會動搖。

因此,至少根據Law的假說,裁判為了能夠在短時間內裁定好壞球,有時候在邊緣的球就會受到錨定效應影響,再加上賭徒謬誤在心裡驅使裁判將每個其實不相干的球連結在一起,而出現了判決不一致甚至誤判。所以講白了,裁判之所以判錯或是判決不穩,並不全然是這裁判能力好不好。他們真正的原罪,其實就是他們是人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