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SBL改制是求新求變還是開倒車?

SBL第十八季領隊會議中有許多制度上的更動,其主要目的是為了讓本土球員為聯賽主軸,以增強本土球員競爭力,進而國際賽能夠有好表現。眾多限制之下有捨也有得,取捨之間需要達到一個平衡對於本土球員才是正向的發展。

作者:拉杜利察

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十八季SBL領隊會議今天下午由五支球團代表和籃協共同開會討論,目前已有初步的結論,其中所有的改變都是因為本土意識抬頭,增強本土球員的競爭力。

其中最大的改變是洋將規則的限縮,玩了兩季的雙洋將制度確定走入歷史,新賽季將變回單洋將,並且限制身高203公分,月薪12000美金。

我想這種開倒車的改變籃協不會是始作俑者,玩了十幾年的SBL每個球團的母企業幾乎都是以做公益、盡社會責任的心態在苦撐,每年投入三到五千萬經營球隊,唯一主要的收入也只有日漸萎縮的轉播權利金,達欣的解散和富邦的出走都是有跡可循,花那麼多錢經營一個球隊,既不符合廣告效益又看不到未來。從第十七季SBL璞園和九太上半季僅用單洋將就代表球團已經寧可犧牲戰績也想省下那一些洋將的薪水,再加上遇到武漢肺炎,可以說是雪上加霜,各球團想要節省開支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月薪12000美金能夠請到多高水準的洋將我不相信,台啤的某顧問前兩天在社群媒體發文說透過洋將選秀找來的巴克利月薪僅7000美金,便宜又好用。那麼過去籃協說要從SBL物色新的歸化球員人選不就相互矛盾?

當然,我始終認為歸化球員跟洋將是兩碼子事,過去常常有球迷抱怨為什麼球團要找代表過其他國家打過國際賽的洋將?球團本身就沒有義務幫你籃協找歸化球員。今天洋將規定同時降薪又降身高,籃協對於歸化球員比天還高的標準更有理由不作為。

前面有提到本土意識抬頭,但雙洋將不是壓縮本土球員空間的藉口,我始終認為你有實力絕對不會在板凳上甩毛巾。我想達欣的解散才是關鍵,演變成僧多粥少的情況,這兩年開放雙洋將我想本土球員應該有所進步,不僅是禁區球員,本土二、三號球員可以跟O.J. Mayo和Orlando Johnson這種打過NBA洋將對抗;本土一號球員可以跟Franklin Session和Marcus Keene相互競爭,這都是過往沒有過的經驗,哪怕是跟自己隊上的洋將練球都會有所收穫。陳冠全過去被採訪時也說過扛過布拉打國際賽扛大個子比較有經驗,還有蔣淯安應該是開放雙洋將後收穫最大的球員之一,跟Marcus Keene的對位無論是贏球還是輸球都能夠在每場比賽中獲得經驗,並檢討不足進而精進自己,最終也如願奪冠。有競爭才會有進步,害怕競爭留在舒適圈才會導致停滯不前。

圖片來源:籃協提供

大家決議恢復單洋將很大的一個原因是開放UBA外籍生選秀,UBA外籍生必須簽下歸化意向書,既然未來會拿到中華民國的公民身分,那做為本土球員本應合情合理,同時也增加聯賽的多樣性,但既然外籍生都算本土球員了為何還害怕壓縮到本土球員的發展空間?UBA外籍生能不能打中華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

SBL球隊對於雙洋將的使用程度相較於大家熟悉的ABL和CBA已經算是較低了,無論是從時間和比賽內容上來看都是如此。雙洋將的規定兩人六節次的六十分鐘,由下表可以看出沒有一支球隊用好用滿,僅有較弱的兩支球隊九太和台銀對於洋將的使用時間較高,其他三支球隊使用時間約50分鐘出頭,球隊在大幅領先或大幅落後的情況下教練都會盡量讓本土球員上場。

球隊 洋將 平均上場時間
裕隆 基恩 31.4分鐘
  布拉 24.3分鐘
台啤 巴克利 25分鐘
  賽瑟夫 25分鐘
台銀 瓊斯 29.8分鐘
  米歇爾 26.9分鐘
九太 賽森 31.2分鐘
  艾凡斯 27.6分鐘
璞園 艾德 28分鐘
  賈西亞 23分鐘

至於有球隊代表在領隊會議上提出單洋將的其中之一理由是應由本土球員主宰勝負而不是洋將,我認為這是另外一個議題,能夠主宰比賽的球員絕對都是球星的水準,過去這些能夠主宰勝負的球星在哪裡?答案是ABL和CBA,留下來有主宰勝負能力的球星也就呂政儒和蔣淯安,SBL要做的是留住人才而不是增加限制,洋將不是阻礙本土球員發展的藉口。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